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老舍文学奖得主程青冷冽书写“城市新中产”的“盛宴”


时间:2021-08-1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网北京8月18日电(记者应妮)老舍文学奖得主程青的长篇小说《盛宴》日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这是集多年都市生活经验与情感于一身的作家程青的心学之作。这部作品聚焦中产阶级社区的美好生活,繁华却不物欲横流。它从琐碎的烟火中抢救出自己的经历,让读者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盛宴》书封 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盛宴》书皮。图片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提供

《盛宴》的故事并不复杂。阳光湖、花园洋房、盛宴场所——“秦方花园”在“我”和老公老唐买房入住的经历中,跳进了读者的视野。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我”尽最大努力生活在这个高端社区,即使我不够富有。因此,在邻居李先生和李太太的家中,教授、医生、金融和互联网高管、商人、艺术家等各行各业的精英逐渐出现。甚至全职太太都是名校海归。在“我”作为旁观者和老唐先生的闯入和追问下,在“秦方花园”里,最后的浪漫、盛宴、喧闹和孤独,活在了人间。

然而,完美的家庭在每个人眼里都有差距,兴奋的背后也有无序。帷幕落下后,生活该何去何从?亲密关系的逃避和博弈,隐藏着他们的情感纠葛、心理秘密甚至精神困惑。

提起笔,程青城写出了她所看到、所生活的中产阶级生活最日常、最真实的一面,带领读者重新审视自己没有观察到的庸常生活,从随处可见的琐碎烟火中打捞出自己的经历,相互印证,然后突然说:我明白了。

程青进入文坛较早,创作数量丰富。她也是一个另类的女作家。她始终关照着这个社会中的特殊人群,完成着对这个时代和社会的文学解读。而且,程青的写作水平稳定,语言细腻,眼神犀利,具有敏锐的观察和表达社会的能力,从而在众多作家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叙事风格。著名评论家李敬泽曾评价说:“程青特别难得,几乎每一部作品都选择了我们这个时代特别典型的一群人。”

《盛宴》中,她试图修复很多电影、电视、文学作品中常见的中产阶级浮华想象,用自己的现场体验进行现场表达。这本书聚焦于中产阶级社区的美好生活。它繁荣但不物质。相反,它描绘了他们做事的方式和原则,挖掘了这个群体的性格常数,展示了他们情感逻辑背后的文化生态。正如著名作家邱华栋所说:“程青是为数不多的能直视人性深渊的女作家。她的作品锋利如匕首,同时又有生活中的烟火气,让人感到温暖和爱。”

同时,《盛宴》的魅力来自于它对一个群体、一个时代的概括能力。正如评论家易周所说:“这样的小说只能发生在今天的中国写作中,因为小说中描述的一切几千年来从未成为中国人。——传说中的‘中产阶级’绝对真实,一直活在我们眼前。”

然而,在中国文学语境中,这一群“自然风俗”,即使取得了部分成功,也几乎是虚荣与做作的代言人。因此,中国小说家也苦于在“都市新中产文学”的概念下写作——。毕竟,菲茨杰拉德、海明威和理查德耶茨都无法描述中国人的城市生活状态。从这个意义上说,像《盛宴》这样的长篇故事在今天的中文写作中发生并成功尝试,是有价值的。

就像子君总是低声说“我是我自己的”,她和涓生的生活怎么可能真的是她自己的?现代自由婚姻中的两情相悦,两个人所谓的温柔和自由意志依然无法抵挡岁月的浪荡和流逝,完美的模板家庭或许依然会崩塌。然而,《盛宴》并没有将对“中年情感困境”的探索局限于两性关系,正如评论家何评论的那样:“程晴对男权文化中心的严峻现实有自己的理解,但她不愿将责任推卸给特定的男性,而是认为应该从社会机制和文化观念上寻找原因。”(结束)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