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埃及博物馆见闻


时间:2021-08-2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埃及博物馆信息

承载着灿烂、厚重、神秘的古埃及文明遗存的埃及博物馆,让无数游客梦寐以求。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来到这里,四处流浪:在流浪的同时,时间似乎凝固了;站在岁月留下斑驳痕迹的大理石雕像旁边,就像是在触摸历史。博物馆通过展示实物证据的历史,用独特的语言讲述历史,用事物认识历史。

尼罗河沿岸有许多故事

在熙熙攘攘的开罗市中心,一座红棕色的新古典主义建筑引人注目。这就是著名的埃及博物馆。走近它,你可以看到博物馆入口处的圆形拱门和优雅的爱奥尼亚圆柱。拱门上方镶嵌着古埃及神话中象征爱与美的女神哈托尔的雕像。在拱门两侧的壁龛里,有一个女神浮雕,一个拿着莲花,一个拿着纸莎草。这两个信物分别象征着古埃及的北方和南方,它们并肩而立象征着国家的统一。博物馆的建筑设计体现了西方文明与古埃及文明的碰撞,正如古埃及文明在与不同文明的碰撞中不断发展。

博物馆前是一个安静的小广场,广场池塘里种着纸莎草和荷花,周边草坪上还有法国考古学家玛丽埃尔的雕像和方尖碑等户外展览。池塘里,喷泉如歌般流淌,似乎在诉说着博物馆背后的故事。19世纪,为了扭转埃及文物流向海外的现象,马利埃主张所有的文化遗产都应该保存在自己的国家。他帮助修建了埃及博物馆,以收集文物和防止外流,从而用私人文物得罪了一些达官贵人。1858年,埃及第一家国家博物馆成立,并数次迁至现址。1886年,玛丽埃尔在埃及去世。这座宏伟的红棕色建筑于1902年完工,玛丽埃尔被安葬在这个小广场上,一直日夜陪伴着他最喜欢的博物馆。

在过去的100年里,埃及博物馆经历了世界的变化。它见证了埃及人民通过赶走殖民者而获得的解放,也见证了该地区的政治动荡,有识之士在那里努力寻求国家的方向。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座有文物的百年建筑成为了文物,在汩汩流淌的尼罗河畔的悠久历史中承载着民族记忆。

丰富多彩的收藏非常丰富

走进埃及博物馆的大门,观众将会见到古埃及的珍宝。沿着埃及学之父商博良的半身像走在门口,一排耀眼的珍宝出现了。由于空间有限,馆内陈列藏品约6.3万件,其余30万件文物存放在库房内。我们面前的文物让游客眼花缭乱。你可以想象埃及博物馆承载的文明史是一片多么辽阔的海洋。

博物馆有两层楼,共有106个展厅。一楼按古埃及历史顺序陈列,二楼主要用于专题展览。没有导游手册的引导,观众很容易迷路:除了巨大的雕像和棺材以及著名的图坦卡蒙黄金面具,大多数展品都没有灯光渲染气氛,也没有详细丰富的文字讲解。似乎缺乏巧妙的展示设计,有些文物很容易被游客忽略。但是,只要你放慢脚步,细细品味,尽情想象,一幅古埃及的画卷就会脱颖而出。

法老的雕塑和普通人的雕像可以让游客与古埃及“人”面对面。博物馆里陈列着许多法老的雕像,个个造型俊美,容貌端庄,精神非凡,举世闻名的图坦卡蒙金面具更是璀璨夺目。甚至有人说,因为图坦卡蒙的黄金面具如此逼真,人们不敢看太久。黄金面具是埃及博物馆最著名的展品之一。它一出土就震惊了世界,人们来到这里。它的展览室一直是博物馆里最受欢迎的地方。

在众多雕像中,一尊4000多年前的牧师雕像“Kapelle”格外引人注目。观众亲切地称其为“老村长”,因为无论是最初的挖掘工人,还是现在的埃及人,都认为这位身材微胖、面容慈祥的牧师太像家乡的村长了。这是一座110厘米高的全身木雕雕像,保存完好,眼睛明亮,由应时和水晶制成。“老村长”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左腿向前伸着,仿佛在向观者走来。这样精美的艺术品在博物馆里数不胜数,体现了当时工匠的高超技艺。

研究古埃及历史,有一件重量级文物——纳尔迈调色盘,是博物馆的瑰宝。这块盾形石板两侧的浮雕和文字被学者们视为“世界上第一份历史文献”,记载了古埃及第一王朝国王纳尔迈统一埃及的场景。石板上的文字证明古埃及的象形文字系统形成于5000年前。纳尔迈调色板只有63厘米长,既不金色也不显眼,但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在世界大部分地区的文明出现之初,古埃及人就已经创造出了具有如此精美图像和严谨雕刻的艺术品。这个象征王权的调色板,固化了鲜为人知的古埃及历史,让游客对当时的情况略知一二。

与帝王神像相比,充满简朴生活的展品更令人感动。一组色彩斑斓的木雕,再现了4000年前清点牲畜、制作面包、酿酒、纺织的25个场景,在众多文物中朴实可爱。这些只能在壁画中看到的生产生活场景,充满了匠人匠心独运的动作:在清点牲畜的场景中,牧场主用木棒和绳索驱赶牛群,记录仪在纸莎草纸上记下牛的数量。人的动作不一样,牛的姿势也多种多样。人物身上的衣服是真布。看着这一幕,游人仿佛置身于几千年前的地方。

夜幕降临,博物馆外墙上的景观灯打开了。开罗清澈的夜空呈现出梦幻般的紫色,将这片古老的土地覆盖得浪漫而神秘。这时候走进博物馆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如今,“博物馆之夜”风靡全球,埃及博物馆将于2017年每周四、周日晚开放。晚上来博物馆的游客很少,有时候还能听到自己脚步的回声。在明亮的灯光下,此时的博物馆可以让游客沉浸在古埃及的梦境中。

面向未来的新方案

由于埃及博物馆的容量有限,当地政府在本世纪初制定了建造“大埃及博物馆”的计划。地址选择在

开罗市郊,与胡夫金字塔为邻,在大埃及博物馆就可以看到金字塔的全貌。工程占地面积50万平方米,展览面积约4.5万平方米,在2002年2月开工,计划于2021年向世人开放,之前从未展出过的约2万件藏品有望与参观者见面。今年8月6日,一艘陪葬胡夫的“太阳船”由胡夫金字塔附近搬到了这里。

  大埃及博物馆建筑主体立面使用透明玻璃幕墙,表面用和金字塔相似的三角形装饰,现代感十足。在巨大的展馆中庭,迎接观众的是硕大的拉美西斯二世巨像,高11米、重83吨,气势恢弘。巨像身后是别出心裁的设计:64米长、34米高,底部85米宽、顶部17米宽的超大台阶组成一架“历史阶梯”。人们拾级而上,犹如走过古埃及的岁月,欣赏着两侧从史前时期到托勒密时期的藏品,感受这幅宏大的历史文明画卷。

  连接着埃及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从埃及博物馆到大埃及博物馆,绝非故事的终结。人们被古埃及文明吸引,走进博物馆,从文明的来处寻找答案。许许多多艺术家从中获得熏陶滋养,写就名作。古埃及的历史遥远得要用千年计,漫长得要用千年计,这段漫长的历史竟在匆匆的脚步中走过,倏然间,一望千年。走出博物馆的一瞬,刚同历史作别,扑面而来的是熟悉的现代世界。这种跳跃变换,令人沉吟,催人向前。

韩晓明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