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从“朕想静静”到“会唱歌”的古画,博物馆文创如何“活”起来?


时间:2021-08-2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网北京8月23日电(记者春丽)努尔哈赤的剑被改造成双筷子,帮助“敲击城市”上桌;崇祯皇帝朱由检对网友说“我要安静”,并且还配了一张“照片”用手撑着;《千里江山图》被填词作曲,成为收藏歌单中能唱的古画.

当收藏中的这些历史人物和文物频频“出圈”时,你是否觉得沉睡多年的历史文化其实就“活”在你身边?

文化创意产品的出现,不仅让越来越多的历史文化资源“活”起来,走进寻常百姓家,也让更多的人愿意走进博物馆,感受中国文化带来的滋养和共鸣。另一方面,当博物馆的文化创作多年兴起,产品层出不穷的时候,如何让它活下去,是一个值得行业和市场关注的问题。

这年头,文创成了博物馆的新“标配”

文化创意产品和文化知识产权现在是谈论博物馆时不可避免的话题。据行业报道,2019年中国文化创意产品市场规模超过740亿元,其中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市场规模近78亿元。很多博物馆也打造了自己的品牌,比如故宫文创、郭波文创,品牌形象好,经济效益好。

据Zhongxin.com记者了解,博物馆文化创作的领域可谓五花八门,包括衣食住行。例如,广受欢迎的炮塔咖啡不仅为流连于红墙黄瓦之间的游客增加了一个在线名人打卡的场所,也为这座有着600多年历史的紫禁城增添了一抹中西合璧的青春气息。

再比如沈阳故宫推出的“汗王宝鉴筷”,就是以国家一级文物努尔哈赤御剑为蓝本。筷子的鞘是用无污染的硅胶制作的,筷子是用不锈钢制作的,柄头是海棠形的,两头是龙头。刀柄也可以当筷子夹。从餐桌上拿起“剑筷”,可以想象“拔剑寻四处”的样子是多么的有教养和有趣。

除了实物产品,虚拟产品也是博物馆文化创作的一大亮点。以故宫文创为例,不仅设计了脊兽书签套装、钱包口红、兽饰等实物,还推出了故宫藏品壁纸、“畅游多宝阁”赏玩纹饰互动小程序、“口袋宫工匠”游戏等一系列虚拟文化创作产品,极大增强了数字时代博物馆文化创作的存在感。

从有形物品到有形创意,从功能定位到文化品位,从趣味表达到丰富文化内涵,文化创意产品的不断“升级”,在于博物馆对传递历史文化的“关怀”。越来越多的文化创意产品走出博物馆大门,“活”进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复旦大学文物博物馆系教授郑毅认为,让历史文化资源“活”起来的关键是“有故事有文化”,其开发或设计要“从藏品中获得灵感”。这也直接指博物馆幕后的研究工作是否到位,包括是否基于观众的视角去调查观众及其需求;是否从文化产品和服务的角度进行深入研究,向其他单位学习。

技术帖:文创如何让历史“活”起来?

具体分析博物馆如何“活”文化创意产品,其中一个重点是文化创意产品的实用性。

如今的博物馆文化创作涉及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包括饮食、办公、摆件、美容、服饰、家居、艺术等诸多领域。但它的实用性不仅在于实物,还在于无形产品,如展会APP、参与式活动、情景喜剧表演、网络音视频节目等。它反映了在线、离线、物理对象和服务的不同维度的价值。

长期从事文化创作的腾讯品牌经理肖如丹告诉Zhongxin.com,文化创新的关键在于

另一方面,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的设计要以“大众化”为标准。据悉,7月下旬,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推出了一套基于三星堆面具文物的文化创意盲盒玩具,共有6个形象,设计灵感来源于不同的文物。

事实上,很多博物馆都对这种盲盒潮流进行了投资,包括敦煌研究院的“天龙八部”盲盒、河南省博物馆的“失传宝藏”考古盲盒、Xi安博物馆的唐牛创意摆件盲盒。以流行的盲盒为切入点,很多博物馆都希望打开市场,为文化创作打造IP。

进一步分析表明,“活”的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至少需要两个因素。一是文化创意产品能够代表博物馆的收藏资源和文化价值取向,反映文物本身承载的历史文化。肖如丹还表示,文化创意产品不应该违背文化传承的精神内核,而应该用更通俗、更现代的表达方式传达其原有的历史文化价值。

其次,博物馆文化创作与其说是为了促进艺术和服务,不如说是为了传达一种生活状态。文化创意如果真的想进入人群,就要把文化资源与生活实际需求结合起来,而不是简单地把古画照搬到丝巾、拼图、马克杯上。

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单霁翔在谈及博物馆的文化创作时表示,一定要详细观察人们的现实生活,包括当下一些年轻人的文化需求,将文化资源与人们的现实需求结合起来,才能产生好的文化创意产品。

郑毅认为,“保持文化资源原貌”和“迎合大众需求”并不矛盾。

之所以会有关于二者平衡性的忧虑,是因为一些机构对自己的硬核心资源并不清楚,以至于盲目跟风开发,反而丢失了核心价值,观众也不会真正买单。

  博物馆文创当如何保持活力?

  曾几何时,博物馆商店里千篇一律的纪念品让来往参观的游客不愿为其驻足多时,文创产品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窘境。当下的博物馆文创也应当引以为戒,避免重蹈当年的覆辙。

  譬如,不少博物馆、旅游景区的文创造型雪糕一度成为游客拍照打卡的新“神器”,但一味模仿、缺乏创新、味道欠佳等问题随之而来。有分析指出,文创产品的开发容易步入低水平开发、粗放型发展、千篇一律模仿的“怪圈”。

  文化产品缺乏质量,有损各馆门面;有些产品更是粗制滥造,脱离生活且缺乏实用性;产品与服务种类单一、不成系列,难以形成规模和效应;商品零散,缺乏主题串联,销路自然成问题……“火热”的文创产品若想口碑长红,仍需一番“冷思考”。

  “虽然发展势头良好,但是目前我国博物馆文化产品与服务开发,总体处于起步阶段。”郑奕认为,要想解决上述问题,除了加大对观众与文化产品、服务本身的研究,馆方还要从“在馆内”“在馆外”两个维度出发,区分不同阶段分别供给哪些适销对路的产品与服务。

  同时,要弥补开发与经营人才的缺乏,即那些既了解博物馆工作,又懂开发与经营的人才。“目前,大部分博物馆都没有相关领域专门的团队或部门设置。更重要的是,没有合作渠道。”郑奕对中新网记者说。

  在肖茹丹看来,无论是结合当下火热的文创内容、还是为博物馆设计服务型工具,“搬到线上”将是博物馆文创未来发展的一个大方向,能够让文物、文化更好地融入生活,让人们更加关注历史文化。

  她同时指出,博物馆文创还需要在数字文物保护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展开。如何通过数字化方式让文物古迹保留下来、流传更远,让更多人记住这些文物,了解其所代表的历史意义,这是业内人士希望解决的问题,也是未来博物馆文创发展的一个方向。

  仅靠博物馆一家之力难以实现上述目标,社会资源的广泛参与尤为重要。官方此前发布的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也指出,推动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要鼓励和引导社会力量参与,促进优秀文化资源实现传承、传播和共享。

  故宫出版社总编辑刘辉曾撰文表示,博物馆IP资源只有被社会广泛使用,才能拓展文化影响力,助力产业发展,创造经济价值。

  郑奕则指出,文博知识产权的意识薄弱也是制约博物馆文创保持活力的短板之一,保护不力的一个结果便是文博创意产品屡遭侵权。知识产权是文创产品开发的基础,不受知识产权保护的产品是没有生命力的。中国应当加强针对博物馆文创的知识产权保护研究,并针对市场竞争建立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完)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