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吴为山:博物馆如何“美”起来?“美”如何永流传?


时间:2021-08-3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专访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博物馆如何“美”起来?“美”如何永流传?

记者:应妮高垲

和世界上很多“大美人”一样,博物馆之美的最终呈现也需要无数日常细致的呵护。每一件藏品在观众面前的完美状态,是修复、保存、展示等诸多环节的充分保障。

如果你想了解众多艺术珍品的“日常生活”,可以跟随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一睹这座丰富的国家博物馆为每一件艺术品提供的“定制服务”。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左三)与观众合影。杜洋 摄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左三)与观众合影。杜洋

订制版“诊疗康复”计划:从“卧病在床”到重新上墙

1927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联合国民党左翼,向国民党反动派发动了第一枪武装抵抗,拉开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和创建革命军的序幕。

走进中国美术馆,观众可以回望南昌起义五大领袖周恩来、朱德、贺龙、叶挺、刘伯承在江西大饭店前做起义前最后动员的历史时刻。

《南昌起义》年,著名画家李、站在台阶上发表动员讲话,右手叉腰,左手用力挥舞。其他四位领导或站或坐在他们身后,和身边的战士一起聚精会神地听演讲,眼里充满了必胜的信念。图中的光源也经过巧妙处理,起义指挥部入口两侧的壁灯与远处昏暗的天空相呼应,预示着起义将为中国带来光明。

当人们感受到这幅画前的光影笔触,慨叹历史洪流时,可能很难想象油画《南昌起义》作为一件艺术品收藏,在“卧床不起”之后,终于“康复”回到了大众的视野。

根据吴为山的说法,《南昌起义》是用油画颜料在纸上创作的。由于纸的承载能力较帆布弱,油彩中化学物质的渗透使纸纤维老化变质较快,有些地方已被撕裂;颜料层不稳定,局部缺失,只能在修复前平铺,根本无法在墙上展示。修复作品解决了作品本身的不稳定性和损坏性,恢复了画面的完整性,并根据纸质油画的特点设计了独特的装裱方法,使其可以安全地装裱在墙上。经过多方努力,一位“卧床不起的病人”终于“康复”并焕发了青春。

对于观众来说,参观博物馆的过程就是一次又一次与艺术品对话,最终完成;对于博物馆来说,让艺术品以最佳的状态出现是最重要的职责。

作为20世纪以来收藏中国艺术珍品最多的世界美术馆,中国国家美术馆根据每件藏品的不同状态进行“定制版”修复计划。

苏轼的《竹石图》,以其近景与远景的完美结合,成为人们看不厌的佳作。

吴为山说,邓拓捐赠给中国美术馆的这个名字,作为画心的帛书,由于年代久远,非常容易损坏。2018年,中国国家美术馆修复专家对这件作品进行了专项检查,对绘画中心一处10厘米长的裂缝进行了隐蔽加固,并对其他折痕进行了保护。经过精心修复,这件堪称国宝的艺术珍品呈现在世人面前。作品上的污渍和灰尘得到了有效的去除,但岁月的沧桑和它们的历史信息得到了合理的保存,而且比以前更加坚固。这样,今天的观众才能更好地领略苏轼文人画的魅力。

油画《出击之前》是画家何于1963年所作,反映抗美援朝的历史事件。由于颜料层的厚度和厚薄差异较大,油画颜料在干燥时收缩程度不均匀,画布严重变形,呈现“浮雕”起伏;颜料层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如局部疏松、深色大面积发白等。中国美术馆于2016年全面修复,解决了作品材料结构不稳定的问题,去除了画面中的视觉干扰,恢复了色彩饱和度和

工作人员正在观察油画《父亲》,准备修复。图片由中国美术馆提供

日常保存的“个性订制”:与高科技同步升级

除了修复上的特殊针对性,艺术品的日常保存也需要顶级的定制标准。

中国国家美术馆是中国唯一的国家级造型艺术博物馆,藏品超过12万件。它可以分为中国画、油画、版画、雕塑、年画、连环画、水彩、水粉、书法、漆画、摄影和民间艺术。

这么多种艺术品对“栖息地”的要求也不一样。

吴为山介绍,大多数藏品对保存环境的要求基本相同。对于需要“个性化定制”存储标准的艺术品,他指出,一些特殊类别的藏品有一定的存储空间

性,如摄影作品的存放就需要配有专门的低温库房,而丝毛类别的藏品存放,也需要对库房环境进行特殊设置。

  此外,一般情况下,含有外框的藏品,比如有外框的油画、中国画作品,要把它们悬挂存放在网架式储存设备上;卷轴形式的中国画作品和没有装裱过的作品,大多采用封闭式抽屉进行存储;雕塑等立体藏品采用开放的搁板式存放架放置;陶瓷、玉石雕等藏品还加装了囊匣做进一步的保护;大型、重型雕塑或装置作品,通常借助木质托板落地存放,还可以利用叉车或液压升降车存放于载重架上。在藏品装具的选择上,也以无酸材料为主。

  同时,在中国美术馆的众多藏品中,除了中国出现的艺术大师和名家的代表作,还有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刺绣、剪纸、皮影、泥塑等民间美术珍品。

  为了进一步提升对如此众多的艺术藏品“栖身之所”的“订制水准”,中国美术馆的库房目前储存藏品的技术条件也与高科技相伴一路进步。

  首先是恒温恒湿的空调系统,稳定的气体灭火系统,先进的安全防范技术系统,和多种形式的密集型画柜、画架,来满足各类不同形式藏品的存放需求。

  在遵循满足现行国家规范的前提下,中国美术馆本着有效保护藏品安全,消防灭火系统自身不对藏品造成次生损坏,和技术成熟、性价比高的原则,采用了稳定的气体灭火系统。

  另外,中国美术馆库房采用的安全防范技术系统,是在计算机技术、电子技术、传感技术、自动控制技术、通信技术和智能化技术的支持下,极大提高安防系统的使用效率,能实现快速识别、快速分析、快速响应。

  此外,现当代艺术品的入藏,则是近年来的巨大挑战。专业的博物馆不仅需要对旧有艺术藏品妥善保护和展出,同时也需要回应当代艺术家的概念和创造需求。

  对此,吴为山介绍,随着现当代艺术的不断发展,装置、新媒体等新的艺术形式不断涌现。装置艺术所依托的材料、媒介与呈现手段复杂多变,艺术家经常会使用到一些脆弱的、易损的、暂时性的材料,甚至是现成品进行创作,这对美术馆藏品的保存与管理构成了巨大挑战。

  他表示,一般情况下,装置和新媒体艺术作品的体量通常比较大,需要面积较为宽广的空间进行保存。鉴于装置作品使用材料的多样性,此类藏品的保存不可能根据单一媒材,而是要综合各种材质特性,在互相制衡、影响的基础上作出综合判断。针对不同的材料和形制,需要定制个性化的存放方式。日常也要加强对作品状况的查验,及早发现问题,进行合理干预和维护。

2017年11月,“美在新时代”典藏精品特展期间,观众在中国美术馆门前排队。中国美术馆供图 2017年11月,“美在新时代”典藏精品特展期间,观众在中国美术馆门前排队。中国美术馆供图

  典藏活化:镇馆之宝不是“镇”在库房里

  艺术家创作的好作品应该留世,更应该传世。作品不能被美术馆收藏后,“躺”在库房,几十年不展览,美术馆人必须把典藏的作品进行活化,发挥作品真正的价值。

  如何让这些躺在宝库中的艺术,走出尘封的空间、带着艺术的温度与广大观众见面?吴为山提出的“典藏活化”概念,以及就此衍生出的一系列展览,使美术馆越来越多的藏品走到观众面前成为可能。

  中国美术馆自2014年开始举办“典藏活化”系列展。通过系列展,那些过去只能从书本上、印刷品上见到的美术名作,观众可以近距离一睹风采。

2018年,“美美与共——中国美术馆藏国际艺术作品展”现场人头攒动。中国美术馆供图 2018年,“美美与共——中国美术馆藏国际艺术作品展”现场人头攒动。中国美术馆供图

  近年来,中国美术馆门口屡屡出现观众排起大长队等待进入参观的景象,从“美在新时代”到“美美与共——中国美术馆藏国际艺术作品展”,从“中国美术馆典藏精品展”到各种专题展,中国美术馆频频亮出家底:吴昌硕、陈师曾、齐白石、傅抱石、叶浅予、李可染、徐悲鸿、林风眠、庞薰琹、吴作人、吴冠中等人的作品轮换登场。

  在吴为山看来,观众对画展的热情都是“典藏活化”的成果,而“典藏活化”就是要满足人民对美的需求。“过去藏品是放在库房里的,确实很有名,在课本上都有,但是没有看到原作,当我们把原作拿到展厅一展的时候,所有人一下子看到原作都很有亲切感。”

  他还记得,罗中立的作品《父亲》自上世纪80年代入藏中国美术馆之后就没再出过馆。“前几年,我们的典藏活化展把这件作品拿到它的‘老家’重庆做展览。那天正好是父亲节,罗中立和他的父亲、儿子、孙子,祖孙四代人一起到美术馆,这一事件引起强烈的轰动。这是这件作品第一次回归重庆,作者也得到了巨大的精神慰藉。这不仅是作品的活化,也是‘人’的活化。”

  “美术馆的库房是国家的文化宝库,就像银行存款要产生利息,我们的艺术作品要更好地梳理和展览,走进人民心中,让伟大的艺术创作来教育、鼓舞、激励人民,这就是巨大的‘利息’。”吴为山说。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