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老匠人手作传承浙南描金画:盼艺术赋予生活美感


时间:2021-09-0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新华社温州9月2日电(范玉斌、赵雨桐)传统金画艺术作品是中华文化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

在浙江温州乐清淮河街,一家“浙南金画”店陈列着各种漆器。画家陈光远在金像底座上仔细勾画轮廓,木匠黄仔细观察。两个人一起工作了好几年。他们制作的漆器在当地很有名。

上好漆的木器 赵宇统 摄

彩绘木制品赵雨桐照片。

  木器:描金之基

“我从18岁开始学木工,60岁退休回老家后,又重新学起了这门手艺。”黄说,作为用金作画的基础,木工的好坏直接决定了漆器的最终质量。

陈光远画黄金50多年,他说木匠手工制品的质量至关重要。“木面要光滑无毛刺,接缝要平整自然,没有基础和匠心是做不出来的。”。

黄和陈光远是“好搭档”。在木材选择上,黄和老木匠一样,选择了耐用经济的杉木,但与生产过程中的很多木匠不同,他在制作木制品时,花了大量时间打磨刨子。

“别人一天磨一次刨床,我一天至少磨十次。只有刨子的边缘不圆,弧度才会圆,平面才会无毛刺。”黄工说。

由于磨刀费时,雕刻细致,黄花了6-7个小时在一个基本的原木工具上。虽然工作时间增加了,但质量还是有保证的,这也是黄最想要的。

黄说,在他的车间里,有些粗活可以用机器代替,但有些必须手工制作的步骤绝对不含糊,他还是一刀一刀地刨着。

黄把自己做的木制品交给了陈光远,后续的工序就交给了陈光远。黄总会坐在陈光远身边,看他制作漆器,他的成就感在笔触和绘画之间油然而生。

陈光远展示他的描金画器具 赵宇统 摄

陈光远展示他的描金绘画工具。赵雨桐摄。

  底漆:描金之形

在陈光远的家里,空中有许多器具,画得很好的木制品平放在地上。表面如镜,颜色鲜艳。虽然没有涂上金色,但器皿中蕴含的优雅魅力已经凸显出来。

无论是大圆木器皿、精致托盘还是造型独特的礼器,都需要经过打磨、上漆、烘干、重漆、贴金等多个步骤。而且每一步都不能用机器代替,而且每一次刷底漆都必须由陈光远仔细涂抹。

“一台设备至少需要4个工作小时,一台复杂的设备需要8个工作小时。这样做并不紧急。”陈光远介绍,描金开始前的准备步骤非常重要,在一些特殊的仪器中,它们起到了提前建模的作用。

底漆是否平整,金箔是否平整,这些直接决定了一个器具的最终外观。

陈光远说,画完之后,贴金箔就更费力气了。

陈光远几十年的深厚功底,背后是对画面的粗略构思,对器具质感的完全掌控,对贴金强度的控制。

陈光远创作的描金画作品 赵宇统 摄

陈光远创作的一幅描绘黄金的画,赵雨桐摄。

  绘画:描金之魂

陈光远的描金技艺,从父母传到他这里已经50多年了。

从8岁开始,陈光远就爱上了画画和写作。16岁时,他是一位著名的年轻画家,应邀画了10幅大屏幕。

在陈光远看来,金画不同于写意。用黄金绘画追求严谨和稳定,每一笔都必须无误。

“在过去,摄影并不那么受欢迎。老人们七八十岁的时候,会请荣先生给自己画一幅画。这张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荣先生的水平肯定很高。”陈光远说,都是功能性的绘画,用艺术赋予生活美感,这样的画家用匠人的心去实践,画笔贴近生活,对百姓来说更过瘾。

中国画被赋予了软笔,陈光远的描金画也是如此。他扎实的工笔画功底使他能够在网上手稿的基础上实现一笔成型,并通过笔尖的轻重缓急掌握笔内线条的粗细和对称,从而在整幅画的空间布局中产生和谐的共鸣。

“我收藏了很多画,大部分都是中国传统典故和故事,在描金过程中可以临摹。”陈光远拿出画册举例,说古代画册上的工笔人物、花鸟、树木、亭台楼阁,都展现了中国。

传统审美中的柔美与细致,“这些都让我爱不释手”。

  据陈光远介绍,浙南描金画起源于宁波地区,描金画从宁波传入温州乐清之后,粗犷的描绘风格通过精益求精的乐清匠人一代代地改良创新,才形成了独具乐清特色的描金画风格。

  如今,70岁的陈光远传承着描金画技法,先后收徒十余人。

  “过去,描金画作品常用于婚嫁,深受老百姓喜爱,现在则更多是用于收藏。”陈光远说,由于婚庆习俗的逐渐改变,描金器具渐渐被搁置起来,传统的描金大件也退出了历史舞台。而用于收藏的描金器具对于工艺要求更高,一些初学者也很难在短期内达到高水平,所以不少学徒都知难而退。

  “我儿子一直跟着我在学习描金画技艺,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希望描金画以后不仅仅是展示在橱窗里,更能够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让这项传统技艺能够活化传承。”陈光远如是期待。(完)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