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活动变人形》:知识分子的“面子”和“里子”


时间:2021-09-0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自20世纪二三十年代鲁迅分析民族痼疾以来,知识分子的精神塑造成为现代文学的共同主题。改编自王蒙同名小说的第五届老舍戏剧节开幕剧《活动变人形》于8月20日在天桥艺术中心首演,在中国家庭五味杂陈的回忆中,找出了知识分子的“面子”和“里子”。

一直提倡快乐写作的王蒙说,这部小说是他写过的最痛苦最悲伤的一部。小说主人公倪武成,出生于河北桃村孟官屯,祖父跟随康梁,要求“足够”,坚持改革革命。母亲鼓励父亲吸食鸦片,她对倪武成的“爱”是在烟枪和母性权利威慑下的婚姻陷阱。家人的叛逆精神和母亲的爱把他束缚了一辈子。童年其实是倪武成一辈子都没有摆脱的困境。当他下定决心离婚时,他选择了自杀,因为他留在了国外,并坚持赵的传统三击。尝试过后,他离开了家。程妮一生都在试图用西方科学技术改变家庭生活甚至社会。但实际上,这只是一种对物质文明的崇拜和短暂的精神享受,并不具备真正的“独立意志和自由思想”。

程妮送给儿子的日本玩具《化为人形》中的“头”其实是一个人的心、欲望和希望,而“身”则是一个人的知识、能力、资本、成就、行为和举止,而“腿”则是一个人的生活环境、位置和站立环境。程妮的深刻意义在于他提供了一个扭曲的知识分子模板——。他就像一个制作拙劣的天真的人形,走起路来歪歪扭扭。他不得不超越自己的力量“引导生活”,在存在与理性之间挣扎、彷徨。这是一个深深困扰每一个知识分子的阴影。

鲁迅说:“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醒来却无路可走。”程妮刚刚醒来,还在发呆。我没有足够的能力和勇气开辟新的道路,摆脱不了困倦和鼾声。他难逃做地主的后代,做“落后封建女性”的安静丈夫。逃脱不了做一个从小得不到文明教育,希望渺茫的下一代父亲;逃脱不了所有“文明理论”都不舒服、冷嘲热讽的尴尬;你逃脱不了沮丧、落魄、抑郁而死的命运。他有一种沉入幻想的激情和疯狂,从不拒绝生活在现实中,所以他是疯狂和愚蠢的复杂混合体,是堂吉诃德的寄生虫,是失败者,是别人眼中的老天真。

懦弱和妥协的性格完全输给了姜嫂和婆婆铺天盖地的谩骂。丧偶的江母女根本没有机会改写自己的命运,也没有机会发出声音。言论属于宗族首领和圣贤,伦理教条牢牢统治着生活。他们发现,虐待是一种瞬间的自由生成,这种唯一的挑战可以捍卫权益,表达轻松,甚至创造自我形象,建立有尊严的合法退出。让蒋静珍骄傲和留恋的是,她和母亲面对宗族的欺凌,三天三夜不互相谩骂。滥用可以突破被任命为州长的第二个脉搏,在极端贫困的现实中,我们可以意识到权力的支配和判断评价就像一种不可战胜的主权感。只有在铺天盖地的长虹的精神想象中,一个在读诗读书上充满洞察力,积累修辞和文学才华,又有敏锐机智的女人,才能最终走出黑暗的深渊。在仇恨中成长,在仇恨中燃烧力量。

程妮10岁的女儿遭受了最大的不公和蔑视,除了她有意识地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了弟弟。多年的虐待最终导致第30年歇斯底里的崩溃。然而,面对父亲给她买的帽子和蛋糕,全家最穷的孩子却被冷嘲热讽和不屑所震惊,完全接受了母亲用物质衡量生活的经济哲学。“多贵啊!”3354,一个母亲的口头禅,很快就剥夺了两个孩子对世界的感知,就像寒冷的冬天让所有无辜的花朵悲哀地凋零。深深的挫败感淹没了倪武成所有的爱和希望。

程妮教儿子不要埋头读旧书,要做游戏,拥有无忧无虑的童年。这种明亮而充满爱的文明之光,突然被倪武成对童年孤独的回忆切入,儿子也突然陷入了悲哀。父亲为了逗儿子开心,愿意当马,让儿子推自己。泪流满面的儿子破涕为笑。舞台上父子俩的情感转换让人心酸。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在生命的开始就应该有一些幸福,所有的孩子都转世到同一个贫穷无助的生命黑洞里。

《活动变人形》作为一部改编自原著文学作品的话剧,其舞台呈现在氛围、主题挖掘、人物深度等方面都只是表面文章,还忽略了对当代精神的把握,基本忽略了倪武成的自卑:半瓶醋的虚浮学识,一切都逃不过游移不定,没有主见,不顾家庭生计,夜宿不得不倾吐精神苦闷。成为当代知识分子的倪藻,只是一个模棱两可的旁观者,这使得关于知识分子命运的主题讨论缺席了对现实的延伸。

理论脱离实际,理性忽视情感。就像蒋经义指责倪武成在道德上“多疑”、“腐败”一样,这构成了知识分子与公众之间反复出现的冲突。传统士大夫的“文科”使知识分子无用武之地。读者不是被别人打败,而是被自己打败。知识分子与民众之间疏远顺从的关系由来已久。——.自恋、孤傲、孤立,习惯了被抛弃,从而形成了疏离的应对策略。

王小波讲了一个故事:父亲让儿子出去学习知识,两年后儿子回来报告说:“我学到了一种辨别是非的知识。”父亲很生气,因为他知道没有一种学问可以“明辨是非”,但他认为自己有道德的制高点和上帝的眼睛。王小波在比喻:做一个思维精英比做一个道德精英更重要!作为“先知”的知识分子。

的时代已经远去,频繁出现、缺少理性的网络暴力却在呼唤“思维精英”。何种知识和理论能安身立命呢?但愿今天倪吾诚们不会依然走得磕磕绊绊。

  张向阳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