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不用yyds、绝绝子就不能交流了?一起跟古人学表达


时间:2021-09-06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不用yyds、绝绝子就不能交流了?一起“回炉”跟着古人学表达

集美(网络用语,妹子),yyds(永恒之神),绝对独一无二(绝对独一无二),风暴吸入(大口吃饭也可以用来形容疯狂吸入某样东西或知识),跺脚jiojio(跺脚).没有使用互联网“热梗”,如今的年轻人似乎不会说话!近日,“互联网热梗”引发了网友和学界新一轮的讨论。如果不用yyds和绝觉子,真的不能正常交流吗?其实生活中很多平凡的场景都留下了优秀的描述。记者邀请了南京大学文理学院的几位同学,列出中学必读、必背的名篇中的场景,一起“回炉”学古人后语。事实上,手稿中的每一首诗你都背了不止一遍。

扬子晚报/新闻记者杨。

场景:旅游见到美景

描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只要旅游,一定要拍vlog(视频博客),也可以拍plog(照片博客)。如果几张图配上一句“风景绝对美”,基本上就是在等别人夸奖,小心翼翼。在你的朋友圈或Tik Tok,大多数流行的“游记”都是这样呈现的。我真的很反感“绝对独一无二的孩子”,还有高级版。我在海里游了一圈,然后自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还配有一句话“当我忧郁的时候看鲸鱼”。哦,哟,文化真是不可思议!

范仲淹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写了一篇关于朋友圈旅游的小作文。《岳阳楼记》是一个“入门级”的写作模式,风景工整,抒情。洞庭湖畔的美景是“天上下照,天高云淡,天高云淡,沙鸥采撷,鳞游,岸芷亭兰,碧绿灰暗。”湖水“北通吴霞,南过潇湘”,吸引了一批“千客骚人”留在这里,离开墨宝。自然景观多雨,阳光明媚,但人的感情和思想不能局限于当下。“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以及“先忧天下,后乐天下”才是正道。写场景和表达感情都是说教。想要什么句子,直接挑!这不比起源于网络小说的《发青见鲸》高多少?

如果你觉得《岳阳楼记》有“看图说话”的味道,那就有《滕王阁序》的高端版本可以选择。“夕阳与寂寞齐飞,秋水同色长”成了历代古代高考诗词中的填空题。此外,古代人出国旅游留下的名句,足以集句成篇。“夏宇散,澄江静如练。”“一个难以穿透的阴影,但现在太阳和月亮照亮了一个金银平台。穿着彩虹服装,乘着风而来的,是所有云的女王,一个接一个地下降。”彩虹是用来做衣服的,风是用来骑马的。风景是“仙女般的”,仿佛仙女下凡了。

如果用“互联网热梗”来形容,这段话还能是神仙吗?估计一句短短的“天目山yyds”就能结束一切。

场景:下雨天没带伞

描述: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下雨天没带伞,所以很多网友估计会“气得戳我的jiojio”。但是古人远比你复杂。苏轼在《定风波》中写下了自己任性的“悔”:不要听林中打叶声,而要尖叫着走。竹竿草鞋比骑马还灵动,有什么可怕的?一件披着蓑衣的蓑衣,任凭风吹雨打,依旧过着我的生活。那春风的凉意,将我的酒给唤醒了,寒冷的开始寒冷的太阳,山峰的太阳却及时迎上来。回头看那个遇到风雨的地方,回去吧,对我来说,没有风雨,也没有好天气。"

尚阙形容“淋雨神清气爽”:雨滴“穿林打叶”,所以苏轼没有带伞,周围的人也乱七八糟,但苏轼并不觉得自己要穿鞋靠着一根工作人员看雨。这种潇洒的力量,也会一直保持到回家。用夏雀的话来说,苏轼记录了自己“二怂”的遗憾。风一吹,酒醒了。唉,他不仅喝醉了,还淋了雨。我该怎么办?现在天气变冷了。

如果这种体验被“互联网热梗”所取代,它会

不仅淋雨感冒,苏轼还遭遇了“无钥匙”的尴尬。103010年,他写下了自己的“敲门不应该做”的“悲剧”:“晚上喝了东坡酒,醒来又醉了,归来似子夜。孩子们的呼吸声隆隆作响。不要敲门,靠在工作人员身上,听河水的声音。我恨自己很久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忘记营地?夜很静,谷物很平。船去世了,江海把它送了一辈子。”

半夜,我被锁在门外,只有河水向东流,时间过去了。一家人终究会醒来,门依然会开着。短短70个字,我写了一张“我没有钥匙,没人关心我,我想安静”的全图。

场景:送别

描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送别诗在古诗词中可以“自成一体”,可见古人对送别的重视程度。当你还在用“小明还没了,风波在哭,别人是377(网络用语,谐音又生气)”来笨拙地打印图片和张贴文章时,文人留下来了。

下的送别场景早已可以撑满你的整个朋友圈。比如最耳熟能详的“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同样是送别,没能留住人的画面,韩愈写得就深刻许多了。《送董邵南游河北序》里,韩愈同情着董邵南的怀才不遇,又不赞成他去投奔藩镇,此时,光是一句“377”肯定是不顶用的,文章里,韩愈不仅祝福了董生“必有合”,肯定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也暗暗地在字里行间留人了,“圣明的天子在上,快出来做官吧。”韩愈能名列“唐宋八大家”之首,可不是光会“生气气”就能当上的哦。

  送别诗能“自成一派”,显然是赢在了意境。微博上,曾有网友发起过“白话文运动”,将古人的诗作改编成白话文,虽然幽默,但瞬间意境全无。如《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改完后的版本是“故人西辞黄鹤楼,孟浩然加油,孟浩然加油,孟浩然加油。”《孔雀东南飞》也有新版本,“孔雀东南飞,兰芝别伤心,仲卿正面刚啊,阿母做个人。”

  是不是看不下去了?试想一下,意境深远的送别,如果统统都变成了“暴风哭泣”……老天爷都没有这么多风给你刮啊!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