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荥阳官庄遗址:展开一幅历史文化的“藏宝图”


时间:2021-09-1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展开一幅历史文化的“藏宝图”。

官方考古发掘区。图片由郑州大学宣传部提供

河南省荥阳市高村乡官庄村西,是荥阳市官庄村旧址,远离喧嚣,古朴宁静。郑州大学田野考古实践基地也在这里。

近日,郑州大学考古队在考古发掘的基础上,确定荥阳官庄遗址的铸铜作坊是世界上已知最古老的铸币作坊。研究成果发表于国际期刊《古物》,被国内外多家媒体引用报道。

2010年以来,荥阳官庄遗址三次入选“河南省五大考古新发现”,两次入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被列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和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1年,郑州大学将官庄遗址作为考古基地,逐步将其打造为考古教学实践基地和学科建设平台。经过10多年的奋斗,郑州大学考古工作者不仅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还培养了一批考古人才,为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追溯:国宝是如何挖出来的

官庄遗址是1984年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发现的,遗迹丰富。2010年,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合作,郑州大学在遗址南部干渠被占区域进行发掘,发现了一条西周晚期左右的人工开挖沟渠。随后的勘探表明,这条海沟环绕着遗址的南部、东部和北部。郑州大学考古学科带头人韩国和教授敏锐地意识到,有护城河就有建城的可能。然而,西周时期有城墙的遗址很少,关庄遗址发现的护城河非常重要,值得进一步实地考察。

2011年开始,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郑州大学历史学院联合相关单位,开始了官庄遗址的考古工作,很快在遗址北部发现了一个被两条壕沟包围的小镇。这个多重防御设施保护什么?带着这样的疑问,考古队把本科实习的重点领域放在了小城镇。事故不断被发现,小镇南侧发现了一个被厚重的环形壕沟包围的大城市。对护城河的解剖表明,它是一个完整的西周至春秋时期的城址。大大小小的城市都是两周前修建的,在战国早期就被填满了。

这座大大小小的城市由北向南相连,外侧被多个环形壕沟环绕,非常独特,最早见于秦城。小镇上的青铜墓、马坑、碳化玉米颗粒坑,说明城市里生活着贵族,储存了更多的粮食。城内还有许多手工业遗迹和祭祀坑。“官庄遗址可能是一个与物质生产、储存或运输相关的城市,负责特定的战略功能,而不是一个普通的城市。对其进行深入研究,有助于理解先秦城市的分类和功能分化。”韩江说。

不断的发掘表明,这里有许多陶器作坊和铸铜作坊。其中,位于大都市北部的铸铜车间占地面积约2000平方米,产品包括集装箱、武器、工具、车辆和马匹等。这是春秋早中期铸造铜遗存最丰富的作坊,展现了西周至春秋时期青铜技术风格的转变,是探索中国古代青铜器发展演变的重要材料。

最近,研究证实,铸铜车间是世界上已知最古老的造币车间。官方造币年龄的确定有多权威?郑州大学历史学院副院长、官庄考古负责人高相平解释说:“这次考古发掘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官庄遗址面积仅约130万平方米,属于中小型遗址。中小遗址的内涵比较简单,文献中大多没有记载,更难论证其性质和归属。因此,官庄遗址的发掘除了与历史文献相对应之外,还需要寻求新的思路。

官方考古队首先将勘探和发掘紧密结合,从布局上探讨了遗址的性质和功能。2010年至2012年,组织对遗址进行了全面勘探,发现了外壕、小城镇和大城市,从而确定了遗址的基本布局。之后,我们坚持重点勘探与小规模开挖相结合,通过认真勘探确定了开挖区域,然后进行开挖放样。勘探中要特别注意壕沟、道路、烧铜渣等标志遗迹的分布。借助RTK等新的测量技术,考古队将所有勘探孔记录到地理信息系统中,勘探图成为待勘探验证的“宝图”。

截至目前,依托官庄遗址考古发掘和研究,已发表考古报告1篇,简报和论文20余篇,论文4篇。此外,考古队通过对陶器、铸铜作坊的发现和发掘,与北京大学考古文化学院等单位对官庄遗址进行了多学科合作研究,涉及冶金、环境、动植物等多个领域,促进了对周代中原地区人口构成、资源获取、手工业生产和产品流通的认识。

官庄考古实践基地是郑州大学考古专业立足中原历史文化开展田野考古教学研究的一个基本点,也是郑州大学中原历史文化学科近十年建设发展的一个缩影。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郑州大学历史学院院长、该学科首席教授刘庆柱表示:“郑州大学考古学科致力于用考古资料解读中华文明,弘扬文化和民族认同。”

据刘庆柱介绍,近年来,考古界致力于中华文明、都城等民族文化起源的研究,组织实施了“中华文明之根研究”重大项目,目前正在组织论证“中原与边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构建研究”重大项目。郑州大学与河南省文物局联合成立黄河考试。

古研究院”,与洛阳市人民政府合建了三个研究院,围绕夏文化研究、郑州西北部考古、古代陵寝制度、中原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开展合作研究。经过多年建设,在汇聚高层次人才、搭建多学科平台、实施重大科研项目、提升人才培养质量方面都取得了显著成绩。

  建设:独具特色的专业人才培养模式

  考古队师生们对深入田野、追寻遗忘的过去,对话时光、享受考古的乐趣赞不绝口。“在远离喧闹繁华的乡野间,我们师生一起为发现新的重要遗迹现象而兴奋,为弄清楚复杂的层位关系而反复思索。在日复一日的发掘与整理工作中,我们掌握了田野发掘的科学方法,体味到了探索未知的快乐,也学到了面对困难乐观向上、不断进取的生活态度。”历史学院2009级本科生常乐在这段难忘经历的激励下不断前行,如今已成为郑州大学历史学院的青年教师。

  考古学是一门实践性非常强的学科,国内外高校的考古专业无不将田野考古实习作为人才培养的核心环节,实践基地的建设水平也成为考古专业人才培养的决定性因素。郑州大学2010年对官庄遗址的发掘,就有多名研究生参与,2011年即开始实践基地的建设。官庄遗址堆积深厚、遗迹复杂,一个学期的本科生实习通常很难完成年度发掘任务,经过探索,形成了秋季本科生实习、次年春季研究生收尾的专业实践教学模式。

  10年来,针对考古学科的基本特性和社会需求,形成了一套独具特色的专业实践教学模式:高标准配备实习指导教师团队。每年本科生实习都组成包含5~6名教师的教学团队,师生比达到1:5,还有技术人员与研究生协助教学,使每位学生都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指导。老师们奋战在一线,采用“看我做,学我做,跟我做”的教学方式,向学生传授专业技能和考古人应有的品格和精神。

  10年来,先后有200余名本科生与百余名研究生参加了专业实习,官庄考古实践基地也逐渐成为一个开放的教学科研场所,还接收中山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高校的学生参加专业实践。曾在官庄参加本科田野考古实习的一些学生,在攻读博士学位后回母校任职,人才培养反哺学科发展的效应已初步显现。

  实习带队教师朱津介绍,官庄田野考古实践基地也是青年教师的交流学习平台。按照郑州大学考古专业的传统,新入职教师都要先参加为期一个学期的田野实习,不同专业领域的青年教师立足田野,从各自专业角度开展对官庄遗址的研究,包括环境考古、植物考古、动物考古、冶金考古、体质人类学等领域,开展古代生业、人地互动、生产技术等多角度研究,形成了多学科的师资团队,推动了教学研究水平的提升,在做好遗产保护工作、壮大考古队伍以及国际交流等诸多领域积极实践。

  (本报记者 王胜昔 本报通讯员 李艳丽)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