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开展专业权威的文艺评论


时间:2021-09-1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促进文艺繁荣发展,加强文学批评工作,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高度重视和加强文艺批评”,“要加强和改进文艺理论和批评,褒善贬恶,激浊扬识,更有效地引导创作,推出精品,提升审美,引领时尚”。近日,中宣部等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新时代文艺评论工作的指导意见》,对加强新时代文学批评作出全面部署。可以说,推动新时代文学批评高质量发展,“强”是其核心精神。也就是说,面对文学批评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没有对文艺繁荣起到突出的推动作用,存在明显的短板,甚至成为文艺整体发展的“短板”的现象,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内,文艺界着力加强文学批评工作是现实需要,也是重大任务。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加强文学批评工作呢?开展专业化、权威化的文学批评是一条重要而关键的路径。

一个

开展专业、权威的文学批评,是改变当前不尽人意的评论局面的“牛鼻子”,是提升新时代文学批评质量的“关节点”,是提升文学批评效率、营造健康评论生态的“关键环节”。为什么这么说?只有开展“专业的、权威的文学批评”,才能起到引导正确性和精神引导的作用;因为文学批评必须具有专业性和权威性,必须有科学的话语体系支撑。因为专业权威的文学批评必须严谨高尚,才能将政治性、艺术性、社会反思性和市场认同性统一起来。因为开展专业、权威的文学批评,必须从作品出发,坚持严肃、客观的评价态度,秉持辩证、实事求是、令人信服的批评精神。换句话说,发展专业的、权威的文学批评,是改进批评风格,发展中国特色批评力量,使文学批评更规范、更有活力的必由之路。

当代中国专业权威的文学批评,是指以马克思主义文论为指导的一种批评,或者说是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因为其他非马克思主义文艺评论的专业性和权威性显然达不到我们想要的水平。我们应该相信,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比任何其他类型的文学批评都更专业、更权威,比任何其他类型的文学批评都更透彻、更有说服力、更有影响力。比如马克思对苏有仁小说《巴黎的秘密》的评论,恩格斯对歌德的评论,列宁对老托尔斯泰思想和作品的评论,都是突出的例子。现代文学思想史证明了这一点。

前期的文学批评工作不尽如人意。究其原因,是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少了,能驾驭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枪法的批评家少了,真正科学、有效、有说服力的批评作品也少了。相当一部分文艺评论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世俗“人情”和“金钱”的束缚和侵蚀,受到错误“观念”和“范式”的束缚和侵蚀。文艺评论既不能成为反映文艺创作的“镜子”、治病的“良药”,也不能起到引导创作、提升审美、引领社会风尚的作用,有的甚至成为不良作品的“吹鼓手”。恩格斯在批评德国评论家亚历山大柯荣时曾说:“根本没有一个人没有写出好的作品,没有一个人没有杰出的创作,没有一个人没有一定的文学成就。这种没完没了的奉承,这种和解的方式,以及充当文学妓女和经纪人的嗜好,真的让人无法忍受。”这是经典作家发人深省的警告:文学批评中没有批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发展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是新时期加强文学批评最根本、最核心的事情。

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既不是强调所谓“回归本体怀抱”的评论,也不是单纯宣称所谓“文采飞扬”的评论;它既不是片面的所谓“道德”,也不是“人的”尺度的抽象评论。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明确指出,他们的批评是“从美学的角度和历史的角度,用非常高的标准”。在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中,要求“政治与艺术相统一,内容与形式相统一,革命政治内容相统一,艺术形式尽可能完美”,主张“用历史的、人民的、艺术的、审美的观点去评判和欣赏作品”。这样一种独特的文学批评方式,是以历史唯物主义和唯物辩证法为基础的,本质上是一种充满批判精神和革命精神的批评。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不是站在狭隘的“个人”或“自我”立场上的评论,而是站在人民立场上,为人民赢得审美利益和艺术权利的评论。是把文艺作品与历史和时代、工人阶级的使命、作家的世界观联系起来的评论。它是一种将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统一起来并加以分析的评论。它把批评的对象放在更广的范围内,放在周围事物的复杂关系中。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这些特点,如果用经典作家的话来概括,就是把“自觉辩证法”运用于文学对象唯物主义的评论,是“对现存事物的积极认识同时包括对现存事物的消极认识”的评论,是“每一种既定形式都是从不断的运动中来理解的,因而也是从它的暂时方面来理解的”带有“批判精神”的评论。这就是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无限魅力和真正权威的秘密。

的确,“权威”和“自治”这两个范畴是相对的,它们的适用范围会随着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而变化。但是,如果有人对使权威成为必要的事实视而不见,“把权威原则说成绝对坏,把自主原则说成绝对好”,就试图废除文学批评的权威,主张文学批评要“多样化”、“自由化”,认为文学批评可以是“你说什么就说什么”、“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都是有益的”。

专业性”和“权威性”,本该尊重的“艺术规律”,也就无形中给消解殆尽了。于是乎,评论界的“圈子”批评、“人情”批评、“抬轿”批评、“广告”批评、“拔高”批评、“粉丝”批评、“抚摸”批评、“红包”批评、“酷恶”批评、“虚无”批评,等等,就乘势而上,大行其道,使文艺评论失去了正确的理论指导,使文艺评论的功能和风气备受诟病。这个教训是值得深刻反思检讨和认真汲取的。

  三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评论工作有许多重要论述,明确主张“文艺批评要的就是批评”,不能都是表扬甚至庸俗吹捧、阿谀奉承,不能套用西方理论来剪裁中国人的审美,更不能用简单的商业标准取代艺术标准,把文艺作品完全等同于普通商品。他指出:“文艺批评褒贬甄别功能弱化,缺乏战斗力、说服力,不利于文艺健康发展。”文艺评论要“敢于向炫富竞奢的浮夸说‘不’,向低俗媚俗的炒作说‘不’,向见利忘义的陋行说‘不’”。文艺评论若是“一点批评精神都没有,……那就不是文艺批评了”!“有了真正的批评,我们的文艺作品才能越来越好”。习近平总书记对为什么要开展文艺批评、如何加强文艺评论、重点防止什么倾向,讲得非常透辟、深刻、彻底,文艺评论工作者须认真加以领会和把握。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评论工作的重要论述,恢复了马克思主义文艺评论的学风,抓住了文艺评论的真谛,在新时代语境下给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理论增添了新的元素和内容,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文艺评论理论的最新表达,是创造性的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文艺评论观,是当前我们加强新时代文艺评论工作最根本的保障和遵循。文艺评论工作者要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和文艺评论工作的重要论述,切实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评论工作的指示精神,跟上习近平总书记的步伐,把加强和改进文艺评论的工作真正落到实处。绝不能光是口头赞同,而没有实际行动;绝不能当“开明绅士”、“好好先生”,窒息文艺批评的风骨和灵魂;更不能把“文艺批评要的就是批评”变成“文艺批评要的就是不批评”,阉割马克思主义原则,使文艺评论成为歪风邪气与虚无主义的“保护伞”和“避风港”。对于作家艺术家来说,绝不能采取轻蔑或无视的态度,而要敢于面对评论,“以敬重之心待之,乐于接受批评”;对于文艺管理者来说,则要积极允许评论、鼓励争鸣、引导舆论、组织讨论。这样,文艺评论才能守正创新,才能营造出文艺健康良好的生态环境。

  毋庸讳言,我国文艺评论目前的状况离党和人民的要求还有不小的距离。其具体表现是,专业权威的有公信力的文艺评论还不多,对各种不良文艺作品、现象、思潮敢于“亮剑”、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勇于表明立场的评论还很稀缺,善于“剜烂苹果”——“把烂的剜掉,把好的留下来吃”——的文章也还较少,文艺评论阵地建设还处于单薄脆弱阶段,高水平的文艺评论队伍还需进一步抓紧培养。所有这一切,都折射出把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评论工作重要论述继续引向深入的极端重要性,折射出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关于文艺评论工作重要论述为指导,加强和改进文艺评论工作,“打磨好批评这把‘利器’”的极端重要性。

  (作者:董学文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来源: 《红旗文稿》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