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数量多、制作精、造型奇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成果丰富


时间:2021-09-1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文物众多,制作精细,造型奇特。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丰富。

9月9日,三星堆遗址——处考古发掘阶段新闻发布会在三星堆博物馆举行,三星堆遗址祭祀区重要考古成果向社会公布。

今年3月,三星堆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揭牌,引起广泛关注。经过5个多月的时间,6个“祭祀坑”的考古发掘取得了重要进展。在已发掘的4号坑、已基本清理的3号坑,以及露出埋藏文物的7号坑、8号坑,均发现了巨大的青铜祭坛、神兽、完整的金面巨、刻有神树图案的玉琮、形似餐刀的玉刀、“打脸”奥特曼的青铜画像等文物。新发现的文物之丰富,制作之精细,造型之奇特,令人叹为观止。

青铜人像和其他物品以前从未见过。

据介绍,3号坑共出土各类器物和标本729件,其中文物较为完整的有478件(组),主要有青铜器、玉器、象牙、金器、海贝等。3号坑出土的铜像跪像由铜像上部和人像下部组成。铜坛画像、神树纹玉琮等器物,题材独特,细节丰富,前所未见,为相关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

4号坑文物全部提取,出土完整件79件,残件1073件。完整的乐器包括玉、青铜、象牙、陶器等。四号坑出土的三个盘膝而坐的铜像,大小形状相同,似乎属于同一件青铜器。人像采取跪着的姿势,身体略向左前方倾斜,头部略向右弯曲扭曲,双手在身体左前方呈半折叠状抬起,双膝紧贴地面,双脚前脚掌着地,后脚掌抬起。肖像的重心在左肩和双手掌心之间的槽中,呈现出清晰的重量感。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唐飞表示,这三幅画像无论是造型还是纹饰,都是三星堆考古的全新发现,为研究三星堆青铜铸造技术与艺术、宗教信仰与社会制度、三星堆与周边地区的文化交流提供了新的材料。

根据碳十四年的研究,可以判断4号坑的埋葬年龄约为3148-2966年,属于商代晚期。3号坑和2号坑属于同一组,年代与2号坑非常接近,大致在商代晚期(约殷墟二期)。

在考古发掘的同时,多学科研究和文物保护稳步开展。考古学家在3号坑的青铜面具和其他物品上发现了纺织品残留物。在4号坑的灰层中,在一件青铜器旁边发现了一条有序排列的细绳,但这条细绳中没有经纬结构。后来考古学家对其他土壤样品做了进一步的显微观察,发现了经纬纹理明显的纺织品。结合酶联免疫吸附试验结果,确定为平纹组织结构的丝渣。这是三星堆新一轮考古发掘中首次发现丝绸遗存。

发现最大的完整金绵居。

三星堆5号坑发现大块金面砖后,3号坑又发现金面砖。

3号坑和上海大学负责人许介绍,这个金面局是今年端午节期间发现的。“当时我们提取了一块青铜牌匾后,发现下面藏着黄金,说明下面应该有金器。”随着清洁工作的继续,皱巴巴的金面巨露出了污垢。复原后的金面居宽约40厘米,高约27厘米,是目前三星堆发现的最大的完整金面居。

早在1986年,三星堆出土的金杖、戴金面具的人头等文物就体现了独特的用金习俗。自祭祀区新一轮考古发掘开启以来,金器频频出现。

在8号坑也发现了一个破碎的金面巨。“根据三星堆出土的戴金面具的人的头像来看,这些金面局也应该盖在青铜头像上进行装饰。”许对说道。

八个坑可以分为两类。

三星堆考古研究所所长、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执行负责人冉红林认为,从目前的发掘情况来看,这八个坑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在几个方面明显不同。

“首先,年龄和层位的关系不同,6号坑和7号坑之间有明显的破断关系。——6号坑破7号坑,说明6号坑出现的时间比7号坑晚。其次,形状和大小不同。5号、6号坑面积相对较小,不超过5平方米,深度约1米。剩下的6个坑都在8平方米以上,深度约1.6米,有的甚至可以达到2米。”

八坑出土的文物也有一些不同。冉红林说,5号坑除了大金面具外,主要由细碎的金器、玉器工具、青铜器、象牙雕刻等组成。除了事务箱、玉刀等少数文物外,6号坑已无其他器物。“剩下的六个坑充分展示了古蜀王国的丰富和繁荣:完整的象牙、各种大型青铜器、金器、玉器等。是分层和密集包装的……”

这两类坑中文物的埋葬方式也不同。一种似乎是有意识地、虔诚地放进去的,比如6号坑与坑等长的木奁摆放整齐;但是另一种坑里的物体更像是直接被扔出去或者被甩出去。

冉红林说,5号坑和6号坑整体上看起来年代比较晚,而其他6个坑可能是同时形成的。“我们在不同的坑中发现了许多可能属于同一物体的不同部分。”八号坑青铜兽的脖子上缠着一圈铜丝,三号坑奇形怪状的青铜祭坛雕像的底部底座上也缠着类似的铜丝,目前三星堆出土文物中只发现了这两件器物。此外,从3号坑新提取的一棵青铜神树,其形状和长度也与1986年发现的2号神树树枝相同。

王明峰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