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线索藏在文物里,“博物馆剧本杀”来了!


时间:2021-09-1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线索藏在文物里,“博物馆剧本杀”来了!

003010站点。杨娇/照片

《法门梦影》中,玩家体验书法。罗尼/照片

煮茶烧香是必备技能,烧脑推理是开启方法,通关码藏在千年文物中.

——————————

湖南师范大学的学生陈雅静和她的朋友们特意联手到长沙博物馆玩剧本杀。

他们没有走错地方。“地宫珍品——法门寺唐代宫廷文物特展”目前正在长沙博物馆展出。穿上唐装,把头发梳成唐朝的样子,置身于唐式的街道和瓦房。法门寺地宫的文物都是线索.一个名为《法门梦影》的博物馆剧本被杀,因此仪式以一种充实感开始。

当观展成为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时,博物馆创作文学作品已经成为一种常规操作。没想到,博物馆也能与剧本杀如火如荼地合作。

线索是“如假包换”的真文物

103010是原创剧本,由长沙博物馆和湖南茶叶博物馆联合创作。故事发生在唐会昌年间(唐武宗年号,841-846)。因“唐武宗毁佛”,朝廷派特务寻找遗物(释迦牟尼舍利——记者手记出土于法门寺地宫)。在现代,人们对法门寺出土的文物如何保护有不同的看法。一面保守,一面开放,双方在争执中不小心触碰了器官,穿越回唐朝。

于是,一群玩家被分为三大阵营:忠诚而强大的保守宝藏保护者、机警而聪明的开放学者、隐藏的大唐密探。活动空间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展厅本身,另一部分是专为游戏打造的唐式空间。至于怎么玩,不能说太详细,但据陈雅贞说,煮茶烧香是必备技能,烧脑推理是打开它的方法,通关码藏在千年文物里.

103010 NPC(游戏中的非玩家角色,推动剧情发展,——记者手记)非常专业,不仅在富华道等硬件上还原了唐朝,还学习了唐朝历史文化等“软件”。扮演“秋娘”的小姐姐白天干活,晚上回去做作业辅导唐代史,NPC教玩家磨茶做香.

陈雅静发现,与市面上的剧本杀人相比,《法门梦影》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任务是根据剧本提供的线索完成的,只不过博物馆里没有“死亡”,最终目的不是为了找出“凶手”,而是为了寻找遗物。更大的区别是,一般的剧本杀,玩家只在一个房间玩纸质剧本,而《法门梦影》的游戏场地是整个展厅。有了实景搭建的空间,身临其境的体验更强,甚至线索都是货真价实的文物。

“在玩的过程中,我们要不断在展厅的文物中寻找线索,将知识和游戏结合在一起,这将比单纯看展览记忆点更深刻。”陈雅静说。

据湖南省茶叶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易蓉介绍,《法门梦影》严格来说是一场“剧本之旅”。“法门寺地宫出土的很多文物都与茶有关,比如金汤天妃仙鹤殷茵茶落子、金汤红岩殷茵茶槽等。”.中国的茶文化博大精深,我们希望观众在参观展览的同时,能够学习到围绕茶文化的知识,比如服饰、香火、书画等等。”

003010还专门为孩子设计了一个版本的“地宫探宝”,弱化了逻辑推理部分,用一套文件开始了六个任务,涵盖了美术、茶道、历史等。

逛博物馆和玩剧本杀,两大社交方式一拍即合

103010的游戏空间和展厅互操作,形成有趣的眼神交流:玩家看文物,观众看文物,玩家也看文物。

中南大学的学生承诺,刚开始觉得有点不舒服,在公共场所玩装扮游戏。周围有观众好奇地来来往往,甚至插话问你在干什么。但没多久他就接受了这种状态。"

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中国博物馆仍将接待5.4亿人次的参观者。另据调查,参观博物馆的主要人群为18-40岁。博物馆成了年轻人的社交场所,剧本杀的火爆就不用说了。于是,年轻人的两种社交方式在《博物馆的剧本杀戮》中一拍即合。

来和一起玩的朋友是当地一个以大学生为主的文化遗产公益组织成的成员。通常,他们在网上为文化遗产事业一起工作,但线下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其实今天很多朋友第一次线下见面。看展览是一个静态的活动,但博物馆里的剧本杀就像一个破冰游戏,让大家很快熟悉起来。比赛进行到一半,大家都熟悉了,开始‘杀’起来,开始‘抢’东西。”

易蓉认为在博物馆做“剧本游”有一个很大的限制,就是晚上的时间不能用,一个活动需要两个小时,所以一天只能安排上午一个,下午一个。“如果能开夜游,工作日晚上能有更多年轻人参加”。

“剧本游”只是一个载体。在易蓉的设想中,游戏中涉及的茶道、香道、服饰都可以变成文化创意产品,玩完后可以被观众带走。

>  不少博物馆剧本杀正在赶来

  《法门梦影》并不是最早的博物馆剧本杀,早在2019年,上海玻璃博物馆在圣诞节推出了《艺术家消失之谜》,故事本身就发生在博物馆,玩家堪称全沉浸体验。随着博物馆和剧本杀都越来越热,不少博物馆剧本杀正在赶来。

  近日,洛阳博物馆推出了一款《洛阳东风几时来》。故事设定在晋朝时期的洛阳,五胡十六国,英雄儿女的爱恨情仇纷纷上演。而“晋归义胡王”金印、透雕龙纹玛瑙璧、金狮串饰等文物,都成为剧本杀中的关键线索。

  江门五邑华侨华人博物馆作为一个地方性专业馆,因地制宜创作了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的《华埠风云》,讲的是1946年4月,洪门致公党领袖、著名美洲侨领司徒美堂,欲率美洲各地洪门代表,回上海参加“五洲洪门恳亲大会”,与国内各党派商讨国家大事。每场剧本杀结束之后,工作人员还会把玩家带进展厅,以讲解的方式进行一场游戏复盘,让玩家对这段历史有更加深入的理解。

  上海大学教授潘守永,长期致力于博物馆学的学术研究,他也爱“玩”,上海玻璃博物馆的《艺术家消失之谜》就是他参与指导的,“在保证展品安全的前提下,我完全支持博物馆剧本杀”。

  “博物馆是一个传递知识的地方,一个馆或者一个展览,聚焦某个知识点,由此出发创作的剧本杀,在内容上具有唯一性,不会出现‘千馆一面’的情况;而且它具备很好的空间条件——24小时恒温恒湿,良好的照明系统、设备保障系统,这对公共文化空间开放夜场来说也是有利的。”潘守永说,“截至2020年年底,全国备案博物馆5788家,就硬件条件来看,我觉得至少一半以上都有条件来做博物馆剧本杀。”

  潘守永期待的是更具逻辑性的剧本,使博物馆剧本杀不仅是一个沉浸式剧本游,还要在质量上可与真正的剧本杀媲美。“应该有专门的团队来研究创作剧本杀,在形式上适合年轻人的兴趣,在内容上更具专业度。前者需要年轻创作者大开脑洞,后者需要学者专家提供学术支持,才能使博物馆剧本杀兼具趣味和深度。”

  当博物馆文创产品从简单的旅游纪念品,逐渐升级成为创意生活的日常用品,再到各种跨界联合的美妆、游戏、奶茶,到了博物馆剧本杀,文创已经不是实物,而是一种体验、一种精神产品。

  “博物馆不要那么‘一本正经’,要去拥抱年轻人喜爱的生活方式。也许我们并不知道这些新‘游戏’会给博物馆带来什么,但只要有利于知识传播、价值传递,让博物馆的光芒能够散发出来,都是值得去尝试的。”潘守永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