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地名保护者郑毅:老地名背后的故事连起来,就成了北京的历史


时间:2021-09-27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地名保护者郑毅:

老地名背后的故事连起来,就成了北京的历史

近日,首都功能核心区首批传统地名保护名录向社会公示,583个传统地名列入首批保护名录初选名单。

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地名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保护名录编制过程中,编制组广泛动员,反复核对名录。其中,在东四街负责规划师团队查看地名信息时,熟悉当地情况的郑老先生以手抄本的形式,对21条街道、胡同的名称进行了一一讲解。

这位官方的“郑老先生”是谁?

新京报记者找到了这位老先生,——郑毅,现年82岁,曾任北京钟鼓楼文物保护研究所所长。退休后还在东城区地方志办公室工作。

郑毅是地地道道的地名保护者和见证者。他告诉记者,这些年他在保护地名方面做了些什么,以及他亲眼目睹的故事。

[个人档案]

郑毅

82岁,原北京钟鼓楼文物保管所所长,退休后在东城区地方志办公室工作,常年研究东四街街巷历史。我从70年代就住在东四二条,对东四街的历史很熟悉。我曾经以手稿的形式解释过21条街道和胡同的名字。

1手稿再现了旧胡同地名的起源和历史故事。

新京报:你和地名保护是什么关系?

郑毅:我第一次接触这个领域主要是因为工作。上世纪80年代,钟鼓楼的修缮工作开始,我被调去主持。修缮后,这里成立了钟鼓楼文物保管所。退休后去东城区地方志办公室整理东城区历史文物相关内容。

同时,自从1972年开始住在东四二条,对这里的细节有了更好的了解,对自己也很感兴趣。东四街本身就非常重视历史文化的保护。在街道的支持下,做了大量的研究和系统的梳理。后来又编了一本书《东四历史文化街区的记忆》,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关于东四街、街巷、胡同的形成,以及胡同名称的由来和演变。

新京报:这次传统地名保护宣传清单,你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郑毅:今年8月份,我接到东四街的通知,说近期将在全市公布一份传统地名名录,包括几个与东四街有关的地名。希望能帮你检查修改相关资料。

然后,我收到了一条关于东四街21条胡同地名的信息,包括每个地方的简介,它的历史渊源,以及地名的由来。因为熟悉东四街的地名和历史渊源,所以帮忙做了这项工作。

新京报:听说你直接以详细文稿形式反馈?

郑毅:是的。其实刚收到这21个地名的资料时,感觉内容比较少。我觉得既然这次会公布传统地名的名单,相关信息肯定是满满的。

我根据多年的研究和积累,把这些地名的由来和故事一一手写,按照历史脉络把每一条胡同写得清清楚楚。后来,这份手稿上交了。通过街道后续的反馈,这个信息应该会起到更好的作用。

东四街16个地名上榜。

新京报:在公示名单中,东四街有多少地方上榜?

郑毅:名单上有16个地名,分别是南宫江营胡同、豆瓣胡同、朝阳门北街、东四石桥、东四九条、南板桥胡同、东四八条、石桥胡同、东四七条、东四六条、月牙胡同、东四五条、东四四条、东四二条、东四二条。

新京报:这些地名很多历史悠久。你能告诉我们他们背后的故事吗?

郑毅:北京胡同的格局建于元代,东四街的这些胡同也不例外。据记载,元大都被内部的东路分割成面积基本相同的“棋盘式”街区。当时大街、小街、胡同的宽度都有具体的标准:大街24步,小街12步,胡同6步,一步5尺,相当于1.55米。

正是因为胡同如此“规整”,像一个“棋盘”,这一带的胡同地名才被有规律地称为“东四某段”。

东四街街道和胡同名字背后的故事也很丰富多彩。和我住的东四二条一样,它出现在元大都,最初叫“二条胡同”,1949年后叫“东四二条”,因胡同位于东四北街以东,位居第二而得名。

月牙胡同出现于明代。这条胡同从东到西、从北到南呈之字形,因其月牙般的弯曲地形而得名。

南宫江营胡同出现在明朝,清朝属于正白旗。乾隆时叫南宫江英,宣彤叫南宫江英。这个名字的由来代代相传,因为这个地方曾经聚集了一些制作弓箭的作坊。民国以后,就用了这个名字。1965年地名整顿时,南春树胡同合并统一为南公江营胡同。

东四三条出现在元大都,明代属于四城坊,最初叫三条胡同,民国时期使用,1949年以后叫东四三条。这个地名因胡同位于东四北街东侧而得名,排名第三。

东三条12号院,今31号、33号、35号,曾为蒙古车军宫。之所以叫“车军宫”,是因为住在这座宅邸里的最后一位王子叫“车林八步”,他是元太祖成吉思汗的第29个孙子。

北平解放后,府邸被没收。1952年,35医院成为当时中央对外文化联络局的办公场所;1954年,周恩来总理在四合院的客厅里会见了来访的越南领导人范文同和代表团成员,并签署了协议。

了《中越友好文化交流协定》;现今,这里成为了居民住所。

  元代、明代、清代、民国到现代,仅一条胡同里就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这些历史故事都是一个个地名背后的有力支撑。

  3 保护地名就是保护一个城市的记忆

  新京报:你觉得这次发布首都功能核心区第一批传统地名保护名录的意义何在?

  郑毅:要保护好北京的历史文化,关注的重点不光是“硬件”方面,在“软件”方面也应格外关注。我觉得发布传统地名保护名录就是在关注一些历史文化背后的故事,用文字的方式去记录这些历史。保护地名就是保护历史、保护一个城市的记忆。

  新京报:从保护城市记忆的角度出发,你对地名保护有哪些建议?

  郑毅:在我看来,保护传统地名,把相关历史故事传承下去,这样的文字记录一定要丰满。从胡同的基本情况到名字来源、从民俗到后来的变化、从历史故事到后续变化……这些信息都应该充分地记录。只有这样,后人在回溯的时候,才能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把这些胡同的地名一个个地串联起来,才能够将北京的历史全面地展示出来,

  一条胡同的地名就是一段历史,记录好这些历史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

  新京报记者 徐美慧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