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单霁翔眼中的北京城:看着北京长大,见证北京变迁


时间:2021-09-27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网北京9月26日电(记者宋玉玺)“我看着北京长大。”

在卸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两年后,单霁翔似乎已经离开了“网红院长”的角色,他开始向人们讲述古都北京的过去。

9月26日,在北京夫子庙第八届国子监中国文化节上,单霁翔做了一场名为《留住城市文化的根与魂》的讲座。作为“老北京”,他见证了北京过去几十年风貌的变化。

单霁翔。活动方供图

丹吉祥。活动方提供的照片。

“1954年,我三个月大的时候,父母没征求我的意见就带我去了北京。小时候留下的照片不多,但第一眼,父亲就带着我去了世界遗产地,北京的故宫和天坛……”

虽然不是在北京出生,但单霁翔的经历大多与北京有关。

“1974年,当我还是一名工人的时候,我记得每次去城市,我都会看到景观,那就是修复防空洞。”

“我后来在东城区建委规划科工作。1988年,北京的城市建设基本在三环。1992年,我去了四环,然后去了五环。”

资料图:2014年,故宫筒子河“洗泥”工程。<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p>
<p>
发件人:中新社韩海丹' src=' http://I  2 . China  news.com.cn/SIMG/cmshd/2021/09/26/AC  52587492464 ebc  8 e  407 c  17 db  41 f  48 b  . jpg  ' style=' border  : pxsolid  # 00000。中新社发韩海丹照片'/
</p>
<p>
资料图:2014年,紫禁城桐梓河“冲泥”工程是1998年以来桐梓河第一次清淤。中新社发布韩海丹照片
</p>
<p>
“记得1994年到1997年,我在担任北京市文物局局长期间,看到了一个可怕的场景:当时,在故宫江边和故宫城墙之间的狭长地带,有400多户人家和21家企事业单位挤在里面,出行非常不方便;更严重的是,实际上有465条污水管道延伸到桐梓河,每天有大量污水直接排入河内。”单霁翔说,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很难想象很多年前发生了什么。
</p>
<p>
因此,在北京市文物局任职期间,单霁翔曾经组织过“爱北京城,捐城墙砖”的活动,让他大吃一惊。
</p>
<p>
<img  alt=

资料图:丹吉祥。图片由北京师范大学提供

“我们没想到北京市民会异常热情,他们一个接一个拿出砖头打小厨房。两块近50公斤重的砖被放在自行车后面。其中有来自通州的,也有老人跟着后人送砖,很有仪式感。整个冬天工地上都是蒸汽,几十万的城墙砖都是老百姓捐的。这其实是一次全民教育活动,体现了我们北京的老百姓爱北京。”

“后来我去了北京市计委工作。当时我们担心,庞大的建筑和大型的建筑会侵入故宫的中轴线和文化景观。请示后,北京把可能的大型建筑项目搬到四环外。”

同时,单霁翔表示,“大家都拼命在北京中轴线、故宫、天坛周围划出厚厚的建筑控制地带。因为这个屏障,中轴线才有可能在今天申报世界遗产。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北京进行了大规模的修缮,包括故宫、天坛和景山的修缮.

资料图:2020年,车辆经过北京鼓楼。<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p>
<p>
中新社记者侯玉社' src=' http://I  2 . China  news.com.cn/simg/CMS  HD/2021/09/26/efcc  231 c  626466385 ace  379 b  76 b  0 EDA  . jpg  ' style=' border  : pxsolid  # 00000 '标题。中国新闻社记者侯玉社
</p>
<p>
数据:2020年,车辆经过北京鼓楼。中国新闻社记者侯玉社
</p>
<p>  “2012年,我来到故宫博物院工作。”单霁翔坦言,他没有想到退休前到北京最大四合院看门,而这个门也真的不好看。“我在这里7年零3个月,当时就是想把故宫还给社会,还给民众。”</p>
<p>  “去年12月8日紫禁城过600岁生日,那天我们特别骄傲,我们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实现了‘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的目标。”</p>
<img alt=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src="http://i2.chinanews.com.cn/simg/cmshd/2021/09/26/f3b77f17126341b592fc328b3f75c1ab.jpg" style="border:px solid #000000" title="资料图:2019年1月28日,一名小朋友在故宫内玩耍。己亥春节前夕,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华老字号故宫过大年展”开幕。 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 资料图:2019年1月28日,一名小朋友在故宫内玩耍。己亥春节前夕,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华老字号故宫过大年展”开幕。 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今年3月,新修订的《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开始施行,北京老城的整体保护成为重中之重。

  但七十多年来,北京老城早已融入人们生活之中。对这样一座既有着诸多文物,又是人们生活空间的城市,如何保护是合适的?

  “我们为什么保护历史文化名城,为什么做这么多修缮?”单霁翔觉得,最终目的还是叫人们过更加美好的生活。

  “保护文物和保护历史文化名城是不同的。古遗址、墓葬群,这些都是失去功能的。我们现在是保护大量活态的东西。”

  与此同时,单霁翔也强调,在保护古老的历史之外,“今天我们还需要重视保护城市的近代和当代的记忆”。

  “因为历史链条在历史文化名城中是不能断裂的,叠加越多越充分,历史文化名城越有味道。比如1954年建的北京展览馆、1958年建成的北京电报大楼……”

资料图:市民带着孩子在位于北京市前门附近的杨梅竹斜街散步。<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侯宇 摄 资料图:市民带着孩子在位于北京市前门附近的杨梅竹斜街散步。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讲座最后,单霁翔展示了一组今天北京城的照片。画面中,人们在庭院、古迹中进行各种文化活动。

  “这就是我们保护的历史文化名城,最终成为一个宜居的、人们喜爱的城市。”他说。(完)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