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斜杠”生态摄影师彭建生:以影像留住生灵万物之美


时间:2021-09-2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生物多样性大会)“斜杠”生态摄影师彭建生:以影像留住生灵万物之美

中新社9月27日电:“斜杠”生态摄影师彭建生:用影像留住万物之美。

作者谢颖。

从西藏阿里尘土飞扬的拍摄地回来后,彭建生没有时间休息,只好再次收拾行囊。在即将到来的“十一黄金周”里,他将带领一个亲子科普团前往迪庆藏族自治州,观察刚刚返回越冬地的候鸟。

经过30多年的野外奔跑,彭建生矫健的身材和黝黑的皮肤得到了锻炼。“三江大师”的微信名和半藏半汉的谱系,让人误以为他是迪庆人,其实他来自泸沽湖。

1987年,还在上大学的彭建生,第一次来到女友的家乡——中甸县(后改名为香格里拉县)。他被这里独特壮丽的风景所感动,在爱情的加持下,彭建生决定毕业后留在香格里拉成家立业。

1995年,彭建生创办中甸旅游公司,是当时行业的开拓者。然而,他并没有安分守己地做老板,一次国外的接待为他的命运开辟了另一种可能。

彭建生野外拍摄间隙在休息。张历 摄

彭建生在野外拍摄时休息了一下。张立社

1998年,彭建生带领英国皇家植物学会、元秋和爱丁堡植物园的专业人士到香格里拉观赏高山野生花卉。他还跟随这些外国专家拿起相机,学习记录观察到的植物。在一次次按下快门的过程中,他前所未有地诠释了每一朵花、每一棵树所传达的微妙信息,彭建生想成为生态摄影师的愿望也逐渐在他心中萌芽、生根。

“我们藏族人是信奉万物有灵论的人。在我的血液中,有敬畏自然的基因。”彭建生说:“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云南人,对生物多样性了解得越多,就越为自己的家乡感到骄傲。中国有35000多种植物,比整个欧洲加起来还多。”这种自豪感和责任感让彭建生在研究野生动物、带团拍摄的同时,走上了“斜杠”(指多重职业和身份)之路。

青藏高原和横断山区是彭建生的“家”,但在古代,这里是动植物的避难所。第四纪冰川时期,地球上的很多物种都遭到了破坏,而这里的大河大山形成的大峡谷却没有被冰川覆盖。在几百万年的漫长岁月里,它庇护了无数生物,气候带的立体分布造就了异常丰富的生态景观和类型。

彭建生在野外拍摄。张历 摄

彭建生正在野外拍摄。张立社

1998年至2007年,彭建生以迪庆为起点,走遍了滇藏线、川藏线、青藏线的峰峦沟壑、河流峡谷。2008年,他正式成为IBE(影像生物多样性调查)的重要成员。跋涉、寻找、观察、靠近、按下快门,在每一次看似相似却又别出心裁的拍摄中,普达措的杜鹃、色季拉的艾蒿、白马雪山的云南金丝猴、梅里的翡翠龙蜥等野生动植物的影像都留在了彭建生的镜头里,也以生动的姿态跨过了万水的千山,到达了更多人的眼前。

“我每年在野外度过200多天甚至300天。这就是我的日常生活。”彭建生简单地说。对他来说,在野外跑一次是徒劳的。“最令人兴奋的一定是发现途中的新物种。2012年,我在青海三江源拍到了一只红点高原蝰蛇,2018年在珠峰拍到了一只亚洲豺,后来被认定为新物种。”在谈及自己的“高光时刻”时,彭建生显得飘飘欲仙。“即使没有新的发现,也不会令人遗憾。我拍摄的许多珍稀动植物将成为专家朋友们做研究的重要影像参考。”

彭建生在野外拍摄。张历 摄

彭建生正在野外拍摄。张立社

当被问及斜杠生涯中最有意义的事情是什么时,彭建生想了一下,引用了著名生物学家珍妮古道尔的一段话:“只有理解,我们才会在乎;只有关心,才会行动;只有行动才能有希望。”彭建生说:“我一直用这段话鼓励自己。我所做的一切的意义都在这里。我把自然界所有生物的美都以图像的形式保留下来,我也把人带给他们。我希望更多人认识到,只有与他们和谐相处,我们人类才不会孤独。”(结束)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