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永不消逝的电波》16万帧画面上色重细节


时间:2021-09-2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经典影片彩色修复版于北影节首映,新京报专访修复团队,片中旗袍广告牌颜色都有据可考

《永不消逝的电波》 16万帧画面上色重细节

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央视频5G新媒体平台和中国电影资料馆联合完成的首部黑白转彩色4K还原故事片《永不消逝的电波》,于9月28日在北京国际电影节首映,并将于10月6日在全国上映。原片103010由八一电影制片厂于1958年出品,是新中国第一部讲述党的隐蔽战线英雄的经典电影。在此次4K还原版黑白转色中,项目还原团队将国内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人机交互AI上色与传统还原技术相结合,对影片原始黑白影像进行逐帧修复上色,为这部红色经典注入了新鲜活力。

103010电影时长116分钟,有165000帧。中国电影资料馆的修复师王峥说,每一帧都应该仔细检查,以达到电影标准。修复团队在用AI绘画的同时,对影片中人物的服饰和环境色彩进行了考证。影片中出现的《永不消逝的电波》封面、旗袍、广告牌等道具的颜色都有据可查,甚至为了核实细节还与和平饭店进行了电话沟通。中国电影资料馆修复团队历时7个月,前后有100多人参与,几乎日夜奋战,最终完成了第一部黑白到彩色的4K修复专题片。

一个

AI着色不完善,需要人工修复。

中国电影资料馆修复师胡晓斌介绍,AI上色的原理是让电脑学习大量素材,逐步形成大规模的训练集,通过训练集中的素材来匹配画面中的颜色。以《永不消逝的电波》为例,这部关于党的隐蔽战线英雄的谍战片发生在抗战时期的上海。前期修复团队会找与影片拍摄年代相同、故事年代相同、题材类型相同、导演相同的影视作品作为训练素材,让其通过这些信息进行学习,找到适合《红楼梦》的相应画面色彩。如果完全交给AI上色,修复师孙帆说一两天就可以扫描,但问题是AI上的颜色会有一定的偏差。此时需要反复推敲,在训练集中增加相关素材,结合传统的人工修复方法调整到合适的颜色。“AI是可以学习的,但你要给它素材,教它如何识别。”孙帆说。

电影里白老师穿旗袍,不知道什么颜色。胡晓斌说,当时团队尝试了很多颜色,把银色、蓝色、粉色、绿色放入AI模型中进行测试,发现只有两种颜色比较稳定,最终选择了一种颜色。

中国电影资料馆自主研发的AI黑白转色技术,色彩一直稳定,但仍存在一些小问题,达不到电影放映的标准,需要人工修复。尤其是AI捕捉动态图片的能力会更弱。“如果图片是相对静态的,AI扫描出来的图片会非常漂亮,人工做的工作也会少一些。如果画面中的场景较大,人物不断移动,AI可能无法很好地识别,人工修复的比例会增加。”孙帆表示,AI在这个时候也会“盲目”,目前还处于尝试和摸索阶段。

2

电话联系和平宾馆进行考证。

只要影片中人物所穿衣服的颜色和周围环境中道具的颜色都有据可查,修复小组就会进行考证。

影片中孙道林饰演的角色拿走了一份《永不消逝的电波》,这是传递情报的重要道具。修复师王峥说,为了弄清这本书的封面是什么颜色,团队还请了红学专家做研究。因为故事发生在1938年,当时有一个《永不消逝的电波》的印刷版本,可能是淡黄色的,但根据《红楼梦》的版本来看,深蓝色的版本居多。最后,为了不与片中人物的黄色衣服形成对比,选择将《红楼梦》的封面用深蓝色填充。

为了找出影片中和平饭店的环境色彩,王峥通过电话与和平饭店沟通了细节。和平饭店有一个和平博物馆,但是它

王峥说,维修团队对照片中的颜色进行了逐张分析。有外滩和路边广告牌的实拍。起初,团队认为它是丰富多彩的。但是在网上找了一些当时乔佛里大道的照片,发现广告牌并不是五颜六色的,只有红色或者白色。此外,对于影片中旗袍的颜色,团队也向北京服装学院的老师进行了考证,并试图做好记录。

有些颜色可以验证,但有些无法验证。孙帆说,只能根据图中的明暗关系,大致推断出是暗还是亮。“其实就是一个艺术创作的过程。”孙帆也会根据人物的身份背景来判断颜色。“如果你是一个劳动人民,你不能穿着鲜艳和绿色,这不符合你的身份。有些名媛,衣服很时尚。你给她弄个灰蒙蒙的颜色是不对的。”孙帆和他的团队之前也尝试过在手机的黑白模式下拍摄不同颜色的照片,并与图片的颜色进行对比,以便使用感觉最接近的那个。

每一帧都被仔细检查,甚至连苍蝇都不放过。

黑白胶片的一般修复过程是将胶片转换成数字文件,并在此基础上去除一些脏点、划痕等问题,从而生成干净的黑白胶片。003010多了一道工序,黑白要换颜色。

103010电影时长116分钟,有165000帧。王峥说,为了达到电影标准,每一帧都应该仔细检查。

003010黑白转彩色4K修复终于呈现在大屏幕上。毕竟显示器或者监视器的屏幕还是比较小的。如果要测试最终的修复效果,只能在大屏幕上看到。修复工作结束时,北京国际电影节已经开始,中国电影资料馆大礼堂白天没有时间进行“永不消电”。

波》修复版提供审片场地,只能等待凌晨之后,“12点半开始看,看完2点多,把出现的问题记下来,第二天继续改。”孙帆说。

  “每次看都会有问题,全是细节问题”,孙帆说,有时候是一晃而过的手,或者桌上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甚至有个角色腿上有只苍蝇。苍蝇是导演最初拍摄时就有的,但按照当时的环境,它不应该出现,在修复过程中要想办法去掉。孙帆说,去年修复《祝福》也有类似情况,有一个镜头拍虚了,修复时要想办法改过来。“如果当时导演有方法可以把这个画面改过来,他肯定会这么做,但当时技术达不到。”孙帆不想辛辛苦苦做了这么长时间,最后却因为一点小细节让观众觉得不好,“你要给观众最好的观影体验”。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