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我为什么要扮演名媛,在北京不花钱生活21天”


时间:2021-09-30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网北京9月30日电(记者宋雨生)“2021年5月1日至5月21日,我在北京度过了21天不花钱的日子,优雅如名媛。我通过图像记录了这种行为。”

21天里,邹雅琪用假钻戒、假项链把自己打扮成“名人”,混进头等舱旅客休息室,砸碎海底捞候车区的食物,睡在各种沙发上,免费参观拍卖会.

邹雅琦在机场休息室吃自助餐。受访者供图

邹雅琪在机场候机室吃自助餐。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这个视频是邹雅琪的毕业作品《瞬间所有制》。今年夏天,她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在毕业展览期间,这个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形象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随着作品在网上的发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讨论这部作品,甚至一度登上热搜榜榜首。

面对这样的实验性艺术作品,自然有不同的声音:有人觉得“大为震惊”,所以这个讨论很有意义;有人认为这只是“吃喝”的恶作剧;有人怀疑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最近,她接受了Zhongxin.com记者的采访。以下是采访记录。

央美线上毕业展中邹雅琦对自己作品的介绍。网页截图

邹雅琪在中美洲在线毕业展上的作品介绍。网页截图

记者:《瞬间所有制》最近在网上很流行。这种热度是你喜欢的吗?

邹雅琪:能被更多人看到,我挺开心的。我觉得对我的影响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大,但我可能更有使命感。我会随时做好准备,对接下来的工作更加负责。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被大家理解。至少是最表面的意思,大家都能理解。希望能被所有人理解,这是我自己作品的一个立场。

记者:但是大家看到的时候,对作品的理解会有所不同。你还在社交媒体上说有“违背初衷的解读”。你如何看待这些不同的观点?

邹雅琪:确实有人会觉得我可能是真的名人,知道所谓“上流社会”的规则,然后我会做“真名人打假名人打真名人”的事情。但实际上,我只能通过自己的研究,非常长期的准备和心理建设,才能做出这样的作品。我也看到有人觉得这是阶级固化的体现,但我觉得这种想法其实伤害了大众的心。当然,这已经成为工作的一部分。

邹雅琦在带着标签的床上休息。受访者供图

邹雅琪在贴着标签的床上休息。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记者:你刚才提到,你已经为这项工作做了很多准备。准备工作有哪些?

邹雅琪:这部作品可以追溯到我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之前。当时我也意识到社会压力,也想过。我也想拍一些作品。到了2018年,我做了一个模型,假装在北京住了7天,花了3天时间才完成这项工作。但是我没有那种感觉,我不够坚强。大四的时候,我跟老师说,为了毕业工作,我会这样做。因此,我的论文也是用这些内容写的。

在准备期间,我去了很多地方。我把自己的行为分为衣、食、住、行,即哪里有免费的衣服,哪里有免费的住的地方,哪里有免费的食物,我可以用什么交通方式。

当时我把这四个版块涉及的每个地方都列出来找资料。为了搜索一些免费的资料,我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包括我去的每一个地方,其实都是有时间表的,比如5月1日我应该时不时去哪里,随时可以去哪里,就像旅行时的行程表一样。

在心理建设方面,我想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可敬的人,所谓的“名人”。我还在社交媒体上提到了一些“真正的名人”,看看他们会如何打扮自己,会有什么态度。我会进行这样的心理建设,进行早期实验。

这些制剂已经用了半年多了。我甚至总结了一套人类获取材料的方法。有购买、狩猎和采摘。如果更糟糕,那就是偷窃和抢劫。我不能用这么糟糕的方式。我可能会通过摩擦和欺骗一点。当然不触及法律红线,也尽可能不给大家带来心理上的伤害和损失。

mshd/2021/09/27/251ef4032dc941e3a240ea57fe4f8b9a.jpg" style="border:px solid #000000" title="邹雅琦创作期间收集的食物等物资。受访者供图" /> 邹雅琦创作期间收集的食物等物资。受访者供图

  记者:我注意到,网上有人觉得你在完成创作的时候,是利用了别人的善意。你怎么看这样的说法?

  邹雅琦:会有这种情况。从某个角度说,我就是利用了别人的善意。但平时我也不会这样,这也是为了我的作品,我觉得必须要做出一些尖锐的事情,来打破一下原有的规则。

  在事后,作品展览期间,我花了大概10天的时间,尽量把从这个社会上拿走的还回去。比如说,我会在展厅放一个沙发,因为我在外面一直是利用沙发在休息,从一个沙发到另一个沙发,它们就像一个一个的孤岛。我还在展厅里给大家提供服务,比如说我当时准备了很多小纸片,我会让大家写上自己的要求,我把这叫做“使命必达”,如果你有一些想完成的事情,我可以替你完成。有人说,我想领养一只狗,我就帮他联系了领养狗的地方,可能他真的领养到了狗。还有人说,你应该给宜家的工作人员送20瓶可乐,我就去给宜家的工作人员送了可乐,虽然他们当时不是很想收,因为在工作岗位上没有地方可以放。有拿有还,这其实也是心理建设的一部分。

邹雅琦在机场沙发上睡觉。受访者供图 邹雅琦在机场沙发上睡觉。受访者供图

  记者:你希望大家通过这件作品看到的是什么?

  邹雅琦:我这个作品讲述的是对资本主义的批判,还有对实现共同富裕的渴望,最终的母题是讨论瞬间与所有之间的关系。可能很多人看到不同的那一面。我也是在观察和研究当中,我目前也没有得出一个非常成熟和严谨的结论,也是在尝试中。

  记者:你怎么看艺术作品的话题性?

  邹雅琦:我觉得艺术作品的话题性是必要的。就像我的作品,有了话题性才会有更多人看到。我们接触艺术的途径,未来可能会和在美术馆、画廊里的方式完全不一样。现在,我们可以通过短视频网站、通过社交媒体、通过网络来看艺术作品。

  我觉得作品是必须要具备一定的话题度,才会具有一定的传播度。这样的看法可能和我们是伴随互联网上成长的一代人有关。

邹雅琦在拍卖会预展中试戴首饰。受访者供图 邹雅琦在拍卖会预展中试戴首饰。受访者供图

  记者:你刚才提到“人民群众”“使命感”,这类词汇似乎在多数人聊天时并不常见。这是你的用词习惯吗?

  邹雅琦:我是从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社会性艺术专业毕业的,我们必须要和这个社会紧密相关。这好像也是我自己的使命和我对自己的要求。但是我确实也是搞艺术,作品中会有象征性或者诗意,并不是那么尖锐。

邹雅琦。受访者供图 邹雅琦。受访者供图

  记者:在创作之外,生活中的你是什么样的?

  邹雅琦:我其实不是那么外向的人。很多人可能因为这个作品了解到我,觉得我是很外向的人。但是其实我一个比较内向,朋友不是特别多,但和每个朋友关系都很好。

  也有些人可能认为我是一个“真名媛”,但其实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开销比较小、比较能用便宜价格买到好东西的人。花钱方面,是一个比较务实的人。

  记者:你觉得你和同龄人有什么区别吗?

  邹雅琦:就是不太一样。我一直以来和大家比较难以融入。不同点还蛮复杂的,如果要自夸的话还蛮害羞的。(笑)可能我的想法会不太一样吧。

邹雅琦在带着标签的床上休息。受访者供图 邹雅琦在带着标签的床上休息。受访者供图

  后记

  邹雅琦确实不太像大多数人想象中的刚走出校门的女孩。和很多更关注个体命运的年轻人不同,她愿意思考更宏观层面的问题,愿意和记者聊使命、大众观点,甚至是共同富裕这样的话题。

  最近,邹雅琦正在忙她的新作品,是实验影像,将于今年10月在日本展出。她告诉记者,其中会展现对东方和西方、梦境和现实这类对立关系的思考。

  她觉得,作为新一代的年轻艺术家,她以及有着相似追求的一群人是肩负某种使命的。她相信,他们所创作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会在不久的将来在世界占据一席之地。“这会是一个比较迅速的过程。”(完)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