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语言研究的世界眼光与中国情怀


时间:2021-10-07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语言研究的世界视野与中国情怀。

在某种程度上,一个国家的兴衰决定了科学研究和学科的兴衰。汉语研究的发展也符合这一规律。

发表于1898年《马氏文通》,被普遍认为是古今汉语研究的分水岭。中国古代语言学就研究对象而言是“汉字”而不是“汉语”,由此引出“小学”(音、文、训诂)。从研究的角度来说,就是解释经典,实用性很明显。这是由中国的历史社会结构和语言特点决定的。明末,利玛窦的《山海舆地全图》拉开了中国人重新审视世界和“他者与我者”的序幕。清末,西方列强对中国“从天下到万国”的世界观进行了突破。包括现代语言学在内的中国现代学科体系,为追赶“师夷长技以制夷”、“强国富民”的历史洪流开辟了道路。

“追赶”难寻。首先,“以现代科学为基础的公理化世界观取代了以儒家思想及其价值为基础的天道世界观”;随着这种替代,传统“小学”的强势格局被打破,现代语言体系被引入并建立。破和立的难度可想而知。

“追赶”充满活力。一是引进国际先进的语言学流派、理论、方法和范式,建立和成长结构主义语言学、历史比较语言学、语音学、语义学、形式句法、社会语言学、神经语言学、计算语言学等一系列新学科和新方向;有了这些新方向,语言学研究梯队就形成了。马建忠、章太炎、陈望道、赵元任、方广涛、罗昌培、王力、魏龚建、方桂丽、吕叔湘、丁圣枢、许国璋、胡玉书、朱席德、吴宗基、李榕、桂世春等一代代语言学家的名字和成就,都铭刻在中国语言学史的丰碑上。

时间进入了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今天,鸦片战争180多年后,新中国成立70多年后,改革开放40多年后,中国综合实力大幅提升,日益走向世界舞台中心。与之相伴的,是中国人自信心的回归和对中国与世界关系认知的转变。“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中国正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建立了新的历史坐标系,汉语研究进入了世界视野与中国情怀的新一轮交汇。

世界眼光是把中国(语言)放在世界(语言)地图上,“从世界看中国”。首先是拓展语言研究的视野。专注于汉语或汉藏语,而对其他世界语言研究甚少,一直是中国语言学的不足之一。未来,汉语研究需要着眼于世界,探索更多的语言结构和功能,研究更多国家的语言生活状况。正在规划的《世界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和《万国语言志》已经走在前列。其次,聚焦国际语言研究的前沿,从追赶者转变为追赶者甚至领导者。近年来,在历史语言学、计量语言学、语言政策与规划、文献语言研究、自然语言处理等方面产生了一些国际领先的研究成果。随着“新文科”建设和跨学科趋势的加速,相信会产生更多的领先成果。它再次为国际语言学界提供了汉语理论和方法。一百多年来,几乎所有的汉语研究都处于“学徒状态”,被吸收、借鉴、内化。目前,汉语研究需要考虑能为国际学术界提供什么,提高供给侧比例是内外环境的共同需求。例如,近十年来,中国社会语言学中的语言生活研究越来越受到国际学者的关注、合作和借鉴。最后,语言的理论成果

中国情怀是指以中国语言和汉语为基础,“在祖国的土地上写论文”。首先是回到汉语和语言生活本身去观察和描述它。103010是中国现代语言学的开山之作,也是运用西方语言学理论描述中国语言现象的开山之作。一时间成为了这时候的批判,这也是历史发展的规律。近年来,在语法研究、国际汉语教育研究、民族语言研究、语言社会研究等方面出现了起源回归的趋势。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主张脱离西方理论和话语体系,根据汉语语言事实和国情创造术语并重新描述,摆脱印欧语系的语言视野。其次,总结和构建了基于汉语和语言生活事实的理论。观察和描述是解释的基础,汉语和汉语情感的回归必然带来理论体系和话语体系的中国创新。比如在语法研究上,沈嘉轩提出了“名动包含”模式、“言法”体系、汉语“用法包含语法,语法属于用法”等理论创新。在社会研究方面,以李玉明为代表的“语言生活学派”已经发展成为与“语言管理”、“语言政治”和“语言民族志”等国际学派并驾齐驱的研究学派。三是解决国学的知识问题和中国发展的社会问题。任何研究都有两大目标,即获取人类知识和解决社会问题。在知识层面,汉语研究通过研究汉语和世界语言,加深人类对语言的理解和认知,既注重共性,又注重特性。在实践层面,汉语研究要解决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为强国富民贡献力量。比如,对纪实语言的研究,使人们能够读经典,从古人的智慧中学习国家治理的最佳策略;病理学研究可以解决各种语言疾病的问题;扶贫语言研究有助于扶贫事业,应急语言研究有助于突发公共事件的处理。

一门学科的发展离不开它的历史和社会背景。因此,一方面要尊重中国的深层结构、哲学体系、学术传统和实际国情,另一方面要增强中国的国际视野、学术前沿、基础建设和对外开放。

在这个世界体系深刻调整变化的新时代,中国学术界和中国语言研究需要把握大势,深入思考,深化“传统与现代、自我与他者、共性与特性”的辩证关系。

分析。期待中国语言研究能树立自信、建构起自己的话语权和学术体系,进而走好新时代的创新之路,并在最终增强学术、服务国家。

  (作者:王春辉,系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教授、语言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