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观察:选择“冷门”古尔纳,体现诺奖现实关切


时间:2021-10-0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选择“冷门”的居尔纳体现了诺贝尔奖的现实关怀。

观察者

居尔纳是如此不受欢迎,以至于他的名字不在所有的赔率名单上。

当地时间10月7日,瑞典文学院在斯德哥尔摩宣布,将把2021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坦桑尼亚小说家阿卜杜勒-拉扎克居尔纳,以表彰他的文学成就,“因为他对殖民文学写作的影响,他在不同文化大洲之间的鸿沟中毫无妥协和怜悯地穿透了难民的命运”。

在此之前,很少有人关注居尔纳。虽然他入围了布克奖、惠特布莱德图书奖、洛杉矶时报图书奖等文学奖项,但都以失败告终,直到瑞典文学院在斯德哥尔摩读到这个“冷门”的名字。

英国文学中有“三个移民”,即石黑一雄、奈保尔和拉什迪,他们都是后殖民作家。居尔纳偶尔也包括在内。在英国肯特大学,他是后殖民文学教授。然而,居尔纳说,“我不认为我是后殖民主义者.后殖民主义不是一种信仰,也不是你可以相信或不相信的东西。”

就像居尔纳小说《最后的礼物》中的阿拔斯一样,他们都来自桑给巴尔,在英国生活了很多年,但直到晚年,他们仍然想不出我是谁。

桑给巴尔岛是一个孤岛,海洋将它与世界连接起来。居尔纳上学时,班上有印度、阿拉伯和非洲的孩子,没人觉得奇怪。然而,突如其来的变故让19岁的居尔纳逃往英国,正好赶上英国国会议员鲍威尔发表反对移民的“血河演说”。居尔纳对此深感恐惧。

多年后,居尔纳将此描述为“微侵略”。“从来没有人打过我,但我知道他们的语气、言语或手势中什么时候会有怨恨、嘲笑或轻蔑。”这种“微攻击”最终会潜入受害者的内心,凝结成“认知暴力”,让他们一生都在问:为什么我天生就是野蛮人?我们为什么要承担历史的重担?我如何成为一个文明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居尔纳惊讶地发现他对家乡的记忆模糊了,他的家乡在陈箓。但是只有那些被剥夺、被撕裂、被侮辱和被忽视的人才能理解居尔纳锥心的痛苦。

在不断的自省、嘲讽和回忆中,居尔纳抵制了“微侵略”的自我塑造,于是他走近尼日利亚出生的英国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沃莱索因卡:他没有净化任何东西,只是理解和接受了所有的影响,从而消解了“微侵略”。

事实上,居尔纳写过8部长篇小说、一些短篇小说,甚至还有一本文学理论专著,长期担任英国著名文学期刊《旅行者》的副总编辑,因此被视为“文学界的一个人”。但他“不受欢迎”,他的名字也不在这次诺贝尔奖的所有赔率名单上。

诺贝尔奖之所以选择“冷门”的居尔纳,是因为他的创作与诺贝尔奖所倡导的美学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即“奖给那些在文学领域创作出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居尔纳的创作以“第三维度”颠覆了传统的写作风格,具有文学史意义。

同时,居尔纳也被认为对21世纪的非洲文学做出了重要贡献。在包括难民在内的移民问题困扰世界、全球化遭遇重大障碍、右翼势力大规模崛起的当下背景下,选择“冷门”的居尔纳也体现了诺贝尔文学奖对现实世界的价值关怀。

唐山(专栏作家)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