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六神磊磊:我想讲的是江湖运行的底层逻辑


时间:2021-10-0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作家说

六神磊磊:我想讲的是江湖运行的底层逻辑

流行文化不可能取悦每一代人。如果它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它就会死去。如果它屹立不倒,它将成为经典。

-

说到金庸的武侠小说,你可以自动忽略“武侠”甚至“小说”,而“金庸”二字代表的是快乐幸福的江湖。当六神雷蕾从2013年开通微信官方账号“六神雷蕾读金庸”后,金庸的江湖又多了一个放哨的宋冰乙。

新书《六神磊磊读金庸》最近出版了。在对金庸11部作品的解读中,刘雷读到“谁会可怜我和这个世界?”。

在金庸的小说中,有“最伟大的侠客是为国为民”,也有“怜惜天下,多有忧患”。骑士精神的本质是什么?六神雷蕾觉得这是同情。“武侠”和“武艺”两个字已经离我们渐行渐远,但“侠”永远不会过时。看别人疾苦,感同身受,是金庸武侠的核心。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写了这么久的《六神磊磊读金庸》,文章是怎么选出来的?

刘雷:有的是从以前的文章中选出来的,有的是新写的。与时事相关的文章不会被接受,毕竟时代变了。所有的选段都与小说有关,直接从小说中解读。当然,我选择了我认为最好的。

中青报。com:你第一次看金庸武侠小说是什么时候?

刘雷:我们这一代人避不开金庸,金庸的武侠片总是上电视。初中的时候真的看了原著,第一部看的是《神雕侠侣》。当时信息不发达,看了好几年小说才知道金庸长什么样。

当时金庸的小说都是从书店租来的,10元定金,40美分一天。但可怕的是,租的书如果被老师没收,10块钱的押金就不退了,如果“资金链”断了,就变得看不见了。大约在1995年,班里的一个同学买了一套盗版金庸全集,花了299元巨款。他特意搬到教室去打开箱子。

中青报中青。com:你有没有想过你当时有一套完整的金庸作品?

六神雷磊:不可能。不仅贵,家长也不同意。买了之后,这么大一箱书藏在哪里?目前我家里有三套不同版本的原创作品,几套袖珍本,甚至还有一些早年的盗版。

中青日报,中青。com:金庸最后一篇特写《鹿鼎记》写于1969年,距今已有半个多世纪。金灿勇的武功还有持续的吸引力吗?

刘雷:我先讲一个有趣的现象。经典在诞生之初非常受欢迎。比如《红楼梦》刚出的时候是一本热门小说,是男生女生缓解孤独感的读物。清朝的时候,有个女孩痴迷《红楼梦》,读到她生病了。她的家人认为她烧了这本书可能会好起来。但是女孩崩溃了,喊道:“为什么烧我的宝玉?”她吐血而死。但是前段时间我组织了一个小组和大家一起读经典,大家都说不应该有《红楼梦》。西方名著也有类似的命运。比如《少年维特之烦恼》也是当年的青春书,但是今天愿意翻开这本书的人越来越少了。

所以,那一年的趋势被慢慢搁置是必然的。流行文化不可能取悦每一代人。如果它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它就会死去。如果它屹立不倒,它将成为经典。

有家长跟我说,他们特别想让孩子读金庸小说,但是就是不喜欢读,不知道怎么引导。太有趣了。我们这一代人小的时候,父母被严加看管,不让看。现在父母强迫孩子看。阅读原著的人越来越少,但现代人会以更通俗的方式了解经典,比如电影、电视剧和漫画。看过金庸武侠片的人肯定比看过原著的人多。

中青日报,中青。com:金庸的闭卷是《鹿鼎记》,你书里的最后一本是《侠客消亡年》。武侠小说目前还有它的生存环境吗?

刘雷:我倾向于用更简单的方式来思考这个问题。不是写武侠的人不行。比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武侠小说在日本出现了衰落的争论,但很快就出现了藤泽书海,开辟了另一种武侠类型。

金庸、梁玉生、古龙.都是当时的一流学者,他们创造了“新武侠文学”。现在,如果有一流、拔尖的人愿意投身武侠小说的创作,也许武侠会重新做起来,关键在于创新。

中青日报中青。com:仙侠现在好像比武侠还火?

刘雷:当年我们看武术的时候,武术承担的功能是“爽”,没有人想过要在武术中找到什么意义。但是现在的武术不承担“清凉”的功能。大家追求的刺激越来越强,味道越来越重。我觉得出去打一个人很过瘾;现在拆一座山炸一个星球就够了。

中青报中青。com:为什么金庸小说中描写的武功越接近后期就越弱?

刘雷:两个原因:一是越接近现在,史料越丰富,真实感越强,越难“编撰”。读者愿意相信宋朝的人能飞向地面,清朝的人不太可信。第二,金庸心态变了,觉得骑士精神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理想主义破灭,心态可能有些苍凉。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对金庸小说的解读由来已久。你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之处?

刘雷:我更喜欢小说里的人情世故。我想说说江湖运作的底层逻辑。

比如书中有一篇文章《一篇精彩的领导讲话》,讲述了《神雕侠侣》年丐帮主要帮主梁长老在丐帮新长老选拔大会上的公开发言。我分析了这篇演讲,找出了它的难点和重点。还有一篇《曼陀山庄的形式主义》,讲的是王语嫣的母亲王夫人为什么在《天龙八部》。

总也种不好茶花,因为这是一场自上而下的形式主义,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制度和人性的问题。

  中青报·中青网:你是在用金庸小说表达自己想说的话,还是在分析金庸小说本身的意图?“金庸注我”还是“我注金庸”?

  六神磊磊:那肯定还是“我注金庸”。这个事应该这么讲,有的是作者存心这样写,有的作者未必存心,但也许有潜意识。比如梁长老的讲话,金庸未必认真思考了我写的那些,但是他就是有这个本领,洞察人性和职场,信手拈来就能抓住关键。

  中青报·中青网:你觉得金庸小说中哪个故事最有现代感?

  六神磊磊:《白马啸西风》中的李文秀,她的爱情状态在古代背景的小说中是很少的。她身在西北大漠,在精神上像一个现代人。尤其她在结尾说的那句话,“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中青报·中青网:这个问题虽然有些老,还是想问,你最喜欢金庸小说哪个人物?

  六神磊磊:现在比较喜欢包不同,《天龙八部》里的一个人物。因为他有一个女儿,虽然长得丑——“年方六岁,眼睛一大一小,鼻孔朝天,耳朵招风”,但他还是很喜欢。我也有了女儿,也有点这个心态。

  中青报·中青网:你最喜欢小说中的哪一个场景?

  六神磊磊:《笑傲江湖》里有一幕,小镇鸡鸣渡的一个小酒馆里,令狐冲和莫大先生喝酒,船窗中透出灯光,倒映在汉水之中,一条黄光,缓缓闪动。莫大先生的琴声渐趋低沉,静夜听来,甚是凄清。我觉得这一幕特别美,可能是金庸小说里最美的场景之一吧。一个被世人误解、落魄天涯的人得一知己,这种突然而来的温暖,感觉太好了!

  我的书中有一篇讲令狐冲和莫大先生的友谊,他们之间没有道德绑架,没有谁必须帮谁的义务。比如,令狐冲和任盈盈在少林寺被正派高手围困,莫大也在其中,但自始至终保持沉默,没有为他们说过什么话;反过来,在华山思过崖的黑洞里,大家同时被人围攻,令狐冲一门心思只记着盈盈,顾不上救莫大;但条件允许的时候,他们又都义不容辞,挺身相助。

  后来,令狐冲功成名就,成大侠了,办喜事,前来贺喜的江湖豪士挤满了梅庄,这里面趋炎附势的恐怕也不少。按理说,莫大先生完全可以来,当个主婚证婚都当得起,但他没有。他不现身、不吃喜酒,就等大家闹完了,才在墙外拉了一段《凤求凰》。

  这样的友谊,让人感动,是最令人向往的友谊。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