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麦家:是国家的强大在帮助中国文学走向世界


时间:2021-10-0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采访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谈谈中国文学如何在国际上传播。

“是国家的力量帮助中国文学走向世界。”

我们的记者刘少华

杭州,西溪湿地,是初秋的季节,潮湿的空气中有蓝色的树,鸟儿不时飞过我们面前的湖面。作家麦家的“理想谷”书店就在这里,他的很多畅销书都是在这里完成的。

这位中国著名作家在许多国家都很畅销。在中国,小说《暗算》获得了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在海外,小说《解密》被《经济学人》评为“2014年全球十大小说”,英文版收录于著名的“企鹅经典”文库。他的最新作品《人生海海》成为近年来中国图书市场最畅销的作品之一,并被翻译成多种语言推向海外。

今年5月3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更好地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向世界阐释和介绍更多中国特色、中国精神、中国智慧的优秀文化。

麦家的作品从杭州的一个角落走向世界,证明了中国文学和文化不仅需要作家的笔,更需要国际传播的视野和能力。而它的背景是日益强大的中国,中国正在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为了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麦家找到了一条值得借鉴的道路。

从西班牙巴士广告到麦家之夜。

麦家还记得,2014年出国去拉丁美洲和欧洲时,才发现自己的作品真的很受欢迎。

在西班牙马德里的街头,他的西班牙语海报《解密》被印在18条公交线路的公交车上,这些公交线路穿梭了三周。从2014年6月底到7月底,在近一个月的西班牙语国家之行中,他接受了数百家当地媒体的采访。大规模的广告和密集的媒体报道是当代中国作家在西班牙语国家前所未有的待遇。

西班牙最大的报纸《阿贝赛报》评论《解密》,“这是一个微妙而复杂的故事,是间谍故事、历史传说和数字代码的结合。麦家的雅笔法,使他的作品既有文学性,又有大众性”。

当我到达阿根廷时,当地最大的报纸《号角报》将国内知名作家博尔赫斯与麦家联系在一起。”麦家不止一次谈到他与博尔赫斯的深厚关系。在这次南美之行中,博尔赫斯也成为他与当地媒体和学者对话的切入点。”

临走前,他还有点忐忑,不知道国外媒体和读者会不会买账。原来还有一些不必要的担心。《解密》在当地非常受欢迎,就连它的出版商西班牙语世界最大的出版社Planet也感到惊讶。

在英语国家,《解密》也很受欢迎。

在英国,2013年,全球最大的出版商企鹅兰登书屋(Penguin Random House)以5万英镑的预付版权购买了《解密》的英文版权,并将其收入企鹅经典图书馆。截至当时,图书馆收录的中国作家作品只有《红楼梦》 《阿Q正传》 《围城》和《色戒》、《解密》成为当时图书馆唯一收录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共有33个译本。随后,麦家的作品《暗算》也被收录到这个库中。

在美国,FSG(法勒、史特劳斯和吉尔)负责出版《解密》。这家出版社是美国最有特色的品牌,可以延续文学出版社的传统。其出版对象包括数十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在英语、西班牙语等主流语言流行之后,麦家的书也受到了很多其他语言市场的欢迎。

2016年春天,应欧洲最大的读书节莱比锡读书节和丹麦霍桑作家节的邀请,麦家进行了为期20天的宣传之旅。期间,丹麦文化部长亲自接见了麦家,《丹麦日报》也用整整两页报道了麦家和《解密》。在丹麦哥本哈根,麦家在与当地读者见面时,感慨地表示,中国文学作品要走向世界,就要选择题材,选择题材,这样外国读者才能看懂。

2018年10月9日晚,全球最大的书展法兰克福书展在开幕当天举办了“麦家之夜”,这是开幕当天的第一个热点活动,并发布了麦家第三部小说《风声》的国际版权。这是法兰克福书展首次举办中国作家个人主题活动,吸引了来自20多个国家的近100家出版商。

如今,麦家的许多作品已被翻译成33种语言,在100多个国家出版,并得到至少400家海外媒体的正面报道。他用一支笔,为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做出了突出贡献。

这一切,正如《华尔街日报》2014年4月的标题所言,“一个中国小说家走向全球”。

与它成功地走向世界不谋而合。

“与外国文学在中国的流行相比,中国文学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仍然有限。在这样的背景下,《解密》等作品近年来在海外受到的关注确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麦家承认这里有些运气。

他把自己的成功归因于“正好赶上了他的会议”。他写了一个好故事,遇到了一个好翻译,并“赶上”了出版巨头。世界迫切需要了解中国。

麦家说,要感谢第一位英语翻译家米欧敏,因为翻译是他作品的第二家长。

英国汉学家米欧敏主要研究先秦历史。她之前的研究课题都与中国古典文学有关,翻译过很多古籍,但对中国当代文学知之甚少。因为飞机延误,她在上海机场的书店看到了《暗算》,拿起来一口气看完,感觉“相见恨晚”。回国后,她为祖父翻译了几章,祖父在二战时期“计算机科学之父”图灵的领导下参与了破译德国密码的工作。她的同学、著名汉学家兰世玲看到后,

又拿给企鹅出版社的编辑,对方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

  “许多中国当代小说很难在欧洲有读者,因为欧洲人并不了解中国的历史和文化背景,对当代中国人的生活也知之甚少,如果没有相关注释,读者很难欣赏这些书。但西方同样有谍战小说。”米欧敏觉得,麦家的作品在西方有读者基础,他们愿意读一本中国间谍小说。

  《解密》卖出的第一个版权是英语版权,这为之后的全球出版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并非偶然的是,麦家作品一走出国门,就与国际知名出版公司合作,有了很高的站位和品牌效应,这为作品发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当时的现实的确不容乐观。英国著名汉学家茱莉亚·洛弗尔曾撰文指出中国文学在海外出版的窘迫现状:“2009年全美国只出版了8本中国小说”,“在英国剑桥大学城最好的学术书店,中国文学古今所有书籍也不过占据了书架的一层,其长度不足1米”。

  “中国制造的产品早已遍及世界各地,相比之下,我们的文学乃至文化‘走出去’一直步履维艰。”麦家认为,文学出海确实很艰难。除了疫情这样的“天灾”之外,更重要的是欧美一些发达国家不愿承认中国崛起,有意无视我们,带着不甘不愿的情绪面对我们。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中国作家不再为了讨好外界而自我丑化,不再吃“出国得奖、回国炫耀”这一套。

  “如果世界想了解中国,文学是必经之路,因为它代表的是百姓立场,反映的是生活现场。”麦家表示,正如巴尔扎克所言,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没有比文学更能听到一个民族或国家脚步声和心跳声的学科门类。

  讲好“中国英雄”的故事

  2021年9月,在出版两年后,麦家最新一部作品《人生海海》,销售了超过220万册。很多读者发现,麦家不再写熟悉的谍战,不再聚焦天才,而是将背景设置在自己的故乡,一个南方小乡村,讲述一位隐没山村的“上校”起伏壮阔的人生。

  有心人同样会发现,归根结底,故事的主人公“上校”,依然是一位心怀祖国、默默奉献的“中国式英雄”。回溯麦家此前的每一本“谍战”题材作品,主人公无论外在差异多大,内核始终是这样一位心中装着国家、人民的“中国英雄”。他们在纷繁芜杂的环境中,在难以克服的压力中,秉烛夜行,怀着绝对的忠诚,承担起对国家和民族的责任。

  这样的“中国英雄”,与西方作品中的英雄有很大区别,不像后者那么张扬,那么个人至上。但是,忠诚与责任,本身就符合世界各国人民朴素的价值观,有风靡世界的群众基础。这样呈现出来的民族气节,一旦走向海外,很容易打动读者和观众。

  麦家说,他希望自己的作品“给外国人提供一个正确接受中国英雄的出口”,以此表达中国人的智慧和能量。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好故事、好人物,早已跨越国界限制,成为世界文化的一部分。

  韩国电影出品公司LAMP正是看中了这一点,从2018年底开始,先后3次联系麦家方面,商议其作品《风声》的电影版权合作,并最终达成协议。今年1月,这部电影已经开机。

  值得注意的是,《风声》作为一部讲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共地下工作者故事的作品,在进入韩国市场时,进行了本土化改编。比如,根据韩语的特点,在引进韩国市场时将其改名为《幽灵》。另外,剧本也有很大改动,特工“老鬼”的身份和解密过程都有所变化。但麦家告诉记者,《风声》的精神内核和故事外壳不会变,因为故事中的主人公“老鬼”并不是一个具体的人,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中国英雄”的内核,就这样传播了出去。

  为何这样的“中国英雄”能打动人?

  麦家告诉记者,作为一名作家,他对笔下的英雄非常“狠心”,作品中的英雄都没有善终。但,这也正是世界通用的“英雄原则”——麦家总结为,“所谓英雄,不过是他沧桑的海比别人深”。一定意义上说,这也是通用的艺术法则,为了让人们疼爱英雄,我们得对英雄狠心,同时也是为了让人们珍惜美好生活。

  “我的作品从小说到影视,具有广泛的受众,这也说明时代需要崇高,人民需要英雄,需要正能量。”麦家分析,自己通过《解密》《暗算》《风声》等作品,塑造了一批为国家安全事业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中国英雄’本质上也是‘世界英雄’。”

  让文学成为世界了解中国的通道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文艺工作者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阐发中国精神、展现中国风貌,让外国民众通过欣赏中国作家艺术家的作品来深化对中国的认识、增进对中国的了解。

  近几年,不少中国文学作品在海外读者中风靡。除了麦家的作品外,还有刘慈欣的《三体》系列等,登上了欧美国家畅销书榜。

  “是国家的强大在帮助中国文学走向世界。今天的中国在世界任何角落都有它的声音、脚印、影响力,它强大到已经无人敢忽视,世人都想了解它,而文学作为认知一个国家和民族最便捷的途径,便迎来了‘红运’,赢得了嘱目。”麦家感慨,此时我们最应感谢的是背后的祖国——那是一个巨人,承载了十四亿人的光荣和梦想。

  “我相信,只要中国持续发展下去,外界对中国文学就更加感兴趣,因为文学是了解一个国家最便捷的途径。”麦家表示。文学是了解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最客观、最民间的一种方式。中国现在越来越强,世界影响力越来越大,世界对中国人的好奇心也在增强,这个时候文学更会成为他们了解中国人的一个通道。

  事实上,这些年中国在世界上的文学版图明显扩大,中国作家频频在海外得奖,世界对中国文学投以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麦家已经起到了非常好的示范效应。作为一名先行者,几年来他主动带领浙江作家“走出去”。2017年,经过麦家多方协调,英国企鹅出版社推出了一套五卷本的浙江作家丛书,集中向海外展示了“文学浙军”的实力,向世界讲述了浙江故事。

  但麦家也认为,就目前而言,中国文学还不能担当让世界了解中国的重任,因为被翻译出去的作品实在太少了。“西方媒体可以整天造中国的谣言,一部分原因是我们的文学没有‘走出去’,国外百姓不了解中国,谣言便可以趁虚而入。”

  作为文学国际传播成功的探索者,麦家认为,作家应该像讲武侠故事一样,讲讲中国人博大进取精神的故事。麦家认为,和西方人相比,中国人最大特点是谦逊、博大、不傲慢,有强烈的进取精神,但我们缺乏正面解读中国人这些好品质的作品。

  当然,文化对外传播还需要有耐心。麦家的作品之所以能被“行星”出版社发现,也得益于五洲传播出版社的一次推介会。进入对方视野,是国际传播重要的先决条件。麦家希望,未来能将更多的汉学家和名牌出版机构请进来,加深彼此的了解。

  “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中华民族有着强大的文化创造力。每到重大历史关头,文化都能感国运之变化、立时代之潮头、发时代之先声,为亿万人民、为伟大祖国鼓与呼。”麦家认为,中国文艺的发展与我们党的正确领导和重视是分不开的。“感恩这个时代,给了我最好的创作土壤,写出了好故事。我的作品还能走出国门,不辱使命,为国争光。”

  展望未来时,麦家表示:“接下来,我要沉下心,在未来写出更多更好的中国故事。我们要写出有中华民族筋骨和我们祖先体温的作品,只有这样的作品才可能‘走出去’,也只有这样的作品‘走出去’才是有意义的,让世界人民真正了解中国。”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