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成渝古道,江边的历史容颜


时间:2021-10-1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成渝古道沿江历史风貌。

在中国区域发展领域,成渝地区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从成都到重庆,古代有地有水。不管走哪条路,都要35天才能到达。商务旅行在途中停止,这使得许多小城镇繁荣起来。

时光荏苒,成渝之间的水路早已被公路铁路取代,最快几分钟就能到达重庆。现在成渝中线高铁已经开工建设,建成后两地之间的运输时间将进一步缩短。

成都和重庆之间,当年的繁华小镇,如琥珀,被时间锁住,很多地方还保留着往日的模样。10月2日,“大周末”率先带领大家沿着曾经繁忙的道路,寻找舒的旧日时光。今天,让我们再次把目光投向这条路,看看它昔日的模样。

穆钧/《荣成第一关》

巴蜀河流众多,曾经有水上码头的古镇也不少,大多位于水陆交汇处。内江东兴区穆钧镇就是其中之一,自古以来就是成渝古驿道上的重镇。而且,由于明代设立穆钧巡检司是为了保护商旅,查处抓捕土匪、间谍、逃兵、走私犯,一度被称为“荣成第一关”。

昔日,镇木镇有一街四桥五巷的格局,其中玉屏街纵贯南北,是镇上的交通大动脉。如今,周边新建筑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但老街作为政治、商业中心,当地居民仍有数千人,可以算是一个原始生态小镇,烟火气息浓厚。

玉屏街两侧,有老茶馆、餐馆、理发店、药铺、老诊所、老照相馆、农资店、老影剧院等。虽然其中一些已经废弃,但几十年前的旧招牌仍然依稀可辨,留下了悠久的历史印记。

老街白天安静惬意,走在石板路和老院子里,时间似乎停滞在这里。相当一部分老房子精致明亮,还有舒适的庭院。精美绝伦的砖雕和郁郁葱葱的藤蔓绿树随处可见。大人、小孩、猫狗都懒而自在,有“盖房子是在人的环境里,却没有车和马”的意境。

通车60多年的扎木铁路桥,依然横跨镇北的沱江。这座300米长的大桥是当年成渝铁路唯一一座跨河铁路桥。随着高铁和高速公路的快速发展,这条老铁路基本上成为了一条货运专线,与镇东南的老车站一起,成为了当地人民留下的历史文化景观。

清代糖业的兴起和发展,除了依靠水陆通衢外,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内江被称为“甜蜜之城”。1956年,绵木镇建成了国内第一家现代化糖厂,即——内江糖厂,自行设计、制造、安装,日榨甘蔗1500吨,使内江糖业迎来了最辉煌的时期。有一次,车间建起来了,图书馆、俱乐部、体育场、礼堂和配套设施都有了,正式员工1800多人。甘蔗收获季节,码头和高速公路上挤满了运送甘蔗的船只和车辆,老街上也挤满了糖果店。制糖业也带动了酒精、造纸等行业的发展.

1960年,时任古巴银行行长的埃内斯托格瓦拉访华,并安排内江糖厂作为他15天行程中的一站(古巴也以糖业闻名)。11月25日,考察团在绵木镇停留近3个小时,对糖厂进行了较为深入的考察。

旧糖厂离老街不到五英里,建筑保持了上个世纪的样子。红砖工厂、房屋、俱乐部、烟囱等。都是60年以上的建筑。

太平/“东山干码头”

说到双流区的古镇,黄龙溪和彭真是

其实是汉唐时期成都东大路上的“东山干码头”,是成都建阳至重庆的主要交通路线。清末的移民运动导致了这里人口和经济的发展。人们在这片土地上建造了25座寺庙和许多大殿。当时人和商业繁荣,交通繁忙,城镇规模在清末民初达到顶峰。如今,由于交通的变化,这个地方失去了地理优势,从而淡出了人们的视野,逐渐成为一个安静的城镇。

太平镇始建于春秋时期,位于成都东郊龙泉山脉中段,面向川西坝子,背靠龙泉山西麓,半山半坝。因是“汉唐巴蜀古驿道”必经之路,历史上陶器丰富,故称“东山干码头”、“窑子坝”。几经更名,明末时名为太平镇,沿用至今。

现在,那些数不胜数的寺庙、会馆、祠堂都远了,连后来被取代的工厂、作坊、粮站现在也大多空了。这些建筑也成为了时代变迁的见证者,新城左侧的新建筑迅速崛起。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条百年老街才有幸被保留下来,基本上保持了老格局。

镇上有十多条街道纵横交错。主街、广东街、青门街、米市街、苗文街构成老街的主要支线。还有东街、紫青街、罗家岩街、阶梯坡、安全街、横街子街、瑞星街等老街。一些街道和车道是石头路,而其他的已经变成了水泥路面。既有砖木结构的,也有面向街道的木质门板住宅。部分临街建筑有宽敞的檐廊,类似广东的“拱廊”,明显受到岭南移民文化的影响。

郑街曾是镇上最繁华的街道,太平一、二食堂、电影院、街道办事处集中的地方,是这里的政治文化中心。建于明代的石梯坡,又称横街子街,曾经是繁华的市集;繁华的苗文街曾经是大药店和中心小学的所在地。安全街上也有专门做竹签的传统美发师和工匠,茅舍里摆满了竹篮.时代变了,这些原本喧闹的街道和商户都过去了。

龙狮/百年生产工艺。

龙城这个名字听起来很霸气。这座古镇位于隆昌以西10多公里处,建于明朝中叶。因为周围的山看起来像五龙,所以有这个名字。该镇虽小,但当贡井的盐由陆路运往隆昌和重庆时,它是一个重要的停靠站,明朝早期的移民在这里扎根建田开店。

商,各业逐渐发展繁荣,并在清康熙年间开始达到鼎盛。

  当年的井隆古道承担着自流井(自贡)到大安寨、仙滩、牛佛、龙市沿途各地到隆昌的运盐作用,同时也肩负有隆昌、荣县等地的粮食以及重庆的日用工业品运往自贡的任务。

  龙市的移民除了从事盐业运输和交易的营生,也有不少做起了其他行业的生意。场镇中茶馆、客栈、米店、酒坊、酱园、铁匠铺、裁缝铺、当铺等各业蓬勃发展。晚清时已有盐道街、上正街、下正街、横街子和新河街等多条街巷。

  客家人酱油的制作工艺在这里已经传承百年,老街中仍可以找到老字号酱园。当年客家人将此工艺带入隆昌,清代的县城及响石镇便创办了多家知名酱园,而龙市的余家酱园和张家酱园也同样闻名遐迩。这些昔日的酱园已经成为历史,制作工艺则传承下来。

  龙市老街沿路的宅院多已闲置,居民大多搬去了周围的新街。寂寥的老街除了零星生活着一些留守老人和孩童外,平日少有行人来往,游客更是鲜见。随着古盐道的衰落和会馆宫庙的消失,场镇曾经的辉煌也销声匿迹。但老街两侧保留了大量清末民初的民居建筑,依旧原汁原味。一条宽约丈余的青石板路婉转迂回,上下起伏,依稀可见的纹理满载了岁月沧桑。

  四川境内河流密布,类似的龙形古桥颇多。龙市镇30公里外泸县境内的一座龙脑桥闻名遐迩,桥身有四龙、二麒麟、一狮、一象的雕刻,造型生动,工艺精湛,1996年此桥便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若是时间充裕,推荐一观。

  渔箭/古色古香的旧民居

  渔箭镇位于四川隆昌东北约15公里,重庆荣昌以西约18公里,居川渝交汇处,为川东门户。场镇依山傍水,一条“渔箭河”从老街北侧蜿蜒而过。清同治时期沿古驿道建起穿斗梁架木结构的房屋,渔箭老街初见雏形,晚清时期老街逐步演变成为场镇的商贸中心。

  这场镇的建设者,最初多是“湖广填四川”的外乡移民。他们在水土肥沃、物产丰饶的渔箭滩开荒种地,安家落户,修宫建庙,及至同治到“民国”中期达到鼎盛。

  沿河而建的老街全长224米,宽2.6米,青石板铺成的街面中间高,两边低,下面有排水沟,这种设计可以有效防涝。街道两侧建筑多为清末川南风格,双扇门、长出檐、木板墙基本保存完整,已有百年历史。除了街东口的禹王宫早年被改造为政府大楼外,从渔箭街24号起到街尾都是古色古香的旧民居。建筑分木结构、青砖和红砖多种材料,显然历经数次修复或重建。

  街上分布着几间老茶铺、小饭馆、棉布店和日杂店。建筑多为一楼一底,下店上宅的布局,前厅后一般都有一个四合院,院中设天井。面街长长的出檐下有精美别致的木雕垂花柱,显示出主人的生活情趣。有些老屋中还隐藏着粗壮的石柱础,想来过去不是大户人家便是同乡会馆所在。

  渔箭滩自古桥梁众多,场边有普济桥,此桥建于同治八年(1869),桥东头立有普济桥碑,为4柱3开间仿碑记,两边镌刻对联:“不俟扁舟驷马高车看径过,尽饶佳趣霜华人迹恁留题”“南去北来无须呼渡,风清月白更坐吹箫”。历经多年风吹雨打,碑中字迹已经风化,碑顶盖及右次间缺失,成为一块残碑。普济桥西植有一株百年黄桷树,树干粗壮,郁郁葱葱,也算场镇的古迹之一。

  随着新场镇的开发使用,旧场镇所在的老街日渐衰败,不复昔日繁华热闹。年轻人出外打拼忙于生计,老街成了老人和孩子们的天地。老人们每日里聚集在大众乐、香园春等几座老茶馆中喝茶打牌,若能在这里驻足片刻,与他们摆摆龙门阵,也许可以听到熟悉的客家方言呢!

  顾县/古镇最宝贵的财富

  顾县镇距岳池县城十余公里,它的名字中同时含有“县”和“镇”两个行政区划,皆因此地的一段往事。《岳池县志》载,唐通天二年(697)分渠州、相如二县各一部设岳池县。当时的县址设于顾县镇,唐开元二十年(732)县城迁走,原县城降为场镇,称“故县场”。“民国”时期又更名“顾县”,为回顾之意,这便是顾县镇名字的由来。

  渠江支流金城河发源于场镇10公里外的金城山,河流在镇西蛇形而过,既灌溉了此地广袤的田地,也成为当年重要的水运线路,可通达川东北的广安、巴中、达州和重庆万州、合川两区。正是这条绵延百公里汇入渠江的大河,在夏季丰水时常常淹没沿线的农田与房屋,令顾县百姓饱受水患之苦。

  先人们参考战国时李冰的治水经验,在河道上建起了数十座水堰,其中顾县境内便有付家堰、大堰、小堰等十余座,至今不少仍然起着防洪和灌溉之用。

  随着现代交通的发展,场镇周边公路四通八达,当年的水运方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新场镇屹立在古镇东侧,规模已数倍于老场,把老街压缩在场镇西北一隅。街道两侧的建筑基本是一楼一底、木结构穿斗式小青瓦民居,下层开店,上层居住,有些屋后还建有宽敞幽静的天井小院,环境雅致。这些老房子不少已人去楼空,余下的除了部分仍为住家,大多做了茶馆和饭店。中华街上有几家颇有历史的老茶馆,很有些成都双流彭镇老茶馆的味道。

  这些带有厅房和天井的茶馆,沿袭了以往传统的陈设,八仙桌、长条凳、旧躺椅,都是旧时的款式;土砌的老虎灶、黢黑的镔铁壶、旧款的热水瓶,似乎还是过去的样子。

  当地最出名的两家是老茶馆和老牛角茶馆。虽然经过修葺,这些茶馆仍旧沿用了木门窗和隔扇、雕花的门罩、木楼梯等,布置得古色古香。老茶馆还分上下两层、有前厅和后厅,里面设有戏台。

  有戏台的老茶馆并不多见,原来这座茶馆曾是旧日杨氏宗祠所在,族人们曾在这里祭祀祖先、聚会议事和举行仪式,这戏台便是当时的产物。

  茶客们均为街坊,多是上了年纪的老者。他们每天泡上一杯茶,摆摆龙门阵,或者打牌搓麻,闲坐发呆的也不少。中午肚子饿了,还可以点上一份饭菜,喝上一口小酒。

  尽管岁月变迁,老街的故事仍在老茶馆中流传,这应该是古镇最宝贵的财富。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