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国画《八女投江》创作故事:酝酿了不止八年


时间:2021-10-1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国画《八女投江》创作于1957年。

本报记者李伟

1938年10月,以东北抗联第五军第一师妇女团指导员冷云为首的8名抗日女兵,在牡丹江支流乌斯洪河沿线被日寇围困,作为转移主力的掩护。他们宁死不屈,英勇奋战,直到耗尽最后一颗子弹,然后销毁枪支,手挽手一头扎进冰冷的乌顺河,集体沉入河中,英勇殉国。

随着时间的推移,《八姑娘投河记》的故事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连环画等多种艺术形式,广受好评,其中有一部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的经典之作,是已故写实国画大师王圣烈创作的《八女投江》。这幅画不仅镌刻了历史史册上八位女英雄的形象,而且在用水墨语言描绘革命战争题材上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

现在,这个《八女投江》在中国共产党历史陈列馆展出。借此机会,记者采访了王圣烈之子、清华美院教授王铁牛,聆听他作品背后的故事,回忆父亲的艺术人生。

王胜烈。

时代寄语

王圣烈先生的艺术,是支撑中国文化精神脊梁的艺术。家国情怀,艺术对于生命的信仰,老一辈艺术家谦虚、朴实、勤奋、真诚、无私奉献的修养品质和作风,值得我们年轻一代认真学习。父亲一直教育我,性格和画要统一,画要像人。艺术家生产精神产品,要有良好的品格和情操,这样才能创造出好的精神产品,为社会的健康文化发展发挥作用。3354王圣烈之子王铁牛。

这幅画酝酿了不止八年

1957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举办了“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30周年美术作品展”,邀请王胜烈创作一部军旅题材的作品,顿时让他想起了酝酿已久的主题《八女投江》。

早在1949年初,东北抗日联军领导人之一的冯仲云去鲁迅艺术学院讲学。26岁的王胜烈是观众之一。在报道中,冯仲云讲述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抗联英雄事迹,其中就有“八女投河”的悲惨故事。

当时,王胜烈被深深震撼了。他曾在文章中回忆:“我在东北长大,九一八事变时,我还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尤其是作为知青长大的我,自然会感受到‘降服小人’的悲哀处境。解放后,听到这些史诗般的故事,不禁有一种复杂的感觉,从而激起了用画笔歌唱的热情。”

王圣烈出生于旧社会,他去世的痛苦持续了14年,这使他成为一个坚定的爱国者。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时,王胜烈兴奋地拿起画笔,彻夜未眠,画了许多庆祝抗日战争胜利的海报,亲自张贴在长春街头。同年9月,他创作了20多幅木制海报《愤怒的火焰》等庆祝胜利的巨幅海报,并在街头展出。

正是这种强烈的不当被征服人的民族意识,让他始终记得“八女投河”的故事。“他画了《八女投江》,致力于他一生中最艰难的人生经历和情感。”王铁牛透露,“有人说这部作品之父酝酿了八年,但他自己说,从1931年东北沦陷开始,这部作品就有了它的生命基础和情感基础,这就是爱国主义精神和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战斗精神。”

成为中国画转型中的杰作。

当王胜烈把这个想法的初稿送到总政治部时,很快得到了证实。因此,他开始广泛收集《八女投江》的文字和图片,并认真研究史料。

但是王圣烈画了很多素描,觉得人物太平淡。于是他采访了很多有过抗战经历的人,根据他得到的材料和信息,画了大量的素描人物。“冷云的性格是仿照他父亲的一个学生。他也一次又一次地在小品中深化人物的形象、服饰和关系,成为他后来创作《八女投江》的基础。”王铁牛介绍道。

经过反复推敲,《八女投江》将画面定格在八名女战士互相搀扶着走向滔滔江水的那一刻。前面三个女战士已经毫不犹豫地走进了刺骨的河水,后面四个女战士奋力拼搏,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充分体现了她们的死亡精神。此外,王圣烈还巧妙地运用了八个被风吹动的女兵的头发、疾风中蓬勃的小草、河中汹涌的波涛等。这引发了他们与敌人血战的悲惨场面。

“八女投河本身当然是一场悲剧,但我们不仅要揭露敌人的残酷,悼念战士们的英勇牺牲,从而唤起人们对侵略者的对敌心理,还要通过悲剧塑造出充满乐观主义精神的共产主义战士的不朽形象。”基于艺术家的理解,观众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八女投江》中女战士战斗到底的决心和对未来的信心。

20世纪50年代,中国传统绘画在表现现实题材方面仍然很薄弱。早年学过油画的王圣烈,在《八女投江》的创作中尝试借鉴西方绘画方法,将中国画的笔墨技巧与西方绘画的元素相结合。

描结构巧妙结合起来,使这幅画在选材、技法上都具有了一定的里程碑意义,成为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画变革中的代表作。“父亲的这件作品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收藏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还曾收录在小学课本里,印在了一代人的回忆中。”王铁牛说。

  提醒人们永远铭记历史

  1991年,为纪念“九一八事变”六十周年,王盛烈又和学生刘建华一起画了一幅抗日题材的国画《秋雨》,其创作背景就源于他的亲身经历:“1945年‘八一五’中国抗日战争胜利,我在从沈阳返回家乡的路上,看到一列日军小分队,在秋风秋雨中,从抚顺向沈阳集中,哩哩啦啦,垂头丧气,往日的嚣张净光。这幅画就是根据这个记忆画的。”

  画面中,王盛烈没有着眼于在外形上如何“夸张”侵略者的本性,而是通过通常的日本人面孔特征来揭示沦为战败者的若干心态。有的人由于受军国主义思想的驱使,对中国人民犯下罪行,有一种懊悔或是羞愧感;有的人物,看出来不服气的样子,昔日的威风固已不在,但凶残之气流于眉间。

  王盛烈认为,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灾难,也给日本人民带来灾难,是对人类灵魂的扭曲。“我是想告诉人们:正义终究要战胜邪恶,侵略者的下场不会美妙,罪有应得。正直的人们通过战争的结局认识到不能再发生这类事情了,居心叵测的人依然想看历史重演。善良的人们,事情远未结束,忘却是很危险的。”1999年,“九一八”历史博物馆落成,王盛烈为新馆重新创作了一件丈六巨幅《八女投江》,提醒人们永远铭记历史。

  除了《八女投江》,王盛烈还先后创作了《海风》《耕者》《不爱红装爱武装》等众多现实主义作品,他的画笔总是和时代脉搏紧紧相连。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评价:“从英雄的颂歌到平凡的世界,再到个人内在精神的表达,王盛烈的艺术随历史演进发生着阶段性的转折,唯一不变的是其对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忠诚,这是社会变迁留在艺术家心底的精神印记。”

  作为“关东画派”的创建者和奠基人,王盛烈在鲁迅美术学院辛勤耕耘了半个世纪,培养出众多优秀学生,他的创作理念也深深影响了一代人。对于艺术性和思想性的关系,他曾有过一段坦诚而精准的表述:“相当时期以来,对艺术作品的评价,很少看到使用思想性这个用词了,似乎涉及到‘思想性’就有其政治用语味道似的,我看这个词还是很有概括力的,如果艺术远离了思想,将是难以想象的。”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