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北京部分百年古树无人问津:树干上砌墙 树根旁建房


时间:2021-10-1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坡道砖墙里嵌着龙泉村的一棵古树。卢艺嘉

本报记者罗实习记者卢艺佳。

近日,有前往京郊旅游的市民向本报反映,一些承载百年历史文化的古树被冷落,一些树干被用作晾衣绳晾晒衣物,一些铺好的道路或建起的房屋紧贴树根,一些保护设施遭到严重破坏,一些古树成为杂物和垃圾箱。记者发现,一些古树正在死亡或已经死亡。市民呼吁:“老树在呼救,快来拯救这些活着的文物!”

三家店村紧挨着老树盖房子,老树是斜的。

石门路和石门南路交叉口的古树正在枯死。

碾谷村三家分店

挤老树盖房子,围着树干堆东西。

王先生在参观京西古道第一村三家店村时,意外发现村里十几棵百年老树的生存状况令人担忧,其中不乏300年以上的一级树。

三家店村是一个历史悠久、文物古迹众多的千年古村。光是民间寺庙就有十几座。2009年该村被列为北京市第二批历史文化保护区,2012年被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文化部列为首批中国传统村落。这样一个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古村落,一直吸引着王先生,但最近他来村里考察时却非常惊讶:“村里十几棵古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有的濒临死亡,让人心疼。”

9月底,记者在王先生的带领下前往三家店村南出口。我一进村子,就发现篱笆旁边有一棵长势很弱的大树。仔细看,树干上悬挂的绿卡显示,这是一棵树龄约180年的古槐树。只见树干旁有一个岗亭,古树在栅栏和岗亭之间的缝隙中挣扎求生。后备箱一半以上是深色的,有烟熏火燎的痕迹。树冠变得光秃秃的,靠近根部的树干上只长出了一些绿芽。

走在村里的主干道上,记者看到一位村民在街上晒衣服。晾衣绳的一边系在电线杆上,另一边系在一棵280年左右的老树上。不远处,另一棵古树严重倾斜,树根旁建起了平房。还有一种古老的槐树,在房屋的包围下难以生长。村民将平房的屋顶做成露天阳台,阳台栏杆与树干紧紧夹住,几十根电线在树枝间纵横交错,不仅影响古树生长,还存在安全隐患。

在村里,记者还发现了一棵直径1米多的老树,堪称“抱抱之树”。但是这么粗的树,树池很局促,水泥路面几乎接近树根。

在村里走了一圈,记者列举的几十棵古树,大部分看到树根受水泥路面影响,建筑离树干太近,电线穿出树冠。一些老树被当作垃圾桶堆放杂物,树干上有灰色的自行车、遮阳篷和旧纸箱,树洞和裂缝里塞满了垃圾和丢弃的口罩。

龙泉镇林业站工作人员表示,三家店村的古树具体养护由村委会负责,林业站将协调村委会尽快到现场走访,督促整改。同时,他还表示,在古树旁建房要达到相应标准,并经相关部门批准,未经批准不得施工。“我们会核实这些房子是否取得了相关资质,但这个问题不是短时间形成的,很难解决。”

石门路口和龙泉坞村。

修建道路和围墙,树木生长的空间被挤压。

记者发现,古树保护不当绝非个案。

在石景山区石门路和石门南路的交叉口,有一棵一级古槐树

据介绍,为了拓宽道路,相关人员特意在路中间为这棵古树留出了一小块绿地。巨大的树池近2米深,古树的树干有一半隐藏在树池中。一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诉记者,可能是因为路的路基被抬高,树池变成了深坑,导致古树生长不良。“雨季树池积水,光照不足,可能与树木生长不良有关。”

在门头沟龙泉坞村的蛟园寺遗址,西侧有两棵直径1米多的柏树,被称为“龙虎”,东侧有两棵银杏树,都是一级古树,有红卡。这些古树奇特而壮观,许多游客来到这里。古树爱好者说,根据树势,这些古树至少有一千年的历史。“但是古树的树池太小,里面都是鹅卵石,而树池外面的路面太硬,透水透气。”在现场,记者看到树池栏杆旁有汽油和塑料管。好像有人把树旁边的空地当成了工地。

此外,在龙泉无锡街18号,一排房子建在一棵大约有320年历史的古槐树旁边。山坡上的房屋地势较高,所以居民住宅入口处有一个倾斜的坡道。人行道不是绕过古树,而是直接靠着古树而建。

。如今,古树树根以上近4米的主干全都被卡在坡道的砖墙里。对这一破坏古树的行为,路过此地的张女士感到十分着急,并向村中工作人员投诉,但工作人员表示:“路就是这样修的,应该不妨碍古树生长吧?如果有影响,当初园林部门来给古树挂牌的时候不就要求整改了吗?”

  据古树保护专业人士介绍,树木的树根需要吸收足够的养分才能健康生长,古树尤其如此。道路、建筑距离古树过近,会限制古树根系周围土壤透水透气,严重影响古树生长。“在古树树冠垂直投影范围内,都应尽量没有建筑物和构筑物。”

  河北村、陇驾庄村

  地处荒郊野岭,古树乏人问津

  门头沟区河北村的村民告诉记者,山上的密林中有一片似乎已被遗忘的古树群。记者驱车来到河北村,山脚下正在施工,山上无路,记者钻过疯长的灌木,在荆棘丛生的山坡上摸索着爬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找到村民口中古树群的第一株古树。然而,这株古树已经倒伏,树冠掩在杂草之中,树干上长着野生菌类。

  记者扒开杂草,发现钉在树干上的树牌,显示其为一级古油松树。让人不解的是,北京于2017年就为古树换上了新树牌,而这株倒伏的古油松树上仍挂的是2007年的旧树牌。随后,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披荆斩棘,记者又在山中找到了另外几株古树。当地村民反映,山路不好走,这些古树很少有人过问,几乎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而后记者电话咨询了村委会,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山上的古树可能是“渴死”的,已经死了多年。“近两年山中修路施工,上不去,我就没再去过。”

  经人指点,记者还在陇驾庄村一座空荡废弃的疗养院内看到了几十株古树,树牌显示,其中不乏树龄300年以上的一级古树。然而,这些古树有的已经枝叶光秃、树干倾斜,有的长势颓然,树干上缠满了藤蔓植物。

  与前几处古树不同,这里的古树基本没有受到建房、修路的影响,为何仍然奄奄一息?古树保护专业人士解释说:“古树本身比较衰弱,比起其他树木,更需要得到精心养护,日常的浇水、打药、修剪不可或缺。养护不到位对古树来说也是很大的伤害。”

  记者手记

  古树保护任重道远

  古树名木是珍贵的自然文化遗产,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文化、生态、科学价值,是古都北京3000余年建城史、800余年建都史的活见证者。保护好首都古树名木,对于保护自然文化遗产、维护古都风貌、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

  此次走访调查的古树有些生长在古村落的居住密集区,随着乡村建设的推进,村民修墙建房,古树面临与人类争抢生存空间的局面;而有些生长在荒郊野岭、密林深处的古树,又成为被遗忘的角落。心疼古树的市民们呼吁:“这些本已衰弱的古树不仅面临自然环境变化的影响,还面临着病虫害和人为伤害,保护古树已迫在眉睫。”

  《北京市古树名木保护管理条例》明确规定:禁止在古树上刻划钉钉、缠绕绳索,攀树折枝、剥损树皮;禁止借用树干做支撑物;禁止在园林绿化部门按相关技术标准划定的范围内挖坑取土、动用明火、排放烟气、倾倒污水污物、堆放危害树木生长的物料、修建建筑物或者构筑物。同时还规定:“应当在古树群周围划出一定的建设控制地带,保护古树群的生长环境和风貌。”“建设项目涉及古树名木的,在规划、设计和施工、安装中,应当采取避让保护措施。避让保护措施由建设单位报园林绿化部门批准,未经批准,不得施工。”

  然而谁来落实这些保护责任,谁来执行监管职责?扫描古树树牌的二维码,会出现这株古树的管护责任单位,大多是当地村委会。但记者向属地村委会及镇政府调查古树情况时,发现相关负责人缺乏古树养护的基本常识和养护意识,导致这些古树长期无人过问,更谈不上及时发现和处理问题。属地园林绿化局的工作人员表示,实际管护一般都由属地村委会或社区负责,园林局的主要职责是提供指导并进行监督。

  2019年发布的《进一步加强首都古树名木保护管理的意见》中提出要完善一套检查考核制度,加强监督,提高监管水平;要完善古树名木保护责任制,压实责任,为每株古树名木设立一名“护树人”等5项主要任务。

  仅仅依靠一名“护树人”显然不够。业内人士表示,真正实现古树保护需要发动社会各方力量,提升全民保护意识,对古树进行全面、系统的科学保护,共同提升保护水准。古树保护仍任重道远。

假树皮开裂,露出里边的灰白色水泥涂层。

  延伸调查

  这些过时的保护措施该改改了

  记者在三家店村调查古树生存现状过程中发现,一些古树远远看去,树皮都完好无损,走近细看却发现树皮颜色深浅不一,有些浅色“树皮”已经开裂甚至脱落。轻轻一扯,“树皮”就像布一样抖动起来,露出它所遮盖的灰白色水泥。数不清的虫子在这张“树皮”与水泥间的夹层爬动。原来,这些并不是真的树皮,而是用防水材料做成的假树皮。

  为什么要在古树身上涂水泥,还要用假树皮遮盖起来?专业人士解释说,这是一种对古树的保护措施。古树出现损伤后,灌入雨水将导致树心腐烂,如果置之不理,将造成更严重的空腐,最终导致古树倒伏。所以,在树木损伤处涂上防腐材料,再涂抹水泥封起来,是一种对古树的保护措施。

  “但这种保护方式,可能会给古树造成伤害。”据介绍,科学的古树修复应该在修复后有利于古树的活皮组织不断愈合,但现在这种修补方式过于简单,直接将修补材料和古树的活皮组织用胶粘连在一起,使得古树受损部位无法自行愈合。

  由于长期缺乏管护,一些古树的假树皮都出现了大面积开裂和脱落,部分藏在里边的水泥涂层也出现开裂。专业人士说,这样一来,现有的防腐措施不但无法起到隔绝雨水的作用,反而会加速树体腐烂,滋生虫害。

  门头沟区园林绿化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这些措施应是很久以前实施的,随着技术的进步,已有更科学有效的方式代替直接涂抹和钉钉加固。“现在更多采用在内部搭建龙骨架的方法来起到固定作用,减少对古树本身的破坏。”工作人员表示将尽快对三家店村等地的古树情况进行核实,并协调属地进行相应整改。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