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汉服”虽热 什么才是真传统?


时间:2021-10-1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清)金廷标《仕女簪花图》轴。

2003年11月22日,一名身穿汉服(网名Top Gun,真名王乐天)的网友突然出现在河南郑州街头,被路过的新加坡记者拍到。据此,他写了一篇《汉服重现街头》的报道,引起强烈反响。

赞说重拾汉服体现了文化自信。

玩家称自己为歌剧是没有意义的。

恐怕王乐天没有意识到,十几年过去了,汉服爱好者超过600万,市值突破100亿元。随着“汉服粉”群体的迅速膨胀,也造成了内部分裂。——复古派和发展派处于同一位置,反映出汉服概念本身的混乱。

什么是汉服?汉服等于国服吗?复兴汉服等于复兴传统吗?汉服需要进一步发展吗?中国服装的历史这么长,有什么能代表汉服呢?汉服能否适应现代社会.各种疑惑还没有达成共识。

汉服可以热到两点:

第一,随着互联网的诞生,次文化圈兴起,汉服的各种视频让年轻人直观地看到了汉服的美,并被其吸引。

其次,古装剧的流行激活了人们对传统的想象。

由此产生的问题是,汉服虽然热,但它是现代表演中的汉服,而不是真正的汉服。甚至汉服的概念都是虚构的,其历史合法性难以确立。

因此,有必要对汉服的历史进行梳理。

古人不知道什么是汉服。

汉服起源于何时,至今仍有争议。

103010说:“黄帝尧舜垂衣天下规。”把服务体系提到治国安邦的高度。

《周易系辞》年,规定皇帝的服装是六冠四臂,“凡兵皆由魏服。看,皮衣。范迪安,关哥府人。凡是邪恶的东西,就拿走我的衣服”。也就是说,平时在办公室要穿皮衣,也就是鹿皮帽、白布和素装。此外,“区分丈夫与外部和丈夫与内部,妻子的生活,工作和分散”。每一次四点钟的祭祀都应该适当地进行。“即祭祀时,妻子(有爵位的女子)要按规定穿鞋。

然而到了春秋时期,这些规矩就成了空话。

据《周礼春官》记载,齐桓公的“高冠带”(戴着高帽并系着宽腰带)、晋文公的“大布(宽布)衣、羟基(听起来像枪,它是一种稀有的绵羊)、绵羊的皮毛”、楚庄王的“鲜冠群缨”(亮帽用绳子系在头上)、绛红色的长袍(红色)。

完全没有礼仪制度的迹象。

文献中对汉服最早的记载来自于马王堆出土的西汉简牍,即“有四大美女,两个在楚府,两个在汉服。”与楚人的服饰相比,这里的汉服既有“屈边”,即服饰与服饰的结合,又称为“深服”。曲銮,原为阿沁制,为汉代所继承,魏晋时期失传。曾在宋代复兴,但被视为“服妖”(服致亡国),被禁而不传。

可见,在古代,汉服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不同时期的人对它的理解是不同的。一般只有和别人不一样的时候才会用汉服这个词。

正装代代相传。

中国幅员辽阔,跨越三大气候类别:寒带、温带和亚热带。各地的生活条件不一样,衣服肯定也不一样。即使是正装也是代代相传的。

“汉服粉”常被称为汉服,有两个传统:一是“上衣”,二是右裤(左前压在右前)。误认为是“独特的文化基因”,这种理解是不正确的。

首先,“自上而下的着装”源于生活的实际需要,并不是一种特殊的设计。

从出土的商代造像可以看出,有许多“裙下有顶”的文字,似乎符合传统。事实上,这是最后的手段。直到春秋时期,中原还没有裤子,下半身只披着类似现代绑腿的“胫衣”,一直到膝盖。因此,低

其次,在出土的商周造像中,左、游、均有发现。

孔子曾说:“我在关中时被派到左夫。”被后人误解为游牧民族,是中原地区的右撇子,是古代的礼法规则。事实上,《墨子》明确写道:“小聚大聚,但祭祀服务不落,全剩。”可能是为了区别于祭祀,又比较方便,日常用右手,游牧民族用右手阻碍射箭,所以用左手。

可见,左夫和富友与是否汉服无关。

吃一百顿饭是真正的传统。

历史上中原服饰不断吸收外来文化,很难明确区分汉服和胡服的区别。

东晋时,葛洪说:“自丧事乱后,世事变化频繁,冠上有衣,袖上有财(裁)。太阳和月亮都变了,没有确定性。起初,它又长又短。宽与窄,高与低,厚与薄,无常与快。”

在游牧文化的冲击下,裤褶(肥裤,原来是军装)、裤裆(相当于今天的马甲)、半袖衬衫被融入中国服装。汉初,裤子没有裤裆,用绳子绑在腰上。从87年到74年前,当韩执政时,他有一个胯部,但没有缝合,这被称为“大腹便便”。103010年,秀才郭璞去越城(今南京),“遇到叫他名字的人,被裤褶甩在后面”。可见江南刚刚接受了裤裆裤。

唐代,圆领衣服,皮靴,离别(离别的声音和离别的声音一样密集)。

离就是斗笠四周垂下纱幕遮脸,古装片女侠多用,其实唐代贵妇出行一般会用)、蹀躞(腰带上的小钩,可携带日常用品)等都来自胡服。女着男装也是胡俗。

  宋代沈括曾记:“中国衣冠,自北齐以来,乃全用胡服。窄袖绯绿,短衣,长靿靴,有蹀躞带,皆胡服也。窄袖利于驰射,短衣长靴,皆便于涉草。”

  甚至屡受外辱的南宋,也在努力吸收外来文化。名臣范成大的《揽辔录》载:“最甚者衣服之类,其制尽为胡矣,自过淮以北皆然。”

  《续资治通鉴》记,南宋孝宗乾道四年(1168年)时,有大臣说:“临安府风俗,自十数年来,服饰乱常,习为边装,声音乱雅,好为北乐,臣窃伤悼。中原士民,延首企踵,欲复见中都之制度者三四十年却不可得。而东南之民,乃反效于异方之习而不自知。”

  朱元璋常戴瓜皮帽

  也许是实在分不清哪些算胡服,哪些算汉服,如今“汉服粉”多尊奉宋代、明代的传统服装。

  宋明外患严重,中原观念相对强烈。

  宋徽宗多次下诏严禁胡服:“京城内近日有衣装杂以外裔形制之人,以戴毡笠子、着战袍、系蕃束带之类,开封府宜严行禁止。”“敢为契丹服若毡笠、钩墩(一种妇女靴裤)之类者,以违御笔论。”

  为了禁胡服,宋徽宗甚至说出“先王之法坏,胡乱中华,遂服胡服,习尚久矣,人不知耻,未之有禁,非用夏变夷之道”这样的狠话。

  至于明代初期,通过“去元化”,刻意遮蔽草原文化。朱元璋下令禁胡姓,甚至连复姓公孙,都要改姓孙,并禁胡语、胡服,从而“上承周制、下取唐宋”。

  可严令之下,明朝皇帝却不知大帽、钹笠帽、毡帽、瓜皮帽等都来自草原,皇帝自己戴,群臣也戴。

  明太祖朱元璋还给瓜皮帽起了个新名——“六合一统帽”。据《豫章漫钞》记:“今人所戴小帽,以六瓣合缝,下缀以檐如筒,阎宪副闳谓予言,亦太祖所制,若曰六合一统云尔。”其实,明朝人自己也知这种说法靠不住,嘉靖名臣靳学颜便写道:“元人帽制必圆而六瓣。”

  此外,元朝的质孙服(上衣和下裳结合为一体,锦衣卫后改成飞鱼服)、胸背(即后来官服上的补子,此说有争议)、比甲(棉披肩)、搭护(近似今半袖背心)等,都被明朝继承。体现出古人的灵活性:不是死守道德原则,一味“昭名分,辩等威”,也很重视实用。

  章太炎为何穿西装

  1644年,清军入关,到1646年,江南被基本平定,遂强化“薙(通“剃”)发易服”,如《东华录》所载:“今者天下一家,岂容违异,自今以后,京师内外,限旬日尽令薙发。”薙发的同时,还必须换服装——明代正装基本被禁。

  早在崇德二年(1637年),皇太极便下令:“我国家以骑射为业,今若轻徇汉人之俗,不亲弓矢,则武备何由而习乎?昔金熙宗循汉俗,服汉衣冠,尽忘本国言语,太祖、太宗之业遂衰。”

  可见,“薙发易服”是长期策略。至于“十从十不从”(男、生、阳、官、老、儒、娼、仕官、国号、役税必从;女、死、阴、隶、少、释道、优伶、婚姻、官号、文字语言可不从),出自野史,不足为凭。

  清代晚期,仁人志士纷纷走上反清自强之路,他们一边发掘、宣传野史,甚至加以编造,以鼓动民族情绪;一边用剃发、易装来表达反抗决心。

  1900年,章太炎在东京得知八国联军攻打北京,认为清朝已亡,“会执友以欧罗巴衣笠至,乃急断发易服”,并说:“欧罗巴者,于汉为大秦,与天毒略近,其衣虽窄小,衽皆直下,犹近古之深衣,惟吾同胄之日本,亦效法焉,服之盖与箸浮屠衣无异趣云。”

  意思是西装约等于中国古代的深衣,日本也采用了,穿它和穿佛袍是一样的。

  在章太炎等人的鼓动下,西装被革命者们接受。辛亥革命后,民国政府正式公布以西装作为男女礼服。1918年,改成中山装。

  中山装是孙中山先生下令商人黄隆生,参照日本学生装改造而成,仍属西服。

  短褐应得到更多重视

  1918年后,中山装、旗袍都一度被视为国服,特别是旗袍,经多次改造,完全可视为汉服,但和后来的唐装一样,因包含了清朝元素,遭“汉服粉”排斥。

  于是,宋明服饰便成了汉服,它形制华丽,美学风格与众不同,但始终未引起国际服装设计师们的注意,这可能与“汉服粉”误解了和服有关。

  表面看,日本在接受西装的同时,没放弃和服。学者张小月在《汉服运动的现状与问题》中指出,成人式的和服“制服化”完成于1970年代中后期,成人节则是1948年才正式制定的,保留和服因实际生活需要,复古、重传统、强化民族意识的意味不多。

  今天日本的和服多是“小袖”,并非贵族服装,而是小商人着装,方便生活。相比之下,今天的汉服除祭祀、郊游、拍照等少数场景,较难融入工作、生活中。

  太重视历史传承,忽略了实用,国外用户、设计师等无法参与。只是自己玩,别人不融入,就自己限制了自己。

  其实,汉服有方便版,即短褐(音同竖鹤)。短应写作裋(音竖),裋褐即褐布竖裁,是“劳役之衣,短而且狭”,古人说“竖子”,即指穿裋褐的小孩或童仆。但在影视剧中,裋褐设计欠光鲜,且着裋褐的人物非主角,给人们以不佳暗示。

  年轻人喜欢古装风,近20年的时间里已经蔚然成风。世上任何事都有缺点、不足,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有热情去做,就值得鼓励。如能减几分浮躁,多接一些地气,相信未来的汉服将更辉煌。

  蔡辉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