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凤姐的灰色收入


时间:2021-11-0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洪雁

凤姐打牌老是故意输给贾。贾母很高兴,说:“不是为了赢钱,是为了做个小节目。”。这个小色在贾眼里是多少钱?每次都要贵一点。书上说凤姐箱子里有一只鹤,平儿怕不够,又送了一只鹤来。凤姐笑道:“贾的钱箱,不知赢了多少钱。

挂钱是晴雯每月的钱,购买力接近但不到一两银子。不算太多,但是你知道凤姐每个月的钱是多少吗,也就是她每个月的合法收入?她曾经跟李婉开玩笑说:“你一个月12两银子的收入是我们的两倍。”大致可以算出来,她每个月的钱只有三两多,只够陪贾打牌两三次。书上没说她还有零花钱。按照李婉的收入构成,他们应该还是有一些“年例”的,相当于年终奖,并不是特别多,冯杰就更少了。

嘉府实行高度供给制,衣食住行都在官员之中,每月的钱都是大家的零花钱。他们不能出去购物,除了偶尔在外面买个粉饼。大多数时候,每月的钱都是用来奖励或给厨房添菜的。一个352就够了。和李婉一样,月收入12银,还有一个儿子贾兰的12银,合计22银。她只有靠合法收入才能存下一大笔钱。

但是冯姐不一样。作为导演,她从上到下都得敷衍了事。如果她像李纨一样,她不可能在这么大的蓉郭芙玩她手里的小钱。只有亲戚薛宝钗和她的慷慨有关系。从黛玉到湘云,到邢岫岩,甚至赵姨娘,她都有礼物。不是说除了赵姨娘这些人贪心,而是真的,时机成熟的时候,金钱最能表达自己的感情。

在小说中,凤姐的这种支出时有提及。

第三十五回,宝玉要吃荷叶汤,凤姐叫人拿几只鸡,做十碗。都说家里没什么大餐,多做点就是了。老太太、姑姑和妻子都有一份。贾母笑说:“猴儿,规矩点!收了官钱,做人。”凤姐笑道:“不相干。我仍然可以尊重这条小路。”然后她告诉那个女人,“如果你说是为了厨房,那就弥补一下,到我的账户上去拿钱。”

第五十回,尼姑来找贾要钱烧香。凤姐见了,拿了钱,打发走了。这种香钱是贾母的私房钱,凤姐应该没有权利放在公家账上,更有可能是自己掏钱买的。

袭人回家探望母亲,凤姐给了她大毛衣服。虽然她笑着说明年做衣服的时候会被攻击还她,但大家都知道这是个玩笑。邢岫烟衣着寒酸,平儿就主动把凤姐的衣服给了她。凤姐听了,大感欣慰,说道:“所以我的心,她只知道一点点。”

荣人也对冯的慷慨大方感到满意。尤其是贾母,每次都很自如地享受着冯婕的孝心,甚至像“荷叶汤”节一样,时不时地敲打她,让她生出更多的“小女生”。是贾对凤姐不了解吗?当然不是,《红楼梦》里最爱凤姐的是贾母。那些玩笑,那些敲打,却说明她和贾一样聪明,知道凤姐还有一份灰色收入,默许凤姐的灰色收入。

《红楼梦》年,凤姐的收入主要体现在三种类型。

一个比较机动,主要是她在帮别人获取利益的时候。第十五次,她把秦可卿的葬礼送到了铁希尔寺。寺庙里的老修女游说她帮助金的女儿解除婚姻。凤姐以贾琏的名义,写了一封信给长安节度使云。事成之后,凤姐轻松赚了3200福利。

她借尤二姐向贾蓉母子勒索的三百两银子也属于这一类。当然,她一半是为了发泄她的愤怒。谁让贾蓉把尤二姐的事告诉贾琏,她也补偿了受伤的感情?

第二种是正常状态,也就是她能够因为执政而接受各种贿赂。比如贾芸想和她一起找工作,就给她买了一大包冰片香料。宝玉的丫鬟位置有空缺,有女儿的也会有各种好处。对此,凤姐的态度是一切照单全收,多多益善。

至于第三种,比较固定,就是她挪用公款和放高利贷的利息。小说中不止一次提到冯婕每月欠家里钱,让心腹下属出去收利息。赵姨娘去找王夫人诉苦,袭人亲自问平儿月银几时发下。

总之,虽然凤姐的工资极低,但她的灰色收入远远大于合法收入。从贾坦然接受凤姐的各种“小头头”来看,她应该很清楚这一点,同时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或许,在贾眼里,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更好办法。

冯洁的收入和她的努力不成比例。凤姐和李纨都是贾家的媳妇。李纨的合法收入比凤姐高很多,但她的工作只是给小姐姐们看看。冯姐姐每天早上起得很早,半夜也没有安心。她有无数的心,无数的责任,无数的抱怨,无数的闲暇,更多的钱和更少的压力,没有灰色的收入。你在为自己做什么?

贾母不能给凤姐涨工资。贾府是按辈分排的,他的收入也与此挂钩。王太太和他们的妻子只有20或22个月。如果凤姐的收入大大增加,即使王夫人和邢夫人不说话,下面的人也不会接受。从来就没有这样的规定。如果贾的决定强硬,凤姐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如果没有改善呢?就像我之前说的,冯姐姐在这个家里很难走下去。即使凤姐可以用哈里的清廉来镇住一个家庭,作为一个普通的有节操的人,她为什么要做一个用更少的钱活得更多,有罪的哈里?

每天,凤姐打着鸡血一般的上前线,一半是她更擅长打小打小,有能力,一半是靠各种迷人的权位支撑。也许她有探春式的治家理想,但在容的收入制度下,在各种可想而知的诋毁陷害的围攻下,这种感觉不会长久。况且她从小被父亲宠坏,极度以自我为中心,能力和贪欲在这片适宜的土壤里共同繁盛,彼此紧密相连。

  所以,在贾母和凤姐那些玩笑背后,一定有着无须言说的共识。贾母也是一路当家理事过来的,对里面的弯弯绕,一定很清楚,她既然指望凤姐挑大梁,就不想追问得太仔细。凤姐的灰色收入,就是在贾母的无条件支持下,变得合法了。

  无奈,在贾母那里合法的,在事实上却未必。王夫人就曾问过凤姐,赵姨娘的月例为什么还没有发放?问到了凤姐心虚处,出了门她就骂骂咧咧的,发狠以后更要干几件“刻毒”的事。声调虽高,却是色厉内荏,她也知道此事一旦查出,不是好交代的。王夫人还是她姑妈,心有疑惑,也只是问一句而已,要是落到与她有嫌隙的婆婆邢夫人手里,必然是大大的一篇文章。只要贾母去世,有太多人,有着可以扳倒凤姐的愿望与能力。

  古代贪官,如凤姐者多矣,和珅的种种劣迹乾隆未必不知道,但在他眼里是合法的,因为他就是法。等他死了,换了嘉庆上台,自然就不合法了。贾母与乾隆等人相似之处在于,他们曾用个人声威,代替制度,把管理模糊化、人情化。但最终他们对于宠臣的护佑,不能成为避难所,而是终身的定时炸弹。

  关于凤姐的结局,书中没有细说,但看看历史上这一类人的结局,也都大致可推想了。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