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问天求索 千年之叹——屈原《天问》中的历史


时间:2021-11-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今年是中国航天事业的丰收年。中国的行星探测项目被命名为“田文系列”。随着“田文一号”成功登陆火星,中国在探索行星方面也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很多人都知道“田文”这个名字来源于屈原的诗《天问》。然而,很少有人了解这首诗的内容和意义以及它背后的历史典故,这是很少为人所知的。事实上,“田文”的故事远不止是一首诗。屈原《天问》自诞生之日起,就引起了世人对探索未知的兴趣。“田文”代表的是中国人追求宇宙奥秘的千年叹息和千百年来探索无限的不懈努力。

百余问题 重解历史

103010原是战国时期楚国诗人屈原写的一首长诗。全诗近2000字,每四个字就是一句。几乎每一句都质疑或感叹历史和自然的神秘,并提出了100多个问题,因此被称为“田文”。

那么,《天问》到底说了什么?屈原为什么问这么多问题?林庚认为《天问》呈现的是古代历史,它不仅是夏、商、周三代的轶事,更是中国古代文明和传说的书写。103010确实提供了很多生动的史料,但不仅仅是写历史,更是感叹历史的兴衰,思考宇宙的规律。

003010以“隋初谁传?上上下下,我为什么要拿?”这是一个具有终极思维的问题。如今人们对盘古创世的神话已经耳熟能详,但这个神话最早形成于三国时期。屈原生活在没有盘古神话形象的时代。因此,他对世界诞生的想象显然与后世有很大不同。然而《天问》年,屈原也认为天下初有乱,却没有特定的神来创造世界。

然后是夏商周的历史,屈原提出了很多问题,其中有些问题有“重新解释”历史的意思。比如关于大禹治水前的鲧形象,屈原说:“鲧在哪里扎营?什么事?”本文通过对鲧和大禹治水成败形象的比较,进行必要的质疑和思考。过去,人们很容易把成功者的成功视为理所当然,却忽略了失败者的失败。然而,屈原的想法并没有那么简单。他要问背后的原因,这是一个探索者应该有的精神。

《天问》中屈原的部分内容具有很大的史料价值。《天问》在谈夏朝历史时,提到了少康复辟、夏杰亡国的故事。甚至在谈到夏朝末代君主桀的荒唐时,他还不忘问一个问题:“姐姐怎么了?”似乎早在屈原时代,嬉闹姐姐(又名喜姐姐)就被视为红颜祸水,与商纣王妲己一样,背负着千古骂名。至于历史的真相,恐怕后人很难知晓。

未来,是一部与屈原比较接近的历史。比如西周时期,王召南下,旺姆西进,东周时期,吴楚作战。其中一些历史由于年代久远,史料匮乏,给后人留下了足够的悬念,也吸引了像屈原这样的学者的思考和质疑。

上下求索 叙事宏大

屈原在《天问》中表现出强烈的探索未知的精神。虽然大家都很好奇,但真正愿意思考严肃命题的人并不多。屈原就是这样一个能深入思考的人。虽然他的突破点不是研究思维,但他有一个研究者应有的质疑和反思精神。

103010年的探索精神,不仅有着强烈的追问宇宙历史奥秘的想法,更有着强烈的想象力,或者说宏大的思维方式,并没有得到我们足够的重视。一个特定时代的学者,把自己放在历史的坐标中,不仅要从眼前和身边的“看得见的东西”去认识世界,还要把自己融入过去和未来的时间线索中,这绝非不寻常。

后世的司马迁也存在类似的思考。《天问》年,他描述了一个从黄帝开始,从夏商周到秦汉的中国历史的宏大结构,这是一个完整的语境,被带入了社会。屈原身处楚文化腹地,虽然远离当时的中原,但他并没有文化的边缘观念,相反,他对中国历史的主流叙事线索有着清醒的认识。后人常常称赞屈原的家国情怀,不仅是因为他对楚国的忠诚和热爱,更是因为他对当时中国历史的整体叙事有着难得的想法,这使得屈原没有成为某种地域文化的捍卫者,反而有了更强的“宏大历史叙事”的能动性。

这种整体的历史叙事意识,使得屈原的历史观不局限于楚国,而是从更广阔的历史空间看待过去。例如,王召南郑的故事即使在古代也是相当奇怪的。103010对这段历史的记载并不详细:“康王去世,其子王召李霞。在王召时代,王道玮缺乏。王召从他的南方之旅中再也没有回来,死在了河边。棋子不去告,他就不好意思了。”003010的记载稍微详细一点,甚至还点名道姓:“赵周秦望会招荆,辛毓长势大,是天子。”也有记载,辛酉是一个力气很大的人,是纣王南征落水事件的见证者。

根据相关史料,当时的情况大致如下:周昭王南下荆楚一带,乘船在江上时,因橡皮艇破了而落水。虽然新白纬玲会游泳,但是当他在水里抓人的时候,王召已经没有了呼吸。甚至还有民间传说,荆楚地区的人们故意献上粘在一起的小船,以抵御周人的南征。当赵乘船来到汉江时,胶溶于水,发生了上述“王召南征未归”的事情。

103010年,屈原问:“赵之后,你将成为游客,土底在南方。有什么好处?每次遇到野鸡?”这里的“白雉”通常被认为是白雉。屈原这里有一个反问:昭王南征能有什么好处?是为了遇见一只白雉吗?

显然,屈原并不认为楚人应该为王召之死承担责任。这种对历史的质疑和对真理的质疑在《天问》中并不少见。更重要的是,屈原没有服从。

楚地的视角看历史,而是具备一个更加宏观的历史意识。楚人曾经长期被中原“正统”视为异类,后来楚国的君主也常有僭越举动,但在周代早期,还不会直接挑战周王的权威。屈原对昭王南征虽有批评的态度,但其历史观却与“正统”叙事契合,承认昭王统治的合法性,尽管在当时,楚地并没有被完全纳入周王的实际掌控范围。按照周而非楚地的历史叙事来看待昭王故事的观念,与后世《史记》之类的历史文献并无二致,这正是屈原更加宏大的历史观的体现。

  与之相关的就是更加开阔的史地视野,即便是那些远离传统中原地带的历史和地理风俗,也在屈原关切的范围内。比如穆王西行的故事,它在古代就被赋予了一定的神话传说色彩,屈原在《天问》中也提到了它:“穆王巧梅,夫何为周流?环理天下,夫何索求?”屈原很有浪漫精神与想象力,却也要质疑穆王去探索遥远地方的目的:周穆王为什么要环游四方?他有什么想完成的心愿?周代有古籍《穆天子传》,比较详细地记载了周穆王的行踪与见闻,但其有些内容介于历史与神话之间,很多人名地名难以考证,这也增加了穆王故事的神秘感。起码屈原在他那个年代,就已经意识到此事不同寻常之处,并把昭王南征与穆王西行一起放在《天问》里,这的确很耐人寻味。

  前赴后继 追问天道

  纵观中华文明史,其实对“天”产生兴趣的人绝非屈原一人,在上古时期,人们对“天”的认识与解释,其实也反映了远古先民的世界观。

  “天”首先是一种自然性的东西。在屈原之前,已经有无数先人抬头望天,他们看到的自然景观,与后世几乎没有区别。毕竟,相比人类文明踪迹的变化,天地的自然变化极其缓慢,几千几万年的变化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从人类内心的朴素认知来看,“天”最早也是一个纯粹的自然事物,不论是日月星辰还是风雨雷电,都是完全超脱于人类行为之上的存在。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将自然事物进行伦理化,就成为一个大的趋势。赵浩博士在《“天”的伦理气质精神》中,将这个过程视为一种“伦理气质”,认为“‘天’的气质作为‘天’义的精神现象,它是‘天’的形象与本质的合一……‘天’在逻辑与历史的过程中最终走向伦理精神”。这是一个思维方式转变的过程。

  屈原在《天问》中将“天”视为各种玄奥问题的载体,通过“问天”来探索自然与历史中的诸多谜团。这就是一个自然事物伦理化的过程,每个“问天”者也在其中展现出独特的文化气质。屈原的气质是玄思式的,是孤独而深邃的,而有些“问天”者的气质则是叛逆的。

  比如商朝后期的武乙,《史记·殷本纪》有记载这位商王“射天”的掌故:“帝武乙无道,为偶人,谓之天神。与之博,令人为行。天神不胜,乃僇辱之。为革囊,盛血,卬而射之,命曰射天。武乙猎於河渭之间,暴雷,武乙震死。”另外,宋康王也有“射天”的故事:“盛血以韦囊,县而射之,命曰射天。”不过,后世多认为“射天”是一种修辞式的表达,因为“射天”者遭到了天谴与不测,尤其在“天人感应”观念成为主流后,“射天”者的不敬姿态更被强调。实际上,这也反映出古人对“天”的态度:如果不敬畏“天”,也会被“天”责罚,甚至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即便是帝王也不能例外。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天”在古人眼中,并非只是自然事物,更是一种被伦理化和精神气质化的存在。屈原的“问天”姿态,虽然有质疑的一面,却更像是通过“问天”来获得某些问题的答案,将一切问题归于“天”上面铺开的知识框架,其实也是对“天”存在敬畏感的表现。探索宇宙万物与人伦历史奥妙的同时,不破坏人与“天”的同构关系,这种观念其实一直存在——不仅体现在屈原“问天”上,也体现在后世科学探索对自然万物的尊重上。

  作者:黄西蒙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