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文物活化“艳遇”网红主播 千年姻缘一线牵


时间:2021-11-0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任茜7个月大的宝宝还不知道。他的母亲具有博物馆讲解员和“主播”的双重身份。他可能没有想象到,一方面有古朴大气的历史遗迹和文物古迹,另一方面又有一个以流量为王的快速多变的网络世界。这两个完全不同的场景,其实是我妈连接在一起的。

任茜在北碚区老年大学旁边的北碚博物馆工作。但是和隔壁的老大学相比,博物馆似乎有点冷清。叔叔阿姨们忙着安排节目、做活动,而被一堵墙隔开的文物静静地排列在玻璃展柜里,展厅里人很少。

但是文物有观众。然而,这些游客并没有亲自来到展馆。北碚博物馆早在2019年5月就开通了Tik Tok账号,游客可以在震动的平台上领略博物馆的风采。有了这个平台,观众可以清晰地看到历史遗址的古今照片,在听详细历史讲解的同时,还可以观看文物的实时图片。

主播的“出道”

北碚博物馆酝酿已久的开放Tik Tok并在馆内直播的计划。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计划提前落地。四位讲师安排好自己的课,直播成了他们的日常工作。

2020年2月22日下午2点,“任主播”迎来出道。在准备前期工作时,任茜并不紧张。她认为这只是一种“略微特殊”的工作调整。据任茜介绍,作为讲师,这个职业非常注重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比如刘伯承故居、中共中央西南局旧址的演讲稿,就是我自己写的。”然而,当她带着一点自信开始直播时,她发现网络带来的变化真的让她措手不及。

有两个问题让她担心。第一个问题是屏幕把自己和观众分开了。“我看不到观众的脸。”任茜说,在平时的解说中,他擅长的是根据观众的表情来猜测观众的兴趣点,然后及时调整解说内容。但是现在,我只面对我的手机。“如果观众不说话,我甚至怀疑他们没有在听。”

另一个问题是交通。互联网流量是世界之王。这句话对于任茜来说是对的,他只是直播领域的新手。在之前的直播中,观众非常少,这也影响了她和同事对直播内容的控制。为了改变现状,任茜和团队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方案策划,最终找到了他们的直播答案——互动和“个人设计”。

她有自己的“人格”

每次直播前,任茜会先根据讲解内容写几个问题,直播时提问,根据观众的回答发放奖品。奖品是北碚博物馆的文化创意产品。经过一段时间的直播,任茜也有了自己的“假面”。“因为我更喜欢在直播中和他们聊天,健谈、有逻辑是我的人设。”清新温柔的声音也成为了任茜的标签。她一开口,观众就会说“哦,这是茜茜”。随着时间的推移,“人设”站了起来。很多观众都很喜欢《直播屋的洪辰》,节目结束后还加了任茜的微信。然而,即使我们在微信上聊天,任茜仍然延续了《客厅》的风格,她不能让《人设》倒下。

之后主播的直播效果越来越好,也因此有了一些忠实的观众。以往参观博物馆时,由于空间的限制,参观者只能在脑海中回忆场馆外的历史场景,比如名人故居,而直播则可以最大限度地拉开文物与历史场景的距离,主播也可以像巡演一样带观众进入这些场景,“就地取材”,让观众和自己根据场景的变化即兴分享自己的经历。使讲解内容更加灵活,从而形成讲解员、文物、历史场景和观众之间的联系。

在直播过程中,有一位知识渊博的老观众,他总是会在和任茜的搭档解释完之后做一个补充,偶尔还会帮任茜找出解释中的不足。有一次,任茜讲到感动的地方,观众也积极分享了很多自己的感受,深刻而丰富。任茜猜想这位观众是一位温柔的长者。“这就是直播和线下解说的区别。观众也是参与者。取长补短,取长补短,是直播的常态。”

在线和离线之间交错

2020年底,我国疫情逐步好转。在一段时间的主播生涯后,任茜回到了熟悉的博物馆,作为一名普通的解说。

起初,讲解工作中僧多粥少。北碚博物馆的很多博物馆区域同时重新对公众开放,讲师的人员配置需要更加紧凑。北碚博物馆也开始了立体化改造,每周举办一次主题活动,针对退休老人、青少年等不同人群,让场馆融入不同人群的生活。但是任茜很忙。她希望观众能走进博物馆,近距离了解历史。

几个月的主播经历也告诉任茜,个性化和专业化是欢迎观众来到博物馆的金字招牌。博物馆继续在与新媒体融合上下功夫:北碚博物馆小程序上线,“北碚往事”系列短视频持续更新。任茜负责为线上3D实景博物馆配音,用自己标志性的声音进行视频旁白,为屏幕另一端的观众带来高效便捷的“线上上游博物馆”体验。线上线下模式无缝切换已经成为任茜的工作习惯。

让历史也渗入下一代。

任茜也开始关注在创新方面取得成就的博物馆和当前的政治热点。在民营企业家论坛上,强调了卢作孚、张謇、陈嘉庚等爱国民族企业家先驱的事迹,任茜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信息。不久之后,习近平总书记在

张謇的故乡南通开展考察,张謇故居、南通博物馆是考察中的重要站点。任茜与同事们便立即前往南通学习布馆经验。

  几个月后,经过任茜和同事们的策划与调研等一系列提档活化工作,卢作孚纪念馆推出了文创空间——“孚生叙”,这是互联网上年轻人喜欢的形式与文物活化的一次成功交融。一位在“孚生叙”体验过的顾客,甚至去美团评论区写了一首诗:碧波粼粼的嘉陵江码头,一座小山丘尽处是卢作孚纪念馆,看前人留下的痕迹。

  当任茜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她正忙于手头重要的接待工作。“我都不知道,突然就有了。”孩子的到来也让任茜的工作稍微轻松了一些,但她仍然没有中断对家乡历史的学习。“工作了这么久,历史文化的知识长期浸润着我,我希望也能把这样的浸润传递给家人朋友,自然也包括我的孩子。”同事们都喜欢调侃这位准妈妈,他们说,“任茜的宝宝一出生,就会知道卢作孚是谁。”

  延伸

  博物馆的观众去哪儿了

  文物没有观众,此类情况不止出现在北碚博物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21年3月的一份报告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各地博物馆平均闭馆155天。2021年初以来,很多博物馆不得不再次关闭,这使得博物馆参观人数较2019年平均每年下降70%。虽然中国由于防控及时,游客当前已经可以在登记信息通过后参观博物馆,可尽管如此,参观人数并没有快速上升。相信随着疫情的好转,观众又将会重新回归。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通讯员 张辰驹 季淼懿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