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90后女孩“半路出家”学插画 “神兽”绘制短视频一条涨粉60万


时间:2021-11-10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90后女孩“半路出家”学插画 “神兽”绘制短视频一条涨粉60万

插画师舍溪 和山海异兽来一次跨越时空的精神碰撞

“它就像一只狐狸,背上长着角,已经有两千年的历史了。”

“人脸,蛇身,红色,生活在中山下。”

"它的兽是绿色的,耳朵是聋的,它的形状像绵羊一样红."

……

当你阅读《山海经》中的描述时,你会如何想象这些“野兽”在你脑海中的形象?

最近微博“90后女生用3D插画还原山海经兽”的话题上了热搜。在过去的四年里,插画师佘希用自己独特的风格将许多“山海动物”呈现在大家面前,比如《山海经》中的“葱聋”、“黄骑”、“山海动物”。很多网友评论,“太美了,太牛逼了!”“可能《山海经》里的动物都是这样!”“我羡慕她!我喜欢能够把我的爱好变成一种职业!”……

的确,佘溪不是一个有训练背景的职业画家,而是一个研究插画的“半道和尚”。画画只是她的爱好之一。为了成为一名插画师,她做了很多努力。起初,她从教育专业转行做互联网UI设计师,后来辞职学画,再从深圳回到老家河南商丘专心创作,成为热搜上的插画师.不仅如此,她还把静态的插画变成了动态的视频,让《山海经》的“神兽”重生一般的心动,在关注度巅峰的时候,一夜之间涨了60万。现在,她的Tik Tok已经积累了1300多万赞。

10月底,佘希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谈创作初衷。她希望“通过画笔,用温柔的山海和动物,实现跨越时空的精神碰撞”。

看,舍清溪得河海。

放弃原来的专业和工作,想给自己一个追求梦想的机会。

为了学画画,佘希不停地在放弃和重新开始之间做选择,就像她在微博的介绍“佘青河得河得海”。

小时候,她对绘画特别感兴趣。遗憾的是,由于家庭的限制,佘希从未接受过专业培训。大学毕业后,她还是想尝试学习绘画,于是放弃了与教育相关的工作,报了一个培训班,从零开始学习UI设计。

2015年,当时的射溪和大多数人一样,对UI设计没有太多概念,只知道这是一个人才稀缺的行业,需要解决互联网软件的界面、用户的操作逻辑等问题。吸引佘溪的不是行业及其待遇,而是“培训学校的招牌上写着需要学手绘”。半年后,佘希成功成为深圳的UI设计师。然而,佘希对这份工作并不满意。当时她的工作主要是负责用户体验,而不是手绘界面设计。她买的刷子和纸只能被丢弃。

经过近两年的忍耐,佘溪的项目组解散了,重新开始的机会出现了。“当我决定重新找工作的时候,我想了一下,要不要给自己一段时间尝试学习插画?当时我手里存了一定的积蓄。我不想再盲目工作了,或者我想学画画,给自己一个追求梦想的机会。”佘希回忆道。

网络最初是佘溪接触插图的主要途径。刚去微博的时候,只是想多了解一下UI设计,但偶然看到各种插画还是很开心的。“当时我看了各种画,包括二次元画、小清新画和山海动物.但最吸引我的类型是山海动物主题,因为我喜欢带有神秘色彩的插画。”说到这里,佘希兴奋地说起了一个自己非常喜欢的插画师。她说:“你听说过杉川吗?这是我心中的大神。我非常喜欢他。当时看到他的画,就觉得山、海、动物的画是多么的美,多么的精彩。他无意中给了我很大的影响。”她报名参加了网上手绘课程,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开始创作。

佘希回忆,刚想当插画师时,他觉得自己“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喜欢看微博里的图片,想尝试各种风格。“当时我也画过很幼稚的画,比如一个简单的小动物,或者画中只有一个大头。当时画的不好,我也没敢发到微博上。只能贴在二手网站的闲鱼上。”

佘希没想到的是,她的第一点动力和信念就来自于此。2019年,她在仙宇发布作品两个月后,一位北京老板私下信任她,买了她的20幅画,包装在200元。“虽然这些画只卖10元,但我觉得真的很开心。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学会画心,画梦,画环境。

画中孤独的人物是他画笔下的野兽是温柔的。

佘希学习手绘后,仍然对杉川的插画着迷。在微博上,她看到有插画师开设了板绘课程,立刻报名学习,离成为专业插画师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选择板画是佘溪比较方便的一种形式,佘溪对绘画细节总是很挑剔。板画其实就是数码手绘。插画师在图形板上画图,直接输入电脑。这幅画将以数字形式保存,可以反复修改。“当时是直的。

播上课,每周一节课讲两个小时,我学习了一个月,其他时间都在练习。那段时间,我每天早上六七点就起床开始练习。有时候一不留神就画到了两三点,去睡一会儿,就又起来画……一门心思只想着画画,没有产生过任何要放弃画画的念头。只不过练习画画时,我没有方向,没有固定的系列和题材。我很感谢当时的努力,因为画画是需要长期练习和积累才能有成效的事情。”舍溪介绍道。

  慢慢的,她开始在微博上发布自己的习作,不断涨粉,获得关注。之后,她尝试去绘制山海异兽题材的作品。2019年7月,舍溪发布了她的《境》系列作品,并持续更新至2020年3月,这10幅插画作品接连令粉丝感到惊艳。

  然而,提到这一系列的创作,舍溪最开始的体会却是“痛苦”,“起初,开始画《境》系列的前两张,我非常不喜欢,总感觉角色的位置和内容都不对,构图也是错的。可是,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是看画的时候,实在觉得整个风格是厚涂油画式的,看起来太腻了,没有任何的吸引力。”舍溪只能推倒重画,却仍旧不喜欢,只能接着修改,改至第三版已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画的主体不够突出,又不知道要表达什么。当时,我刚从深圳回到老家,我的心里浮躁又迷茫。在我的设定里,整张画面应该是温馨的,人物和神兽之间是有互动的。”

  她认为自己的心境应是“和那些山海异兽来一次跨越时空的精神碰撞”,于是调整画风,才开始发布《境》。在该系列中,“神兽”总是温柔地陪伴在画中人物的身旁,“静谧”是画中体现出的主要氛围。她为该系列撰写的主体语是“沉浮世界,静择一片清宁,绘心,绘梦,绘境”,并在微博介绍道:“作品灵感其实源于最近浮躁的生活,希望自己可以找到内心的一方净土……在茫茫的大千世界里,每一个人都应该保有一个自己的小千世界。”

  愈画下去愈能找到风格,舍溪愈满意自己的作品。她最喜欢该系列的“遇狐”。画中静置着一面巨大的屏风,屏风上则是九尾狐的形象,而在屏风之下只有一个孤单的背影。舍溪解释道:“画中孤独绘画的背影就是我自己,我觉得人与兽互相陪伴时,应该互相展示着温柔的面目。”

  画·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

  《山海经》的描写很写实,用自己的审美再去加工就足够了

  对创作山海异兽题材的插画师来说,《山海经》无异于是一个巨大的宝藏库,随便翻阅书中描述的内容,就能获得很多的灵感。在过去的三年里,舍溪依据《山海经》的描述,还原了不少“神兽”,都带着温柔的一面。

  舍溪在《山海经》里读到了关于神马“乘黄”的文字,“白民之国在龙鱼北,白身披发。有乘黄,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舍溪对此很感兴趣,又上网查找“乘黄”的内容,她又发现《管子·小匡》中写道:“昔人之受命者,河出图,雒出书,地出乘黄……”

  舍溪这才明白,古代神话的“地出乘黄”意味着“圣人将至”。她的脑海里逐渐有了更加丰富的画面,除了描绘出“乘黄”有狐之形状、背上有角以外,她还增加了许多星象的元素,并在“乘黄”的额头上画下太阳与月亮组合的印记。“因为根据《管子》的描述,我想让它表现出更具祥瑞的特征,不能单单只画‘乘黄’,还要将‘河出图,雒出书’进行结合,作品才会更加饱满,充满着故事感。”舍溪认为绘画前的构思远比绘画更重要,巧妙的构思会让人有代入感。她继续解释道:“《山海经》的描写已经很写实了,只要我们用自己的审美再去加工就足够了。只不过,我一定要增加场景的描绘,如果单独只画一个神兽,会看起来有距离感,没有办法跟它们产生一定的共鸣。”

  舍溪还曾描绘《山海经》中能向天神请求雨水的“烛阴”,它为“人面,蛇身,赤色,居钟山下”。而舍溪增加了自己想象的场景和故事,画中的“烛阴”正在面对着一位手捧桃花的女子,舍溪写道:“一日,无意闯入一人间女子,竟就此与烛阴成为好友,女子常会带来一些人间的故事讲给烛阴;又是一年四月,人间桃花十里,女子折下一枝带去给了烛阴:你看,今年人间的桃花开得极好。”

  至于“其状如羊而赤鬣”的“葱聋”,在舍溪的画里也出现了一名女子的形象。舍溪的构思是“葱聋”和“龙女”于山海中相遇。她还在微博上与粉丝互动,写道:“我们是否也能于某天在山海中遇到那些曾存于传说中的神兽们?”

  《山海经》中的“神兽”只是舍溪描绘的一部分,她还探索了更广大的中国古代神话世界,如耳熟能详的青龙、朱雀、白虎……还有其他鲜为人知的古籍中的“神兽”,如屈原的《九歌·山鬼》里的多情“山鬼”,东晋《抱朴子》里的祥瑞之兽“白泽”等形象。

  剪·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尾,有鬣,名曰朏朏

  由静态到动态,“神宠”一夜之间引网友惊叹

  有时,生活也会给舍溪诸多素材。她不仅喜爱山海中的异兽,也深爱现实生活中的小动物,她的家中热闹非凡,并不如她的画一样静谧。

  “我养了三条狗和一只猫,它们每天都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的。”聊起动物,舍溪的声音透着一股兴奋,她说家里的那只布偶猫很安静,她总是去观察猫的神态,“我很喜欢和它们一起玩,但是猫经常自己在另一边独处,它要么屁股对着我,要么喜欢坐立在窗户旁看外面。所以,我画过的‘朏朏’的形象其实是我家的猫,‘朏朏’的姿势也是屁股对着镜头的状态。”

  朏朏,亦是《山海经》中的“神兽”,“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尾,有鬣,名曰朏朏,养之可以已忧。”这只能解忧的“朏朏”,以不同的形式出了圈。

  2019年12月,舍溪又自学视频剪辑软件,玩起了短视频。她简单地将自己画过的插画加上特效,使其变成动态视频,上传至短视频平台。视频中,九尾狐的花瓣可以随风飘动,闭目凝神的鲛人还能睁开双眼,温柔的老虎也能变得凶猛……在她发布的百余条短视频中,已累计获赞1300余万,点赞量最高的有170多万个赞。今年9月4日,动态的“朏朏”引网友关注,有网友惊叹:“神兽也能做宠物?想养!”舍溪回复道:“这是一只养之可以解忧的高级宠物。”

  10月21日,微博话题“90后女孩用3D插画还原山海经神兽”登上热搜,舍溪再一次引网友讨论,不少网友在她的微博下面留言,对她的作品赞叹不已,“好漂亮,快出画集”“关注宝藏小姐姐好久了,很开心终于被更多人看到了”……

  舍溪也在微博感慨:“画画断断续续的也快有四年了,中间尝试画过很多不同的内容和主题,但最终还是更喜欢山海异兽……我想用画笔,将它们的故事画给你们看。再次感谢。”

  现在的舍溪,靠着自己的画笔赚钱养家,不仅接到商业约稿,还开设网店,她的朋友帮忙销售结合画作设计的鼠标垫、手机壳、挂绳等商品。

  练·满载星河与君弈

  “半路出家”总有一种自卑感,仍要不断地练习绘画

  尽管如此,舍溪对自己还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我其实画得不好,我的水平很一般”“我的细节还不够”“我还要再锻炼锻炼”……这些话如此往复地说着。她解释道:“因为我能看到自己的缺点,而且跟网上那些科班出身的插画师对比就能知道,我画得不好,根本没有人家专业。”

  她经常在家里观看其他插画师的直播,或是留意他们微博的分享,看完之后更加怀疑自己。舍溪稍显沮丧地说:“你知道吗?我起步太晚了。那些非常厉害的插画师又年轻又努力,直接从美院毕业的。这无形之中给了我非常大的压力和焦躁,有时候这种自卑大于网络上带给我的鼓励吧。”说完她又振作了一下,讲道:“所以,我必须要努力!既然起步都晚了,还不继续练习绘画,就会画得更不好!我最近就有些颓废了……”

  她很容易跟细节死磕,常常要调整到自己满意为止,因此复杂一些的作品更要耗费20天左右才能完成。“虽然每天都在画,但是出画的效率很低,别人三天能画完的画,我至少要一个星期才画完。有时候基调可能就没搭建好,有时候场景还要再换颜色,有时候后期做完,我觉得还能再调整一下。”

  舍溪没有太多时间上的概念,对外面四季的变化反应很迟钝,关注不多,总是一起床就是画画,画到深夜就去睡觉。舍溪的姐姐也总调侃着:“天天只知道在家忙,春天什么时候来了不知道,冬天要来了也不知道。”

  到现在,她偶尔会在微博上更新自己的绘画日常,“发一些局部,证明我有在努力画画”,从中可以看到她平时的练习。在《山海经》之外,她还画过“敦煌飞天”。她认为,千年前的敦煌壁画,兴许也是绚丽多彩的,于是她大胆地用粉色画下了属于自己风格的“飞天”。不仅如此,她还在网上发布自己的创作过程的视频。有一次,舍溪偶然在网上看到一条鱼的图片,因为“很喜欢图片中斗鱼尾巴的动态”,由此发散思维,将鱼化成满载星河的鲲,并面对着正在下棋的仙人,这幅画的内容被舍溪解释为“满载星河与君弈”。正是这幅《与君弈》创作过程的视频——“一条鱼引发的灵感”,让舍溪的抖音一夜之间涨粉60万。

  不论是与热情的网友互动,还是“出圈”登上热搜,获得如此之多的称赞,舍溪对此的反应显得有些平淡,“我觉得这些关注给我的喜悦感应该是短暂的,热搜对我本身没有太大的影响。”她顿了顿,接着说,“嗯……我还是继续练习,好好画画吧。”

  文/本报记者 韩世容 供图/舍溪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