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长篇小说《离觞》:大时代洪流中,女性的独立和哀愁


时间:2021-11-16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网北京11月16日电(记者高垲)“历史书写与日常书写下隐藏的复杂关系”,小说《离觞》近日开播,作家杨一芬以细腻的笔触呈现了时代大潮中女性的独立与悲凉。

《离觞》以舟山岛为故事背景。这是一个“和平”的岛屿,与内陆被海洋隔开。看似不在战争中,生活在岛上的人们并没有直接受到战争的影响,但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人心惶惶。小说塑造了李丽云、潘齐圳、秦一莲、宋安华等追求独立的女性形象。她们清醒、顽强,充满了女性的力量。

写动荡时代人的存在和爱情的小说,明明是你会去哪里,却是伤心却不伤人。明明是乱世,在生死的平静中不乏力量。

活动现场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供图

图片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提供

《离觞》新书分享会近日召开。著名评论家洪志刚,作家、资深媒体人小二,本书作者杨一芬围绕小说《离觞》讨论了历史、日常生活、女性等话题。

《离觞》,将故事设定在国民党逃往台湾省前夕的舟山群岛,是特定历史、特定地域下的一种书写。洪志刚认为,《离觞》正面触动了那段历史。“《离觞》有其特殊性。这些人处在一个特殊的历史环境中,所以他们必须积极写作。不写这段历史,人物的氛围就出不来,也就没有必要的活动空间。因此,这也可能决定了这部小说的处理存在一定的难度。”

杨一芬承认,他在创作中阅读了大量相关史料。“渡河后的解放战争很少写。南方虽然有战争,但没有长江以北那么激烈。在那个时期的南方,我觉得我读的文学作品中反映的东西比较少,所以我想填补这样一个小小的空白。”

在历史叙述的基础上,小二谈到了这部作品中非常重要的日常写作。“真实准确地掌握那个时期的日常细节,比如街道、布匹,甚至耳环等。书中还有很多日常细节。”

洪志刚认同日常细节和日常经验的写作。“一个作家处理日常事务的能力其实是一个作家非常基本的能力。小说需要从日常生活出发,然后必须到达非日常状态。《离觞》让我们看到了日常生活,也让我们看到了日常生活之外的东西。”

对于小说家来说,作品中描述的日常生活是精心布局的,但也是下意识的自然表达。杨一芬认为,“小说有两个趋势,一个是传奇,一个是日常。我很喜欢《红楼梦》。我觉得日常生活中有很多东西,所以我自己写的时候很注重日常生活。”

据介绍,为了更好地了解舟山的民俗风情,杨一芬在舟山民间协会工作了三年,做了实地调研。“人们总是要吃饭穿衣,即使在战争中也是如此。在我的小说里,在新旧交替的时期,只要战争还没有直接到达门口,人物的日常生活就会照常开始。”杨一芬说。

谈及人物塑造,洪志刚指出,“对于小说来说,除了自己的角色,每个人都要面对关系。”这部作品隐藏了历史写作和日常写作下的复杂关系,让读者细细品味。"

杨一芬认为,从道德上评价一个人很简单,但作为小说家,她会尽力去理解人物。“每个人都不是圣人,每个人都会遇到困难。我对每个人都很好。”

女人在爱情和婚姻中应该如何处理自己?在杨一芬看来,对于女性来说,经济独立是第一要务。在小说中,李丽云无论生死都想要一个生活的基础。“只要你有足够的经济基础,你确实可以任性,每个朝代都可能如此。所以我认为教育对女性尤其重要。”

在洪志刚看来,两性之间有一场永恒的战争。“两性之间各方面的差异决定了两性关系的发展是一个磕磕绊绊的过程,人类就是在这个磕磕绊绊的过程中前进的。以微观权力为例,福柯谈到了这个问题。两性权力关系的微观层面有很多情况。”

洪志刚认为,在文学中,在小说中,作为作家和读者,我们需要摆脱冲突和纠葛,找到更广更深的意义,即人性深处的内容。“一般来说,社会生活的主要内容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男女之间的爱恨情仇,如何从中体会生活的滋味,如何体现作家对人性复杂性的看法,以及如何让读者摆脱来自乱世的恨。从这个角度,很多人性都会被揭示出来。”

鲁迅文学奖获得者黄从女性的角度谈及了小说中的人物所带来的触动。“女性的对手不是男性,而是她们的独立,或者说是她们在时代命运中的成长和选择。”(结束)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