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废话文学、发疯文学……互联网文字游戏有多好玩


时间:2021-11-17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最近网上出现了很多新的梗,让人感叹“5G的网速跑不过8G的脑洞”。当你刚理解“废话文学”的风格时,你应该立即研究“emo”的含义;然后大家蜂拥着玩《疯狂文学》,“亚瑟文学”又开始冒头了.去年流行的凡尔赛文学早已被人遗忘。这些所谓的互联网“野文学”更像是网友们一起参与的文字游戏。它们就像一阵阵吹过的风,带来了易腐的新鲜,吹散了积淀的内涵。降低高度,消解深度,网络上的文字游戏越来越扁平化。

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刘雨涵

荒诞中见真实

音乐风格变成情绪表达

“听你的话就像听你的话。”“你每呼吸一分钟,60秒就过去了。”“你明明知道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还要说我懒?”.不知道做什么的人会想,这不是废话吗?是的,没错。这就是前段时间网络上出现的“无厘头文学”。通过一些“看似无厘头,实则无厘头”的句子,在荒诞中揭示荒诞的语义和深刻的道理,这是无厘头文学的基本要义。“如果你不胖,你一定是个瘦子。”“如果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那就一点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每次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是无意义文学的代表性引文。

据此,网友们也进行了“考古”,证明无厘头文学有“历史传统”。比如《西游记》的旧版本,有一次唐僧和长老的对话,唐僧问:“这门上写的是比丘之国,怎么能改成儿童城?”老人回答说:“原来,这是比丘之国。现在,它改名为儿童城。”网友说这是“听你的话,如听你的话”的典范。另一位作家余华曾经被外国记者问到:“法国作家和中国作家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俞平定回答说:“最大的区别是法国作家用法语写作,中国作家用汉语写作。”最大的无厘头文学来自鲁迅的《三三三五四》“我家后院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一棵是枣树。”

在无厘头文学造句的浪潮过去之前,网络上还有另一股“emo”风。Emo最初是一个摇滚流派,意为Emotional Hardcore,但在新兴的互联网语境中,它已经成为“情绪化”的代名词。“我是emo”可以理解为“我不开心”“我很沮丧”“我很沮丧”“我很笨”。由此衍生的“emo文学”被解读为:e-person,莫莫哭泣时的文字书写。Emo文学可以很容易地通过一个悲伤沮丧的段落或者一个悲伤的心境,然后伴随一句“我是emo”来实现。这么低的门槛也让一切都是emo。加班、赶论文、选奶茶有困难、拿不到演出门票,甚至没有收到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都可以成为emo的创意来源。

戏剧的歇斯底里

一本正经的抓马气氛

Emo的网络高潮是在今年八九月份,现在最时尚的网络风格变成了“疯狂文学”。据悉,疯狂文学的起源是有人在豆瓣群里发了一段以“我没疯,我说什么”开头的话,充满情感,逻辑混乱,充满爆发力和感染力,成为了疯狂文学的标志。它的内容和形式各不相同,流行的说法是:“你以为我还在乎吗?在昆仑山练剑六年,心冷如昆仑山雪。在大润发杀了十年鱼,本以为心冷如刀,但打开这个时间表,眼泪像黄果树瀑布一样顺着脸流下来,人字拖湿了,脚趾头酸了……”

在影视剧领域,我们可以找到疯狂文学的代入感。马景涛的“咆哮的皇帝”,惊慌失措的云柯和盲目的魏紫.琼瑶笔下人物的这些歇斯底里的时刻是疯狂文学的最佳代表。最近热播剧《星辰大海》因为狗血被贴上了疯狂文学的标签,让该剧编剧苏惊叹不已。“我真的很佩服网上朋友的幽默感、智慧、洞察力和提炼能力,以及他们玩梗的能力。”

情绪的肆意宣泄,咄咄逼人的语气,连载轰炸的铺陈,让疯狂文学获得成功。既能释放压力,又容易获得关注,有一定的实用技巧。有人通过疯狂的文学和电商客服达到了售后诉求,有人在网上与Barjing争论成功树敌,有人在一群评论中脱颖而出,收到了博主的回复。

如今疯狂文学大行其道,但要想成为浪尖上的上网者,还应该掌握刚刚起步的“亚瑟文学”。有文化评论者总结为——芝麻绿豆,也应该用宏大叙事来表达。亚瑟文学起源于2017年网友对一档综艺节目《熟悉的味道》的沉思。节目中,陈凯歌、陈红、陈飞宇三人共进晚餐,陈凯歌叫着儿子的英文名亚瑟说:“亚瑟,请坐。”然而,节目中没有陈飞宇的椅子,他只能跪在母亲陈红的旁边。

喂饭吃,而一家人在饭桌上的发言让“阿瑟文学”成功诞生。“一点儿肉末也不算什么,但当它们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你可以看出它们是风味绝佳的美食。”“就像我们小时候那个爆米花,那么小小的一粒玉米,它是小小的能爆出这么大一朵花来,我觉得它是有巨大能量的。”一顿普通的家常便饭也要加入文艺和哲理的思考,这样的一本正经让网友感受到了一种魔性抓马的气氛。

  网友化身反矫达人

  速成速朽中形成态势

  在网友们的疯狂造梗比拼中,还产生了“卑微文学”“丫头文学”“咯噔文学”等不同类型,但因为应用范围有限,并未形成席卷全网的风潮就已经要消散。互联网“野生文学”的后浪一个个扑面而来,去年还在网络上大行其道的“凡尔赛文学”,前年被玩坏了的“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明学”,还有更早之前“文体两开花”的“六学”,这些前浪早已被拍在沙滩上,成为不再被提起的过去时。

  将这些互联网“野生文学”上升到“文学”的高度是言过其实了,它们充其量只是一种由网友发明并参与的文字游戏。这种互联网文化当然是一种快餐文化,正像网友所说的,当普通人弄懂一个新梗的时候,这个梗也就过时了。

  用新鲜压倒严肃,用梗料替换内涵,用苍白覆盖文雅,从其个体来看,这种互联网文化没有营养、无法积淀。而从其整体来看,在这样速成速朽的生成和消解之中,却形成了一种难以逆转的态势,通过文字的扁平让文化走向扁平。这些文字游戏看似眼花缭乱、异彩纷呈,但究其根源都离不开互联网的吐槽本质。不管像废话文学那样在重复的语义中让文字更加平庸,还是像发疯文学、阿瑟文学那样让文字更加浮夸,它们都是对于高高在上、装模作样、道貌岸然的一种解构方式。原来有个词是“人艰不拆”,意为人生艰难就不要拆穿了。而现在是,人艰却偏要拆个七零八碎,网友们个个都化身成反矫达人。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