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东西问丨余中先:不同的语言文化如何做到“美美与共”?


时间:2021-11-1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东西问)余中先:不同的语言文化如何做到“美美与共”?

中新社北京11月18日电:于忠贤:不同的语言和文化是如何做到“美与美”的?

作者高楚怡

每年9月,随着众多法国文学奖项的评选,法国“文学回归季”由一系列文学活动发起。随着中法文化交流的不断发展,许多中法翻译作品呈现给东西方读者。中法文学翻译体现了怎样的文化交融?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原《世界文学》主编余忠贤在接受中国新闻社“东西方问题”专访时,就上述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在法国留学,从事法国文学翻译40多年的于忠贤说,每一种文化都有自己的闪光点,相似之处可以通过作品和翻译看出来。文化交流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了解对方,通过了解对方更深入地了解自己。

资料图:1688年法国首部《论语导读》法文版原著。<a  target='_blank' href='/'>
</p>
<p>
中新社记者杜' src=' http://I  2 . China  News.com.cn/simg/CMS  HD/2021/11/18/753 ce  531 cf  874 c  939 C2 F6 f  e41 a  2c  35 . jpg  ' style=' border  3360 pxsolid  # 00000 ' title=中新社记者杜'/
</p>
<p>
资料:1688年法国第一个法语版《论语导读》。中新社记者杜洋摄
</p>
<p>
<strong>中新社记者:您认为中文、法文如何体现各自的文化魅力?如何用语言打通不同文化背景的读者对于世界文化的认知?</strong>
</p>
<p>
<strong>余中先:</strong>的汉语是我的母语,法语是我的第一外语,所以我知道他们各自的魅力。我们读都德的《论语导读》,老师给孩子讲法语,这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这句话应该理解为我们学习的母语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因为它可以表达任何意思。虽然有些词不是来自汉语,比如现代科技、社会学等词汇,但我们还是可以找到合适的词汇来表达,这就是汉语作为母语的魅力。
</p>
<p>
要体现法语的魅力,就要透彻理解法语作品中所有意义和内涵的魅力,然后用汉语向中国读者展示这种魅力。熟练度要求精通,即信、达、雅,恰当的表达,即信、达、雅。先做到这两点就够了。
</p>
<p>
说到中法文化魅力,很难说。每一种语言都反映了自己文化的历史传统,语言本身的表达也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发展。与中国历史不同,法语正式成为书写语言需要很多个世纪,直到15、16世纪才确定为经典法语。在法国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之后,语言已经成为一种现代语言,但它仍在变化。然而,中国的古典语言始于秦朝,现代语言始于1919年五四运动后白话文的诞生,所以中法两国的语言历史是不同的。
</p>
<p>
此外,法语和汉语都需要面对来自英语世界的挑战。母语有捍卫和发展自己语言的意识,所以在很多情况下,法国和中国都提倡说好母语。同样,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在外语的冲击下保持文化自信,保持自己的语言,探索各种内涵。
</p>
<p>
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如何理解其他国家的文化?很难强迫。读者有个人选择,但作为文学翻译家,我们应该帮助中国读者了解哪些作品有价值,比如18世纪的伏尔泰和狄德罗,19世纪的雨果和莫泊桑,20世纪的加缪等法国文学作家。反过来,法国译者也会介绍中国过去的文学作品,提炼最经典的东西。
</p>
<p>
无论在中国还是法国,就像法国人谈论中国文学一样,李白和杜甫是他们永远不会落后的人。
</p>
<p>
每种文化的输出和引入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这更多地取决于接受者。例如,法语的翻译是由中国读者的意识形态、价值判断、文化自信和经济地位决定的。翻译只是“摆渡”。要决定先“放”哪些东西,首先要正确认识法国文学在法国文学史上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p>
<p>
同时,没有必要强调中国文化的传统。文化本身要自信。我们还说汉语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但是,要想知道中法两国的区别,就要弄清楚中国人是如何看待中国的,我们就会知道这种区别。比如我翻译了保罗克洛岱尔的《最后一课》,但是我觉得这位法国诗人并不是真的了解中国,因为他的作品更多的是讲中国的风土人情和美丽的风景。
</p>
<p>
对于中国的文化传统,法国人有选择的余地,会更加重视道教。在中国,我们不一定持有这种倾向。为什么外国人更关注“道”,因为“道”可以更广泛地扎根于人们的心中,而“儒”则侧重于管理自己和管理与他人的关系。从这个角度来看,西方人和东方人的传统文化是真的。
</p>实略有差异。</p>
<img alt= 资料图:中国非遗大师王健的折扇作品和法国手工艺大师希尔万·勒冈的制扇作品相映成趣。钟欣 摄

  中新社记者:在您看来,中国文学与法国文学有哪些异同?相互之间是如何影响和借鉴的?

  余中先:从目前来说,经过启蒙运动后,法国文学走在我们前面,抛开语言方面的因素,在小说、诗歌、戏剧上,我们需要向西方人学习是毫无疑问的。为什么?因为他们经过了文艺复兴,从中世纪的神权转向关注对自己作为个体的存在,而个体跟个体相通,人们存在互相间的约束,也就是社会契约。

  我们强调每种文化有每种文化的特点,这种特点是用来管理人还是用来认识自己?我们应该更多地把重点放在认识自己跟别人的异同上,文学的作用是潜移默化的,东西方都强调真善美,但每个人对真善美都有不同的认识,即便是雨果在塑造人物的时候,也会把善良和情愁等等包容在一起。

  在中法文学作品中,如以《追忆似水年华》这部法国文学作品与《红楼梦》做比较,会发现有很多共通之处,如人名、地名、美食、做梦的方式,大家族阶级斗争等等。不同的是,两部作品的写作手法不尽相同,作者的风格特点不同。

  谈到法国文学的可借鉴之处,或许是追求“标新立异”。法国的每一个作家都在追求自己独特的表达方式,而不愿意类同于他人。即便在浪漫主义作家中,每个人写作方式也有不同,奈瓦尔写梦,写似醒似睡状态中意识的流动。到了自然主义小说,左拉从社会角度下笔,而莫泊桑又是比较个人化的,带有诺曼底特色的写作。

  至于中国文学对法语文学的影响,我觉得更多源于中国人的思想。语言文字可能会经过翻译后走样,但中国传统文化的思想,比如道家思想、与自然关系的想法、李白感叹蜀道难、《春江花月夜》中宇宙之间的对话等等,都源于中国的地大物博和传统文化,这些中国的文化特色会影响到西方。

  每一种文化都有其闪光点,通过彼此的作品和译文可以看出来,但“总的东西”是共通的,比如小说都是虚构,都是通过作家的脑子反映出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是能在现实中找到素材,找到影子的。文化交流的目的也是希望彼此更多了解,并通过了解对方更深刻地了解自己。法国人或许在了解中国的过程中也会有一些反思和触动。

资料图:“中法文化之春”艺术节。杨华峰 摄 资料图:“中法文化之春”艺术节。杨华峰 摄

  中新社记者:您曾多次往返中法做文化交流,法国人如何看待中国的文化发展及现代化?

  余中先:我接触的法国人大多数是知识分子,法国人和法国人之间也是不同的。现在也有部分法国人看到中国现在的快速发展,但总的来说,法国人对中国的了解还是相对较少。

  他们并不会主动去了解外国人,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在欧洲的生活,因为中国离他们较远。但中国的文化和经济的发展也对他们带来了刺激,因为中国在不断变化,中法的社会制度不同。日本曾给他们带来相当大的关注,现在中国的经济不断发展,也给世界带来变化。他们认为,中国人口数量远超日本,所以对他们带来的影响会更大一些。在文化上,他们实则更担心英语文化体系对他们的冲击。

  但我认为,在每一个国家,每一种文化都有自己存在的理由和存在的远景近景,法国人现在有理由保持传统的生活习惯,这种生活习惯多多少少也影响了中国人,比如原来中国人不喝咖啡,现在喝咖啡,很多年轻人喜欢在咖啡馆里写东西、读书等等。

  基于中法文学交流互鉴的工作就是希望促进两国文化交流,所有的一切都在文字当中。翻译就像“摆渡”一样,即便“摆渡”有时间差,西方人了解中国有一个时间差,我们了解他们也有个时间差,但“摆渡”就意味着一来一往。(完)

  受访者简介:

  余中先,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法语专业研究生班,曾留学法国,在巴黎第四大学(Paris—Sorbonne)获得文学博士学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2002年起,任《世界文学》主编,目前退休,任傅雷翻译奖评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2002年2月,被法国文化部授予法国文学艺术骑士勋章。2018年8月11日,凭《潜》荣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文学翻译奖。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