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导演谈《当家主母》:大女主走出深宅,去江湖“见众生”


时间:2021-11-2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导演谈《当家主母》:大太太走出深宅,去江湖“见众生”

从事古装剧事业的女性围绕“自我”展开一场精神觉醒和价值追求。

——————————

最近播出的古装剧《当家主母》开头,姑苏一大家子的大叔被夹在做小三和年轻真爱之间,以为一场爱恨情仇的斗房戏就要开始了.第四集,男主角突然“下线”,两个女人开始了缫丝生涯。

我没有纠缠和关心男人的宠爱,而是进入了我最喜欢的手工业,放眼更广阔的江湖。古装剧的“大女主”开辟了全新的“事业”版图。

《当家主母》,由王小明、郭昊执导,背景设定在清代,当时姑苏地区的织造业占主导地位。苏州富仁家有祖传的缫丝秘技。任家的叔父任,因被水匪追击而发生意外,下落不明。一家之主沈悲痛欲绝。为了保持任的缫丝技艺,她与曾宝琴携手抗击外部风暴。

日前,《当家主母》导演、曾参演过《鬓边不是海棠红》103010等作品的青年导演郭浩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专访时表示,创作这部剧的缘起是为了传播传统缫丝技艺,沈在这部剧中的突破是为了实现精神升华,最终走出深宅,见到江湖众生。

而《珍馐记》不仅仅是“大女主”剧。剧中的女性形象生动形象:立志经商自食其力的草根女性,面对现状奋力改变人生的前政府夫人曾宝琴,始终循规蹈矩却用生命抗争的,从守礼到看透荒诞本质的曹夫人。

从事古装剧事业的女性围绕“自我”展开一场精神觉醒和价值追求。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当家主母》天使饰演的女主有什么特点?

郭浩:在这部剧的拍摄过程中,有一天我和Angel聊到了我们对沈这个角色的理解。我说我对沈的理解,可以借用电影《当家主母》 3354中龚儿对江湖的理解来看我自己,看天地,看众生。女性角色沈的超越,在于她终于走出深宅,看见了江湖中的众生。安吉尔非常认可这一点,我们也非常认同这一点。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演技精湛的“40后”中年女演员阵容是如何确定的?

郭昊:《一代宗师》选演员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演技一定要“扛”。我们想拍一部真实的剧。在现实主义戏剧中,一切都需要通过演员的真实表演来表达。如果演员跟不上表演,整部剧就垮了。在这部剧中,我们展现了各个年龄段的人,旨在展现不同的层次,更好地展现时代氛围。如果你只显示一个级别,你会屏蔽掉很多内容。

和饰演女主的Angel一样,我的气质和沈的角色非常契合。她会给你一种内心的震撼和敬畏感,你能感受到女主人。

惠英红是一位非常有实力的女演员。她在剧中扮演陈小红阿姨。但在角色塑造上,她明确“划分”了表演前后的状态:前面观众说惠英红是喜剧演员,更多感受到了这个角色的“快乐”色彩;但后来,看在儿子的份上,她就有了“伤心”的解释。这种喜悦和悲伤的对比,惠英红表现得非常好。

还有大家熟知的“青儿格格”丽贝卡,饰演一家面馆的老板娘,也是一个唤醒女性意识的角色。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最近古装剧《事业》正在热播。这部剧有什么特别之处?

郭浩:《当家主母》的创作虽然起源是为了传播缫丝技艺,但我们并没有刻意去做,而是把缫丝的价值放在故事里。在我看来,这部剧最大的特点是沈的精神高度,她追求女性自由独立、打破封建枷锁的勇气和决心,以及她为缫丝技艺的传播做出贡献的责任感。沈精神升华的过程并不突兀、僵硬。她在曾宝琴、魏良恭等人的影响下,经历了一系列事件后,一点一点的改变。最终,沈决定主动向任提出“和而不同”,成全自己,离开家人。她不再局限于原来的“婆婆”身份,不局限于个人感情,而是真正实现了精神上的升华。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古装剧创作如何融入东方美学?

郭浩:我理解古装剧至少包含三个层面:时代背景、家庭背景、人物背景。比如缫丝固然美,但我们剧的美不能只靠缫丝来表达,而是需要建立时代的整体氛围和真实性。

很难表达缫丝的美,因为缫丝本身的动作比较简单。如何才能捕捉到它的价值和美好?我们必须写一个故事,讲述当丝线变成一幅画或一件艺术品时发生了什么。

拍摄前,我在苏州丝绸博物馆考察时,问一位从事缫丝40多年的老艺术家,为什么缫丝会成为今天的艺术品。工匠告诉我,因为缫丝时,人心无旁骛,心随手脚动。

当时我静静地看工匠缫丝,发现整个缫丝过程很有节奏感,手法自然。那一刻,你的对手艺人肃然起敬,意识到每一针都有精神。因此,在拍摄时,我们借助光线的变化来聚焦演员的表情,展现他们“心心合一”的状态。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沈杰群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