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胡焕庸:为“南沙群岛”命名的地理学家


时间:2021-11-26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本报记者张

今年是华东师范大学地理学家、地理学家、教授胡焕勇先生诞辰120周年。近期,胡焕勇在地缘政治、世界格局、国际关系等领域的重要研究成果和远见卓识。在由中国地理学会和华东师范大学主办、华东师范大学世界地理与地缘政治研究中心承办的第八届地理与中国全球战略高层论坛上首次进行了深入探讨和讨论。

这位杰出的地缘战略家首次将中国的“南沙群岛”命名为“南沙群岛”,并提出了著名的地理分界线——“胡焕庸线”,影响深远。早在1945年,当时中国还处于水深火热、贫困无力的时代,他就预言中国将“在战后世界舞台上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

  中国有条“胡焕庸线”

胡焕勇,江苏宜兴人,1901年出生。作为中国人口地理学的奠基人,胡焕勇著述颇丰,研究领域涵盖了人文地理学、自然地理学、区域地理学等各个学科分支。他最著名的成就是在1935年提出“爱辉(爱辉)-腾冲线”是划分我国人口密度的对比线。这条线叫“胡焕庸线”,曾被选为中国地理学百年发现。

自古以来,中国东南地广人稀,西北地广人稀,但这种模糊的认识却没有人大力支持。1935年,胡焕庸在《地理学报》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中国之人口分布》,描述了中国人口密度在不同地区的分布。根据我国各区县的人口数据,获得了我国第一张人口密度地图。在这张手绘的理念密度图中,胡焕勇画出了一条从黑龙江爱辉(今黑河)到云南腾冲的人口分布较广的边界线。

线路东南部,全国36%的地区居住着96%的人口,自古以来以平原、水网、丘陵、喀斯特、丹霞地貌为主要地理结构,以农耕为经济基础。线的西北部,人口密度极低,是草原、沙漠、雪域高原的世界,自然是古代游牧民族的世界。一条线画出两个截然不同的自然和文化区域。

以“胡焕庸路线”为代表的客观规律,成为研究中国国情的重要依据。“历史证明,1935年王先生发现的中国人口分布分界线‘爱辉—腾冲线’,在经济、安全等国情的研究和战略制定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华东师范大学世界地理与地缘政治中心主任秦大河院士说。

深深担忧中华民族命运的胡焕勇,在大学读书时就把目光投向了世界,并在与中国外部安全环境相关的诸多领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他翻译或撰写了近百篇关于世界地理和地缘战略或具有地缘战略意义的地理文章和著作,是中国地缘战略研究的先驱。他还十分重视边疆和国防建设的研究,呼吁地理与国防教育相结合。对于当时内忧外患的中国来说,这些成就不过是天上掉下来的露水。

“一个大国需要一个宏大的战略,只有充满思想的战略才有意义,才能突破时代的局限。随着时间的推移,胡焕勇先生的地缘战略思想一定会对今天的中国有所启发。”秦大河说。

  首次为“南沙群岛”命名

华东师范大学城市与区域科学学院院长杜德斌教授通过深入研究,在论坛上系统阐述了《胡焕庸的地缘战略思想及其时代价值》。他的团队发现,胡焕勇首先命名了中国的南沙群岛。

1934年,胡焕庸发表文章指出,法国和日本觊觎并占领南海诸岛:

法人占据南海九岛,所谓“南海九岛”并非其专用名词。东南有无数小岛,一路点缀到菲律宾列宾的排湾岛(今菲律宾巴拉望岛)海岸。它的处境离不开这九个岛屿,而这些岛屿没有合适的名字。它们在地图上被统称为“危险区”。这九个岛只是真正危险区以西的岛屿。九岛以东,有无数小岛和浅礁。特别是大的,比如西约克岛,西约克长两公里,宽一公里左右。岛上有椰子等植物,海南渔民经常来这里,还有寺庙和坟墓,都是我们的领土,这无疑是有意义的。南部有平岛,长200米;南面有南山岛,长500米;而在南部,则是位于北纬9度42分、东经14度23分的Sin Cowe岛。这些岛屿的地位不在菲律宾、列宾(现在的菲律宾)的国界之内。虽然这些处于“危险地带”的岛屿是中国人居住和经营的,但至今没有一个全面的名称。我打算用“南沙群岛”这个名字来命名这些岛屿。否则统称为“南海诸岛”,名称褒贬不一。至于法占九岛以外的岛屿,将来是否还能归我国所有,还是会被法人或者日本人接管,就不是我敢说的了!

“胡焕勇先生首次系统论证南海诸岛属于中国,并首次命名南沙群岛,为中国处理南海与东海主权争端提供了重要证据。”杜德斌说:“作为地理学家,他高瞻远瞩,敏锐地意识到琉球群岛和台湾省的重要战略地位。王先生当时倡导的远见卓识,对今天的中国地缘战略仍有借鉴价值。”

在贫穷弱小的旧中国,只有知己知彼,才能救亡图存。正是这种振兴中华的自觉意识,使胡焕庸选择地缘政治和国际战略研究作为其学术生涯的开端。早在1934年,胡焕庸就对中国面临的国际地缘政治安全形势进行了全面评估,发表了第一篇关于中国地缘政治关系的文章,预言了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和美日冲突的必然性。

杜德斌的研究团队认为,胡焕庸之所以有这样的地缘战略思想,实际上源于他对世界地理的扎实研究。他独立编著出版了中国第一套国家和区域地理,也是中国世界地理图书数量最多的专家。他一生至少编辑出版了24本世界国家和地区地理书籍,翻译或撰写了近百篇具有世界地理和地缘战略或地缘战略含义的地理文章和书籍。这些书

与文章都为中国人“开眼看世界”提供了有力支撑。

  心怀天下 学术报国

  华东师范大学建校70年来,地理学科始终举足轻重,地缘战略研究独树一帜。胡焕庸于1953年加入华东师大地理学系,为本科生开设世界各大洲自然地理课程,担任世界各洲自然地理研究生班的班主任,并招收世界地理方向的研究生。

  上世纪60年代初,华东师大创办西欧北美经济地理研究室。在胡焕庸的带领下,研究室向中央外事部门提交了首项研究成果——《法国地理图志》。从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胡焕庸厚积薄发,先后出版《各洲自然地理》《苏联自然地理》《世界海陆演化》等诸多世界地理研究著作;并以“荷夫”为笔名,翻译出版了极富地缘战略意义的《亚洲区域与经济地理》,为中国地理学发展增添了光芒,也孕育了独树一帜的华东师范大学地缘战略研究的萌芽。

  “胡先生的研究为当代中国地理学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他以‘显微镜’和‘望远镜’相结合研究地理问题的治学方法,尤其值得当代地理学人学习。在他的爱国情怀与学术报国精神影响下,一代代华东师大地理学人心怀天下、脚踏实地,为地理学发展和国家建设不断添砖加瓦。”杜德斌说。

  源于深厚的爱国情怀,胡焕庸终身从事地理学和地缘政治的研究和教育。他说:“世界近古史之开端,盖导源于十五世纪之航海探险,而欧人势力之所以弥漫于全球,实得力于地理考察之结果也。”“列强之谋我也,莫不以地理学家为其开道先锋,平时探险考察无微不至,及各地情势既明,则何处富饶,何地形胜,了然胸中,于是一举而占领之,随时乃不劳再有抉择。”

  也正是源于对世界地理和地缘政治的了然于胸,早在1945年,当中国尚处于水深火热、积贫积弱的年代,胡焕庸就预言中国“在战后世界舞台中,占一极重之位置。”他撰文指出:

  “第一,二十世纪之世界要成富强之大国,需具有工商农矿之全能经济国家,而且有此种优越条件者,美国除外,仅有苏联与中国。第二,我国生产一向落后,美苏各国工业地步,生产力强,我国需于最短期内与之并驾齐驱实属不易。第三,美苏建国之时间,亦不甚长,由此前例,自可鼓励,而我国天赋极厚,迎头赶上,努力超越,自此在战后世界舞台中,占一极重之位置。”

  “胡焕庸先生生于上世纪初国际国内动荡的大时代,他的生平本身就是一部地缘政治演化史。”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梅兵说,“在当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同步交织的历史时刻,面向‘两个大局’,胸怀‘国之大者’,地缘战略研究就越发迫切与重要。传承和弘扬胡焕庸先生的爱国精神、治学品格和学术思想,具有特殊的意义。”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