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手艺+技术既保古书不“死” 又让传统文化“活”起来


时间:2021-12-10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科技不仅让古籍免于消亡,也让传统文化活了起来。

国家图书馆工作人员对古籍进行缩微拍摄。本报记者洪星摄

摸清古籍家底,修复古籍,让古籍内容“活”起来,来到读者和研究者的办公桌前.古籍工作者争分夺秒,妥善保存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让它们继续灿烂绽放。

自2007年实施《中国古籍保护规划》以来,我国已修复珍贵古籍370万册。近日,国家图书馆举行中国古籍资源库建设及相关古籍保护工作成果新闻发布会。中国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张志庆介绍了这个数字。

摸清古籍家底,修复古籍,让古籍内容“活”起来,来到读者和研究者的办公桌前.古籍工作者争分夺秒,妥善保存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让它们继续灿烂绽放。

保护古籍

这是一项技术工作,也是一项工艺工作。

在古籍修复室,修复人员耐心地与岁月留下的痕迹抗争。这不仅仅是删除它,而是用最少的干预保持旧的原样。

全国2700多个单位收藏的近3000万册古籍中,约有三分之一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天禄林朗》集,明嘉靖年间刻本,仅一卷。整本书被淹了,留下了很多泥和霉;书的后半部分变形严重破损,封底缺失,部分书叶下部缺失;书皮褶皱,部分断裂伴有撕裂、破损,书皮边缘褶皱、絮状。

修复师用干揭法将书叶分开,轻轻扫去泥沙和霉斑。滑移、修补破损部位等操作,烂腐、絮凝严重的部位用薄纸加固,并适当加宽搭接;展平后,选择边缘完整的叶子作为参考,修剪叶子边缘的连接部分,使叶子边缘整齐。同样的,修复师也修复了护叶,并根据正面书皮的颜色分发纸张,修复了背面书皮,按照原框架恢复装帧。

这就像是在古书上准时施了一个魔咒。

国家图书馆古籍馆副馆长陈红燕表示,在古籍保护计划启动之前,古籍修复人才短缺。近年来,培训课程、指导和学术教育相结合,假肢数量增加了十倍。

然而,古籍的保护并不完全是一项手艺活。张志庆引进了他们的一项新技术,自主研发的——脱酸设备。

纸的主要化学成分是纤维素,在酸性环境下容易降解。在我们可以感知的水平上,降解表明纸张的机械强度降低。也就是说,更容易老化,变黄,变脆,更脆弱。

酸化最严重的书籍大多产生于民国前后。当时西方造纸业刚刚进入中国,造纸新技术还不够成熟。明矾和松香在造纸中被广泛用作施胶剂,这增加了纸张的酸性。

当时生产的纸是高酸性的;此外,民国以来的图书保存环境复杂,民国时期的图书成为酸化重灾区。

中国国家图书馆古籍库文献保护组组长田周玲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国家图书馆从2015年开始进行脱酸研究,开发了2台脱酸装置和1台除尘装置,获得2项发明专利和1项实用新型专利。开发了一种无水、液相、完全、间歇、全自动、安全、有效、经济的脱酸工艺。

在修复古籍等文献的过程中,脱酸往往是单页进行,需要将书籍等文献的装帧去掉,脱酸后再进行装订,费时费力。国家图书馆自主研发的脱酸设备可对80多种文献进行脱酸

进入纸质缩微工作室,看到工作人员把文件放在稿台中央,调整了合适的变焦比例,找到了合适的曝光参数。他右手拿着曝光表,左手操作仪器的旋钮,然后用脚踩快门键拍照。

所谓文档缩微,简单理解,就是给文档拍照。然而,这种特殊的胶片具有更高的清晰度和分辨率以及更长的存储时间。——在恒温恒湿的条件下,至少可以正常保存文件500年。

有些东西适合自动化,但有些东西不适合,比如文档的翻页。微电影部拍摄和技术服务团队负责人马誉峰说,对于如此珍贵的文件,无论机器多么精美,与人相比,都显得有些简陋。有时候,人工方式更让人放心。

缩微技术在中国已经应用了60多年。然而,在各种电子手段飞速发展的今天,为什么我们需要将文档一页一页地保存在微型文档中呢?

因为缩微文档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其技术成熟、安全可靠、便于长期保存、标准规范齐全、维护成本低、介质转移方便、节省存储空间。而且由于其不变性,与原文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国家图书馆缩微部主任王乐妍介绍,原文化部于1985年成立国家图书馆文献缩微中心(以下简称缩微中心),拉开了国家图书馆缩微文献可再生保护的序幕。30年来,25家公共图书馆成为微电影中心的摄影馆,19家公共图书馆成为档案馆。“在缩微中心的指导下,所有成员图书馆共拍摄和抢救了约19万种珍贵文献,共计7

860余万拍。”

  缩微工作者兢兢业业,寄甘苦在镜头前,注心血于胶片内。“我们这项技术并不时髦,但它可靠低调,是个在后台进行的基础性工作。”谈起文献缩微,王磊充满感情。

  在缩微技术发展成熟的基础上,出现了数字缩微技术。缩微胶片可以数字化,数字资源也可以通过数字存档机拍摄在缩微胶片上,以缩微胶片形式进行长期保存。

  数字资源库

  让古籍里的文字活起来

  古籍需要得到妥善保护,但古籍中的内容,应该“活起来”,被更多人看到。

  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办公室主任苏品红介绍,国家图书馆从20世纪80年代起进行数字资源建设工作,自2000年起,开始有计划地将珍贵特色馆藏进行数字化,并陆续建成“数字方志”“宋人文集”“碑帖菁华”“甲骨世界”等专题资源库,通过国家图书馆官网免费向社会公众发布。

  2016年9月28日,作为中华古籍保护计划阶段成果的“中华古籍资源库”正式开通运行,在线发布国家图书馆善本古籍影像10975部。

  2020年4月,国家图书馆新版“读者门户”正式上线,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将自建、征集的古籍资源统一整合在“中华古籍资源库”下,检索和浏览方式全面升级。

  目前,“中华古籍资源库”全文古籍影像子库共计17个(“中华寻根网”“日本永青文库捐赠汉籍”两个数据库近期上线,上线后达到19个),在线发布资源包括国家图书馆藏善本、普通古籍、甲骨、敦煌文献、碑帖拓片、西夏文献、赵城金藏、地方志、家谱、年画、老照片等,以及天津图书馆、云南省图书馆等有关存藏机构的古籍资源和从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法国国家图书馆等海外机构征集的古籍资源,总量约10万部(件)。

  2021年11月,为更加方便读者阅览和利用古籍资源,国家图书馆升级了相关技术,“中华古籍资源库”实现免登录阅览,古籍资源加载和阅览速度明显提升。

  今年4月,一位读者用邮件的形式给国家图书馆写来了感谢信。

  信里这样写道:“说实在的,以前要查阅古籍是很不容易的,有时反复申请,仍然无法可想。如今,您们在践行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在认真办实事,为振兴民族文化而做好工作。您们的工作善莫大焉,得到您们的帮助,鄙人也定当继续努力。”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