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知网道歉,能平息众怒吗?


时间:2021-12-1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网北京12月11日电(记者宋玉玺)“为什么我创造的知识得不到尊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89岁的退休教授赵德新有这样一个疑问,因为知网擅自收录了100多篇论文。

近日,赵德新向王智投诉自己损失了70多万元,被媒体曝光后,立即引起了网友的关注和讨论。

12月10日晚,知网发布声明,“我向赵德新教授表示诚挚的歉意”,并表示将全面检查互联网格式下的版权保护和许可方式,认真分析版权许可链各环节的不足和瑕疵,虚心听取法律专家、学者和出版机构的意见和建议,严格执行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要求,与学术期刊编辑、出版者共同正视问题、解决问题。

对此,赵德新也回应媒体称,知网的态度还可以,但需要采取更多的整改措施。

《说明》截图

03010截图

知网作为知识资源平台,汇集了大量期刊论文、硕士、博士学位论文、会议论文、学科课程、图书等资源,也成为学者、高校师生进行研究的必备工具。当然,用户使用这些资源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

知网截图

知网截图

但是,赵德新状告知网的案例清楚地表明,论文作者并没有被告知他的作品会在知网上下载阅读。

很多网友都很好奇。既然本文作者对此不知情,“知网为什么要收钱”“你收到的钱给作者了吗?”

“知网凭什么收钱”

先说知网是如何提供知识服务的。

说到知网,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两个字的——论文。在大众认知中,知网拥有完整的知识资源和强大的服务功能,其海量的文献数据成为论文写作的“必需品”。

从本科阶段开始,学生需要阅读大量相关的主题论文来撰写课程或论文,做文献综述。然而,在知网中浏览和下载论文是数据收集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然而,绝大多数高校师生对知网的“收费下载论文”并不感到明显。并不是知网没有向他们收费,而是高校和科研院所直接向知网支付了包库的订阅费。

因此,几年前,面对续费上涨,一些高校曾宣布停止使用知网。

2016年,武汉理工大学“因续费涨价离谱”宣布停止知网。同年,北京大学官网发布知网将停产的通知,理由是“数据库厂商提价太高”。

就在那时,有媒体指出知网“高度垄断”。

但是知网是怎么得到这么多期刊论文数据的呢?有媒体指出,高校和期刊要想获得相关资源,必须交出作者授权。硕士和博士毕业生在提交论文时通常会被学校要求签署《说明》,并将论文授权给知网。学者投稿期刊时,往往需要授权知网使用。

当然,这些论文的数据会成为知网盈利的基础。

知网收费标准截图

知网计费标准截图

“缺乏合同依据”的“授权”

在这里,出现了赵德新诉知网案,——,双方争议焦点。作者“同意”交出的授权是否具有法律效力?

知网近日就此事向媒体表示,知网通常与学校、期刊编辑部合作,不直接与作者联系。

一般来说,论文作者向期刊投稿时,期刊的同意或投稿通知会注明稿件采用后会被编入知网数据库等表述。因此,知网认为,协议、投稿须知等证据可以证明其已获得赵德新对涉案作品的使用许可。

然而,法院认为,这种做法“缺乏合同依据”。

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收集的许多相关案件的判决书来看,法院认为,学术期刊投稿须知或网上协议没有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理事长张洪波告诉Zhongxin.com记者,信息网络传播权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产生的。即便如此,相关保护规定已经实施了十多年。

记者注意到,2006年7月生效的《关于论文使用授权的说明》明确规定,权利人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受著作权法和本条例保护。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

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将他人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应当取得权利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给作者的钱“实在太少了”

  张洪波认为,在赵德馨诉知网案中,知网既没有获得论文作者的有效授权,也“未向论文作者支付合理报酬”。而这也并非孤例。

  据张洪波了解,知网一般会向合作期刊支付一定费用。“这其中包含两块,一部分是因为期刊提供了数字资源,另一部分就是给作者的费用。但相较于知网获利金额,这实在太少了。”

  “为数不少的期刊,尤其是很多学术期刊,知网真正支付给作者的费用并不高。有些期刊一年只能拿到两三千块钱。如果分摊给这一年该期刊的全部作者,这么少的钱怎么分?”张洪波觉得,这样的金额完全不足以认定是“知网支付的版权费用”。

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公开的2020年年度报告截图 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公开的2020年年度报告截图

  根据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公开的2020年年度报告,同方知网当年主营业务收入超11亿元,净利润超1.9亿元,毛利率达到53.93%。

  “借鸡生蛋”的生意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学者、业内人士、高校师生在内的多位受访者向记者表示,很多人并非不知道“知网获取论文数据”的法律漏洞,但绝大多数论文作者更看重论文在学界的认可度,而这需要作品广泛地传播。因此,很多人都不会“计较”知网的这种做法。

  此外,有报道显示,赵德馨诉知网胜诉后,知网随即将其论文全部下架并不再收录。有评论指出,知网“输了官司就意气用事”,搞成了“店大欺客”。

  这样的情况其实加剧了知网的“垄断程度”——更多论文上传到知网,更多人到知网付费下载论文。

  在知网获利的同时,大量论文作者却因在投稿过程中“被同意”,而未获得应得的合理报酬。同时,众多期刊也因此被裹挟其中,逐渐成为弱势的一方。难怪有媒体称之为“借鸡生蛋”的生意。

  我们也应看到,赵德馨诉知网获得赔偿并不是终点。如何保证知识服务平台能够促进研究良性发展、真正维护原创者权益……这些已经暴露出的问题需要得到更好地解决。

  “知网这一类知识服务平台能够发展这么大规模,说明市场是有需求的,但其中确实存在不规范的情况。”张洪波说,他也希望知识服务平台能够发展壮大,但应在多方共治的前提下规范有序地发展。(完)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