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既然看不懂画,为什么还要“看”?


时间:2021-12-1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小白的进入秘密可以是一幅画,一件艺术品复制品,或者一本关于艺术的书。条条大路通罗马,门牌号对,钥匙和密码对,所有的艺术宫殿都进去了。

——————————

我的书架上有一幅装饰画,镶嵌在一个弯曲的玻璃框里,放置了很多年。很久以前在一家“艺术”商店买的。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幅画的来历,但觉得它很美,色彩很美,“有点意思”。这可能都是艺术盲。哦,今天的画《小白》是对一件作品的第一印象。你不知道一幅画的作者是谁,创作的背景,它的流派,甚至不能理解它,但它恰恰能打动你,因为色彩、线条、构图,或者某些感情和情绪都是纯粹的美、喜、悲、怒、焦虑.

秋天,我和女朋友在公园散步。她举起手机,俯在一束不知名的花草前,寻找合适的拍摄角度。你不觉得它看起来像梵高吗?她问。那根本不是向日葵!她轻蔑地看了我一眼,把照片放在我眼前:看,这个形状像梵高的杰作吗?她指的是这幅名画的构图。我觉得更像丢勒。那束野生花草让我想起了丢勒的《一大块草坪》。

呵呵,这是画。不同的人有完全不同的印象。在出版之初,这些画经常引起争议,被正统的学者排除在外,被批评家嘲笑为“野兽”。画坛的“新人”对此充耳不闻,试图创造自己的风格,不断颠覆传统。

当你看到克里姆特的《吻》,我书架上的那幅画,你会怎么想?从中你能看到什么?

如果你和我一样是初学者,不妨看看《詹森艺术史》中的解读。背景:19世纪末,艺术回应了现代化的发展。这不仅是一个美好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情怀的世纪末。3354嘿,类似“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样的东西,有很广泛的艺术风格和运动,比如印象派、象征主义和新艺术运动。那是塞尚、修拉、梵高和高更的时代,也是比利时的“二十国集团”和“维也纳分离主义者”的时代。

梵高画了著名的《向日葵》,3朵花,12朵花,15朵花,《星月夜》,《夜间咖啡馆》;高更——毛姆著名小说《月亮和六便士》中的画家原型,怀疑布列塔尼半岛的偏远村落不够远,前往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寻找原始艺术;受他们风格的影响,蒙克画了《呐喊》,这“感染”了克里姆特,创作了一系列以“吻”为中心的作品,并把他的爱人画了进去。在蒙克的作品中,也有一对形状相似的男女,他们恋人的脸在恐惧中交融在一起,仿佛在互相吞噬。对了,当我听到他女朋友的结婚请求时,蒙克用枪射中了他的两个手指。然而,他的画只是简单的黑色斑点,克里姆特要丰富得多。他笔下的人物裹着华丽的金箔长袍,踩着野花做成的彩色地毯,高高地挂在天上。

“《吻》含有很强的装饰元素”,课本上是这么说的(《詹森艺术史》是很多高校艺术系的教材),所以我不能太把它当成“装饰画”。至于“分离主义”,就是打破各种艺术的等级制度。——在“坐在云端”的学术分类中,绘画的类型不一,以历史画居首位,风俗画和装饰画是唯一陪伴底层的,装饰艺术被轻蔑地扫入“匠”的层面。

之后出现了野兽派的马蒂斯和立体派的毕加索。作为现代艺术的开端,所有的艺术史作品都会谈到这段历史。只要通读《詹森艺术史》或《加德纳艺术史》(这是一种愚蠢的方式,长达数千页,考验耐心),就可以构建一个通用的知识框架。不要指望看一部作品,你会知道它的作者、风格和创作背景.不得不承认,很多画我都不太懂,比如康定斯基的《构成八号》,但这并不妨碍色彩、线条、几何形状带来的快感。

王老板说:的进入秘籍可以是一幅画,一个艺术复制品,也可以是一本关于艺术的书,门牌号对,钥匙密码对,进入的都是艺术殿堂。阅读贡布里希的《艺术的故事》,BBC的艺术系列—— 《文明》 《艺术的力量》,《新艺术的震撼》 《艺术的慰藉》。当然,也一定有我心爱的巴恩斯的《大卫里奥说艺术》.嗯,我不想给你一个书单,但是最近,我碰巧“爱”了他们33350。

但我还是喜欢大卫里欧。他创建了一个私人美术馆,给大家讲古典艺术,然后,我建了一个博物馆,给大家讲现代艺术,在那里,你可以看到不同画家的“维纳斯”“聚在一起”,红衣主教们“争奇斗艳”的威严,还有各种水果和食材挂在厨房里(“为了掩盖缓慢但不可避免的吞咽动作”,作者留在这里),还有餐厅里令人惊叹的静物画3354,我觉得博鲁盖尔的《另眼看艺术》和《新艺术的故事》更相似。此外,书中还有很多八卦,完全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

至于画家,他们根本不在乎我们能不能理解他们。

据说从1905年冬天到1906年夏天,毕加索的赞助人斯坦因为他的肖像画制作了80个模型后,毕大师完成了他的作品。以立体主义的形式,女作家的脸成了“面具”,而“不像”则令人惊讶。这有什么关系?毕加索回答说:“最终,她会永远和这幅画一模一样。”几十年后,评论家们一致认为,绘画完全“符合”女性作家的内在气质。

我在维也纳的阿尔贝蒂娜博物馆,盯着比加。

索的《女人头像》发呆,这是他第二任妻子杰奎琳的一幅肖像版画,完全看不出“貌美如花”。旁边还有《戴帽子的女人》系列,模特也被认为是杰奎琳,长着两只不对称的眼睛。而早年间那些更具“写实”风格的画作,比如《熨衣服的女人》,收藏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多年前,我曾去过那里,却不记得看过那幅画。

  那又怎样?观者,对一幅画不会产生丝毫影响,看或者不看,懂或者不懂,无关紧要。就算内行,“用这些陈腐的文字工具,触及的不过是它们的皮毛”——艺术批评家克拉克说。至于怎样欣赏一幅画,大卫里奥的建议是:看,长时间盯着它看。

  这或许没什么用,可真正的生活,不就是发现“无用”之美吗?

  冯雪梅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