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从技术到艺术到文化 《建筑中国》赏析中国建筑之美


时间:2021-12-1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国传统建筑的几种屋顶风格。来源:《建筑中国》

03010王振富由中华书局出版。

长江日报记者李伟

关于中国建筑的书很多,很多都很优秀,很有名。但是这本书《建筑中国:半片砖瓦到十里楼台》还是很值得推荐的,因为很有特色。

作者不赞成把建筑当作诗、画、乐的艺术,而是认为“建筑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它在受到建筑技术、结构、实用性和环境的制约和羁绊时,仍然具有郁郁葱葱或灿烂的美”。

因此,虽然作者认真研究哲学、美学和传统文化,但在这本书里,他经常从建筑的实用技术出发,走向艺术甚至文化。

这本书的另一个特点是它的野心,涵盖了中国建筑的主要类别,如城市、塔、房子、宫殿、寺庙、坟墓、寺庙、宝塔、石窟、道观、大厅、亭台、走廊、亭台、楼阁、牌楼、塔和桥梁。且不说建筑内部的主要构件和工艺,如屋顶、屋架、木柱、斗拱、墙体、门户、窗户、砖艺、瓦工、栏杆、基座、铺地、装饰等都一一分类讲解,几乎可以作为参考书和手册阅读。

这里以小亭子、大屋顶为例,看看作者是如何“引曲径通幽”的。

展馆:

对于激发“内心独白”的建筑,柱子不宜过厚。

“亭,站住。”亭,作为一个古老的建筑范畴,是人们最早驻足休息的地方。一度演变成一级行政体系。

《建筑中国:半片砖瓦到十里楼台》然后重点介绍展馆的功能和文化特色。就功能而言,作者一口气归纳了14种之多,包括观兵、讲学、集宝、避暑、观景、迎宴、宴饮、祭祀、蓄水、流放、待渡、避雨、风水、符号等,并一一举例。

然后指出“展馆越发展到后期,其文化功能越回归简约。”

其文化特征是融入自然,是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有机”建筑。然而,“它总是在高坡、叶萍或山谷之间吸引眼球。由于其空间的通透性,大凡阁往往支撑着一个三四根细柱的反檐金字塔形屋顶,造型典雅、典雅、静谧”。

亭子是一种能激发人的“内心独白”的建筑。亭子从来都不是一个庸俗的东西。它的美就在于它常常能提升人的精神,或喜或悲,或沉入深渊或奋发图强,或沉浸爱情或做英雄的眼泪,或勤勤恳恳或洋洋自得。

接下来,笔者列举了王羲之与兰亭、欧阳修与醉翁亭、辛弃疾与顾北亭、苏轼与西域亭等几个著名的亭台楼阁及相关的诗词故事。

然而,作者的笔又转过来了,回到了建筑的层面。

金字塔形屋顶和斜顶峰是最常见的亭式,部分采用保定式或滚棚式。就金字塔屋顶而言,有许多种,如圆形顶端、三角形顶端、四边形顶端和八角形顶端。亭盖分为单檐和重檐。单檐倾向于轻,而重檐在轻盈上略显沉稳。单檐方亭多为四柱、八柱或十二柱亭。六边形亭有六根柱子,八边形亭有八根柱子,圆形亭的柱子数量不受限制。一般来说,柱的稀疏形状比较常见。重檐方亭可多达十六柱。

亭子的柱子不应该太粗。一般来说,方婷馆的柱高是馆宽的8/10,柱径是柱高的1/10。六边形亭柱的高度是其宽度的1.5倍;八角亭柱的高度是其宽度的1.6倍。这种大小比例通常有一定的审美基础。如果柱子太短,亭子盖就会匍匐在地,亭子的婉约魅力就无法展现。如果柱子太高太细,就会很弱很弱,而且太优雅,给人一种建亭子的不舒服的感觉。但是如果柱子直径太大,亭子的形象就会过于强烈甚至臃肿,

从单体建筑来看,中国建筑最大的形态特征“忍不住先推大屋顶”;尤其是中国屋顶上的反宇飞檐,堪称中国最辉煌的建筑空间造型。日本学者伊藤忠雄《建筑中国》这本书称赞它是属于中国的世界建筑中“无与伦比的奇怪现象”。

所谓“反宇飞檐”,是指人字顶的两翼垂下,底部飞起,飞檐角翘伸,屋檐深远。作者动情地写道:“无论在阳光下还是月辉,一大片美丽的影子投在地上,让人深深感受到它的美.一个微微上翘的弧线真的可以说是‘柔情’又美好。”

这种大屋顶是中国独有的,或者说起源于中国,但是它的成因是什么呢?作者在书中列举了五个论点,包括自然崇拜理论、一些西方学者所提倡的天幕(帐幕)发展理论、李约瑟在《中国建筑史》中所持的实用主义理论、技术结构理论和美感理论等等。

作者对“自然崇拜说”和“天幕(帐幕)发展说”进行了批判,认为它们更多是猜测和想象,证据不足,“低估了早期中国人的文化创造力”。李约瑟的“实践论”是一个值得借鉴的思想,但屋檐上翻不利于雨雪的宣泄,不能从实践论的角度去解释。

。作者认为“技术结构说”在逻辑上似亦可通,“美感说”不够全面。

  事实上,作者基本上赞成林徽因的观点:“历来被视为极特异极神秘之中国屋顶曲线,其实只是结构上直率自然的结果,并没有甚么超出力学原则以外和矫揉造作之处,同时在实用及美观上皆异常的成功。这种屋顶全部的曲线及轮廓,上部巍然高耸,檐部如翼轻展,使本来极无趣,极笨拙的实际部分,成为整个建筑物美丽的冠冕,是别系建筑所没有的特征。”

  作者阐述认为:“屋顶形制的起源,具有复杂而深刻的文化根源,它与人类的实用、崇拜、认知与审美可能都有关系,不能仅从某一方面去看。而且,其中追求实用这一点,无疑是基本的。……大屋顶之所以在中国而不是在世界其他民族建筑中诞生,首先是由中国建筑一般所运用的土木这种特殊材料所决定的。土木可塑性强,但易被损蚀,所以大屋顶笼盖屋身,出挑深远,对屋身的墙体、门扉之类以及夯土台基等可起一定的保护作用,其功效在于防止风雨、日照等自然力量对屋顶之下部的侵害……在大屋顶的实用功能基本实现之后,又深感这种人字形两翼下垂的大屋顶在观感上显得过于沉重,于是设法让它‘飞’起来,随着斗栱等建筑木构件的发明与运用,檐及檐角起翘、垂脊亦呈反翘之弧线多了起来。这在实用上加强了檐部下方与室内的采光效果;在审美上,减少了檐部下方的阴影,获得了大屋顶乃至整座建筑的优美曲线与欢愉情调。”

  接下来作者考证了中国历代的屋顶制度,从二里头遗址讲到元明清;又列举了庑殿顶、歇山顶、悬山顶、硬山顶、卷棚顶、攒尖顶以及盔顶、盝顶、单坡、囤顶、平顶、圆顶、拱顶、穹隆顶、风火山墙式顶与扇面顶等屋顶样式,文图对照,在此又可当工具书来看。

  ■ 对照看:

  中西建筑有诸多不同,反映深层差别

  有时候,“走出去”比“身在其中”看得更清楚;对比西方建筑,可以更懂得中国建筑。所以,《建筑中国》辟出专章,对比了中西建筑的不同。

  中国建筑主要以土木为材,西方建筑主要以石为材。作者认为,古希腊的早期建筑,也曾经是以土木为材的。但是古希腊不久就弃木构而为石构建筑。促使古希腊人弃木而就石的原因有二: 一是生产工具的发展,使采石成为可能;二是其宗教观念的发展,促进古希腊一下子领悟到石材所隐喻的宗教神秘感与神圣、伟大的美感。在欧洲原始文化中,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原始图腾、原始神话与巫术意义上的“恋石情结”,导致欧洲石材建筑的传统源远流长。以土木为材的中国建筑质地熟软而自然,可塑性强,在质感上显得偏于朴素、自然而优美;以石为材的欧洲古典建筑质地坚硬、沉重而可塑性弱,在质感上比较刚烈而显得阳刚气十足。

  中国建筑强调结构美,主要表现为建筑个体各部分之间的和谐与逻辑严密、条理清晰,是一种“展现在大地之上的逻辑”。主题建筑,副题建筑,中轴对称,一重或数重进深,众多建筑个体被组织在一个群体中,显得主次分明,轴线森列。“好比一篇好文章,写得层次清晰、主题突出、层层递进而结构完整”,作者认为中国建筑体现了一种“人间秩序”。

  西方建筑并不执着于结构之美,而是追崇一种雕塑美,很注重建筑立面的“塑造”。欧洲建筑师们更多地以雕塑艺术的眼光,仔细推敲建筑物的外立面形象,建筑的空间造型、轮廓、体量与尺度,以及立面的各种比例、虚实、明暗、凹凸与起伏,这些是他们注目的中心。在古代欧洲,伟大的建筑师,往往也是伟大的雕塑家或是雕塑艺术的推崇者、欣赏者。

  中国建筑重视庭院。庭院是中国建筑的一口“气”。庭院不在其大小,在于这一口气,有气则灵,灵不灵就凭这一口气。去北京故宫参观,所看到的建筑物之间的空间,其实就是许多庭院。现在的天安门广场以及太和殿前的广场等,是扩大了的中国建筑庭院文化在宫殿建筑群中的体现。

  欧洲建筑则很早走进了“广场”。早在古罗马时代,广场作为一种建筑形制,就已进入了市民的生活。广场是与城市一起成长、成熟的,它是城市政治、经济与文化交往的区域。古罗马共和时期的罗曼努姆广场,以及此后所营造的恺撒广场与奥古斯都广场、图拉真广场,是罗马城最精彩的建筑乐章之一。广场提供了一个人们交往的公共场所,以其没有屋顶、空敞与开放的态势,成为一座城市涵虚的存在。

  作者写道:“这并不是说中国的庭院与欧洲的广场在文化品位上有什么高下,而是说二者在文化品格与个性上有不同。无论庭院还是广场,都是各具文化魅力的。”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