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三体》之外,中国科幻文学找到生存法则了吗


时间:2021-12-1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从刘开始连载《科幻世界》到《三体》,已经过去了十五年。

——————————

从刘在《科幻世界》开始连载《三体》到现在已经15年了。《三体》获得雨果奖已经六年了。但是最近科幻的大新闻是《三体》,它的影视终于有了新的动静。

作为《三体》的“铁杆粉丝”,90后女孩王诺诺发现《三体》变成了“三体学习”,可以用《三体》解释生活中的所有现象:职场有“黑暗森林法则”,商战有“降维打击”.王毕业于剑桥大学,在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工作,正在创业,而他的职业生涯也发生了变化。

读《三体》的孩子长大了。《三体》之外,中国科幻文学是否找到了自己的生存法则?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 让科幻“一夜爆红”

如果说中国科幻在外人眼里目前等于“刘《三体》”,那么科幻文学期刊则等于《科幻世界》。在《科幻世界》副主编姚海军的记忆中,该刊曾在2000年创下月发行量40万份的记录。

肯定有意外。毕竟20年前期刊市场整体繁荣,“40万不是一个很大的数字”。1999年,发生了一起事故。那一年高考语文作文题目是《假如记忆可以移植》,相关小说刚在高考前夕《科幻世界》第六期发表,让很多家长看到了这本杂志的“发帖题”功能,导致次年订阅量剧增。

《科幻世界》目前发行量超过10万份,与40万份的峰值相差甚远。不过姚海军介绍,现在不仅仅是这个期刊,还有一个系列,有《科幻世界译文版》 《科幻世界少年版》 《小牛顿》等。从受众角度来看,涵盖的人群更广。

姚海军表示,其实科幻文学作为一种体裁文学,更适合大众阅读。然而,在中国,情况要复杂一点。科幻还担负着科普和传播科学的功能,——或使命,既让读者享受阅读,又倡导想象,鼓励孩子展望未来。

王小时候,她的爷爷给她买了很多科幻小说。“也许不能称之为科幻,它更像是一个带有一点点科普的科学童话。”长大后,她用自己的零花钱去报摊买《科幻世界》。看,她有写作的冲动。

“小时候,科幻小说对我的吸引力很有趣。年纪越大,越觉得是奢侈品。与生活无关,即使是朋友聚会,也不能炫耀,但就是这样的事情,给我带来了极大的放松。”王诺诺打了个比方。对她来说,读科幻,写科幻,就像中年男人下班回家,不马上上楼,坐在车里抽的烟,是对生活和工作的短暂逃避。

《三体》 像一个导火索,而“火药”积攒了许久

姚海军的《中国科幻基石系列》于2003年开播,收录了《三体》等作品。当时姚海军在系列的序言中写道,中国科幻与美国科幻的差距,其实就是市场化的差距。美国科幻小说已经形成了从期刊到图书、电影电视到游戏玩具的完整产业链。然而,中国的图书出版仍然处于读者阅读需求得不到满足的局面,但出版商却哀叹成千上万册科幻书籍的销量。

十年过去了,《三体》就像一根导火索,“火药”积累了很久。姚海军认为,从创作角度来看,“《三体》热”带来的一个效果,“就像一群歌手在唱歌,一个人提高了音调,那么大家的起点就变高了”;从出版来看,近年来,科幻文学的出版有所增加;更重要的是,创作和出版促进了中国科幻的产业化。

《三体》之前,中国几乎没有科幻产业的概念。科幻产业不仅仅是书籍杂志,还有电影、游戏、动漫、展览等周边产品。也许现在科幻小说没有那么流行了,但姚海军认为这是一个阶段性的问题,科幻小说的产业化才刚刚开始。“当越来越多的作品变成影视,小说与其他产品的互动越来越多,我们就能看到那一天”。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杨说:“可以说,刘凭借自己的努力,把中国的科幻小说带到了一个非常高的水平。”——不仅是创作,更是传播,并且已经成为现象级。不仅刘和《三体》成为了现象级,而且整个科幻文学,从写作到阅读,都成为了一种潮流,包括《流浪地球》的亮点。中国观众以前很少热衷于看科幻小说或科幻电影,市场上也很少有这样的产品。

在杨看来,纵观西方科幻文学的发展史,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科幻写作的产业化。一个科幻作家写作的目的不仅仅是写小说,而是追求基于IP的产业链。

欧美科幻小说的早期繁荣出现在20世纪30年代的“低俗时代”。当时,科幻小说被认为是一种受欢迎的小说,印刷在由废纸浆制成的发行量很大的廉价杂志上。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科幻小说从一开始就具有商业化和产业化的属性,具有数量性和市场性。

“中国电影产业还在走向成熟的路上。《三体》影视的兴奋,不仅仅是文学界人的兴奋,更是这个产业链各个环节人的兴奋。它的市场意义大于文学。”杨对说道。

王诺诺发现,现在中国的科幻迷更多的是学生和年轻人,他们更年轻;在西方科幻展上,你会看到很多40多岁的资深粉丝。“我们还没有达到那个地步。再过20年,年轻人将步入中年,可能还会热爱科幻小说。”

一个行业是否有潜力,就看有没有年轻人涌入

rong>

  在姚海军的观察中,科幻文学在今天,最大的变化是越来越“多元”,各种类型、各种主题的作品,都有自己的受众。“以前,《三体》这样的硬科幻小说是主流;现在,郝景芳、陈楸帆、韩松、宝树、江波……这些作家的作品风格各异,但都有自己的拥趸。”姚海军说,科幻的繁荣就应该是这样的,不仅数量大,还要多元化。

  杨庆祥曾主编作家出版社“青·科幻”丛书,丛书收录了一批青年科幻作家的代表作。年轻作者们在《三体》树立的“硬核”标准之外,探索新的方向。“判断一个行业是否有潜力,就看有没有年轻人的涌入。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科幻写作的群体,我对科幻的未来是乐观的。”

  杨庆祥认为,将科幻文学划分为类型文学,是比较机械的划分方式,比如,1818年玛丽·雪莱的小说《弗兰肯斯坦》,被认为是科幻文学的鼻祖,但同时也是严肃文学。科幻文学不缺乏文学性,更不是没有受众,“在中国人民大学校园,商学院的、环境学院的、劳动人事学院的学生,他们都会看科幻”。

  不同于前辈们,王诺诺的第一个科幻作品,是在互联网上发表的,之后出版过《地球无应答》等作品。在年轻人云集的互联网问答社区知乎,“科幻”是一个热门分类,有362万人关注,3.3万个问题引发过近50万次讨论。王诺诺的认证信息是“科幻作家”,拥有近48万粉丝。用户点击和付费阅读,都可以为她带来收入,纸质出版不再是科幻作家的唯一出路。

  经济学专业出身的王诺诺,认为科幻文学要首先满足核心读者的阅读快乐,打动了核心读者和版权需求方,会让科幻破圈更容易;等到了整体繁荣的阶段,不考虑商业的科幻文学也会有安身之处。

  “十几年前,我们基本上只有为热爱而创作的科幻作家,鲜有为版税而创作的科幻作家,专职写作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但今天已经有一些年轻人在尝试,科幻产业的发展给他们带来更多机会。”姚海军高兴地看到,现在每年都有各种科幻征文比赛,出版社在找好的科幻作品,影视公司在寻求科幻类型的剧本……科幻作家有了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