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古建筑行业后继无人?全国80%从业者超过50岁


时间:2021-12-15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本报记者龚

“我国古建筑领域从业人员中,35岁以下的仅占4%,50岁以上的占80%。”主讲人是浙江台州临海古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黄大树。他今年73岁,是个农民,误闯古建筑领域。他学习和工作了40年。

黄大树和他的古建筑团队非常有名。在他们修复的数百座古建筑中,有一些被申报为世界遗产,其中200多座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他还主持修复了马来西亚槟城的张弼士大厦、尼泊尔的中国寺庙等。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见证。靠海的泰州城墙和紫阳老街,也是黄大树推动修复的,现在都是当地靠海的文化旅游地标。

近年来,传统文化越来越受到重视,年轻人中掀起了民族浪潮,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并加入到古建筑保护中来。需求不断增加,市场广阔。一般从事土木工程的队伍也参与古建筑的修复和建造,队伍突然扩大。然而,黄大树将这种模式描述为“虚胖”——。虽然人多但是年龄结构不好,他担心当“这些老人”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古建筑行业就没有接班人了。被视为接班人的不仅仅是古建筑行业。年轻人涌向新兴产业,成为直播助理、快递员、外卖兄弟。建筑工地招不到水泥工人,工厂招不到流水线工人。

真的后继无人吗?

  农民古建专家

古建筑对新一代年轻人真的没有吸引力。

2013年,在黄大树的提议下,临海市海商职业技术学校开始办古建筑班。近400名新招收的学生是建筑专业的。建筑分为四个方向:建筑、造价、装饰、古建筑。学古建筑的大概有200人,占4个班。

在办学之初,黄大树承诺会有几个古建筑班毕业的学生。但办学8年,毕业生1000多人,真正从事古建筑行业的只有几十人。大多数学生选择上学、参加高考或就读五年制高校。毕业后直接工作的学生更愿意去餐厅上菜,至少不用做户外作业,也不用日晒雨淋。

在过去,掌握一种平静生活的技能是极其宝贵的。黄大树回忆过去——

起初,黄大树研究泥瓦匠,村里所有的房子和锅炉都在找他。1978年,黄大树30岁。今年夏天,宁波计划修复天通寺。庙里有999个房间,但是技术工人供不应求,他们很着急。工资是一天一元二角。黄大树过去在村子里工作,每天只挣24美分。

这是他第一次离家。早上6点上车,翻过四座山,到宁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了。他推开贴着办公室装修招牌的门,找到了“管事”的人,被问了三句:“你能盖个屋顶瓦和屋脊吗?你会雕梁画栋吗?你能修理斗拱和拐角吗?”“没有。”黄大树听不懂这些名词。这项工作出了差错,但在一次参观后,他在寺庙周围徘徊,发现许多墙壁已经倒塌。“你想修墙吗?我能做到!”就这样,黄大树得到了一份工作。

砌墙类似于农村建房,但新的问题很快就出现了。即使只是寺庙的墙壁,上部也需要串起来,用塑料堆砌,铺上瓷砖等。黄大树不能,所以他很快就会收拾行李回家。他决定偷走老师。每天中午,正规施工队休息,黄大树偷偷爬上正在修缮的天王殿屋顶,揭下瓦片盖回去;回到你的家,把瓷砖和油灰挑到房间里,拆除它们,拆除它们,练习它们

古建筑的圈子不大。天通寺修缮后,黄大树有点名气了。不久后,他和他的团队先后承担了宁波阿育吠陀寺西塔(下塔)修复工程,以及以“塔日松塔”闻名的湖州飞影塔修复工程。竣工工程质量高,越来越多的工程被黄大树接受。几年后,临海古建筑工程公司成立。就业好,工资高,黄大树成了村里的热点。老有所养,年轻有所成,队伍成长迅速,后备力量充足。

 入行先打下手

在建筑领域,建造古建筑的工人月收入超过1万元,技术工人的日工资可达500元。但是古建筑工人不再受欢迎。几年前,黄大树带了几个年轻的学徒,他们从职业学校毕业后进入这个行业。工作几年后,他们都被父母叫了回来。父母过去做服装生意,或者经营化工厂,这被认为是比古建筑更好的生意。这家人希望他们追随父亲的脚步。

年轻人不想做古建筑,但又怕吃苦。

在古建筑团队中,有几个工种,分别是设计师、木匠、石匠、雕塑家、项目经理等。或多或少都是工匠。传统古建筑行业,讲究三年成业。这是基本的门槛。

1986年,黄昌明初中毕业,并委托熟人关系。

黄大树的古建队里打工,学做泥瓦匠。工地上技术成熟的泥瓦匠就是他师父。盖瓦讲究横平竖直。当时瓦片还是手工做的,每个颜色、大小都不同,黄昌明先挑出瓦片,排好,再盖到房顶上。放得歪了,或者不紧密,下雨时候屋里要漏水的。学得久了,坡面再陡,黄昌明照样能跑,脚在瓦上钉得住。

  晚上下工,黄昌明还要学砌墙。师父教他,一块块砖竖起来,垒上去,叠得直了,放20块不倒,就算过关。然后用黄泥糊砖,砌成了,再推倒,重砌。这些基本功都练成了,才能跟在师父后面,给瓦递砖,打下手。要出师,基本也是三年。

  1988年,吕临光高中毕业。两年后,进了黄大树的公司,学做项目经理。这是个管理者的岗位,却不清闲,什么都要会一点。早上7点到工地,晚上10点下班,睡觉时脚伸不直,因为站得多,腿实在太酸,吕临光都垫着被子睡。

  学了3个月,吕临光觉得简单:不就是用榫卯撑起来一套房子?再学下去,却越来越难了。比如,业主单位和施工队进行图纸会审时,常起争执——古建筑奥妙很多,现代建筑都是直的,古建筑有的要收分,有的要侧脚,一根柱子,上下两端直径不同,甚至向里倾斜——按照图纸上画的样子施工,木头很可能穿不进横梁。

  古建筑朝代不同,建筑风格不同,唐朝的雄伟,宋朝的简洁,清朝的斗拱比例小,雕花更多。地域不同,建筑形制不同:黄土高原上气候干旱,人们住窑洞;南方雨水充沛,人们住干栏式建筑。会建民居的工匠不会修塔,会盖大殿的工匠不会搭亭子,等把各式建筑都学到些皮毛,少说又是三年。

  无论初中毕业,还是博士毕业,古建筑入行三年,几乎是不变的铁律。黄大树收过3名广州来的大学毕业生,建筑学专业,来做实习生,实习工资每个月拿1800元,干了没多久,直接被他劝退。“根本不行,一点不懂。”黄大树说。

  房地产不能碰

  工地上年轻人少,古建筑市场却大。

  近些年,呼吁和投身古建筑保护的人越来越多。需求多了,市场广了,黄大树公司里这批技术好的工人生意很好,60多岁了,没人舍得退休,都在外地做工程;一般搞土建工程的团队也参与到古建筑的修复和兴建,队伍扩大了。

  古建筑市场和文物保护理念息息相关。文物保护经历了几个时期。1978年,黄大树参与修缮天童寺,是为了接待日本使团来访。改革开放前夕的中国,很多人对古建筑还有些偏见,认为有封建迷信色彩,行业人才几乎断档。找来找去,只找到一个供销社的会计师,曾在清华大学进修,听过古建筑的课程;又找到一个小木匠,在村里跟师父建过祠堂,造过大殿;还有一个泥瓦工,60多岁了,会一点泥塑和雕刻。除了三位修缮工程的主力工程师,干活的工人来自宁波建筑一公司和二公司,懂建筑,但不懂老建筑。

  改革开放之后,到处都在拆旧建新,古建筑施工队没几个,建筑行业还是搞房地产的能赚钱。开发房地产几乎都是上亿元的项目。古建筑领域,一两千万元就能新建一个小寺庙。黄大树和团队接手工程,有时总造价不到10万元。若发现文物,要研究保护;若遇到工艺上的难题,要各处寻找办法。古建筑项目资金不多,工期反而被拉得很长。

  黄大树曾面临诱惑。宁波天童寺修缮完成后,黄大树的古建团队在宁波出了名。宁波总工会大楼、宁波科技馆、宁波中学等项目找过他,让他建现代建筑,黄大树都拒绝了。1995年,临海市开始修缮台州府城墙,为了把这件事做好,政府决心很大,但一时拿不出修缮资金。市里主动给黄大树批了一块地,让他开发房地产。消息传出,立马有房地产商联系,只要黄大树肯转手,起码能挣200万元,房子造好了价格再翻几倍。黄大树却把地还回去了。

  “钱这么好赚,我想想不对,房地产不能碰。”黄大树早已下定决心,要在古建筑领域成为有影响力的人。1988年,黄大树的古建队负责修缮阿育王寺西塔(下塔)前,时任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士伦给他们上课,嘱咐他们认真修缮,修好了就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黄大树很受触动,“在乡下,优秀这个词档次很高,原来我们工匠做的是优秀文化”。

  年轻人的长项

  古建筑修建,黄大树认为现在是高峰。以前黄大树接洽的工程,多是政府组织的文物修缮;近几年,个人或集体提出申请的项目越来越多,自家建房子,想建成仿古样式,村里修祠堂,也要求传统的建筑风格。

  市场前景好,行业需求大,不愁没人想干。但把古建筑修建技艺传承下去,才真正称得上“后继有人”。

  关键在人才培育。“之前带徒弟,现在办学校,一批批学出来的人多。”这是黄大树的思路。临海海商职业技术学校常务副校长屈军红2013年到学校,赶上创设古建班,他正好接手第一批学生,做了班主任。

  古建班筹建不容易。放眼全国,古建筑领域人才大多成长在工地上,难寻办学样本。师资力量不足,屈军红到各个大学里招老师,几乎没有古建筑专业的毕业生;上课不知道教什么,完整的学科体系尚未建立,没有现成教材,屈军红自己编了一本。经过几年探索,课程体系逐渐成形了。古建班学生除了学习识图、测量等建筑类基础课程外,到二年级,还要上木工、泥瓦工、彩绘、雕刻等实训课,每周每种课程安排半天教学时间,授课教师都是从黄大树公司请来的工匠。也有专门的理论课,老师们把教材内容展示在幻灯片上,考试时把知识点挖空出题。

  古建筑行业本身也在变化。泥瓦匠黄昌明说,瓦片制作不需手工,都由机器代劳了,大小、颜色都一样;现在即便古建筑,屋顶也做防水层,瓦片盖不牢不会漏雨;对泥瓦匠手艺要求降低,“能把瓦放上去就行”。木匠姜利才说,原来做木工活,抡斧头、拉锯,最看重力气;现在讲究用机器的技巧,开榫机、刨料机、打孔机,都能代劳以往的苦力活。

  老工匠们开玩笑,说现在徒弟反过来能教师父。零件怎么打造更省力,机器怎么用起来更顺手,都是年轻人的长项。在贵州铜仁古城施工的一支古建队伍中,“80后”“90后”雕刻工占了30%;一位“85后”的项目经理,利用3D打印技术机刻雀替,大大提升了生产效率。

  也有不变的。工匠的基本功不变,比如,机器用起来方便,但操作同样的机器,学过手艺的木匠打造的部件表面更平滑,尺寸更精准。还有,守护和传承传统文化的志向不变。比如,古建队始终遵循修旧如旧的基本准则,历史现状保存得越多,文物价值越高,轻易不可破拆。

  “时代在进步,老工匠、小工匠都要不断学习。”黄大树说,“把传统和优秀保持好,把文化传承下去。”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