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扬州八怪”之汪士慎:老觉梅花是故人


时间:2021-12-15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隆冬时节,北方下雪了,树枝上出现了零星的梅花。“香味里没有韵,极寒。”梅花在寒冷中独自绽放,这早已被无数人书写和描绘。然而,清代有一位画家,一生致力于梅花和茶。即使他失去了左眼,他也没有停止写作。他以梅花的婀娜姿态称自己为“只聚焦寒花”。这就是扬州八怪之一的王。

自笑成孤调,难堪入尘世

王,本名,号,号外市等。是安徽休宁人。他擅长画梅花,不用太多笔墨就能表现出梅花的优雅。王的梅花,花数千瓣,清丽淡雅,高贵纯粹。画中的花瓣和雄蕊轮廓清晰,它们似乎在靠近之前就闻到了清凉的香味。

没有人知道王是从谁那里学会画李子的。后人对他的了解,大多是他到扬州后的经历。王对他的前半生鲜有提及,我们只能从他的题字中窥见一斑。初到扬州,王就住在盐商颜、陆兄弟的家里。的哥哥是王的老朋友,他喜欢资助学者和作家。他们把王的住处安排在“奇峰阁”,王把他的住处命名为“奇峰”,自称“奇峰居士”。在这里,他结识了同为“扬州八怪”的金农、李娥、高翔、华严等人。

王一生以卖画为生,尤其是画梅花和水仙花。但在他生活的年代,市场青睐古画。王的作品诗书画结合,文人画风格明显,不被大众市场接受。他还自嘲:“嘲笑自己会让自己觉得孤独,觉得自己不好意思走进这个世界。”因此,以绘画为生的王一直生活在贫困之中。

闲贪茗碗成清癖,老觉梅花是故人

然而,无论物质条件如何,王并没有随波逐流,一生都在坚持写作。54岁时,他的左眼失明了。在这一时期,王不仅没有停止写作,而且还开始在外游历。他从自己身上刻了一个印章,并在画上题词说:“笔砚在空中飘零,回来就生病了。担心的日子,集中在寒冷的花上。但独自微笑,谁赞美清晰的阴影。只有曹军风雪里时常记得山野人家。”郑板桥评价他在这一时期创作的画“极其干净”。阮元也评价说:“老了瞎了(g,指失明),不如给人画李子,或者写八股书,手艺比不瞎的时候好。”

在绘画谋生的努力和马氏兄弟的照顾下,王终于买下了自己的家。他给它取名“蓝衫书屋”,在院子前后种上梅花,常年陪伴。

大约67岁时,王完全失明。他平静地接受了命运,自称是“有心的道士”,说自己“再也见不到普通人了”。失明的眼睛不能使王停止写作。也就是失明后的一个下雪天,他冒着大雪来到朋友金农的住处,留下了一个关于一个野草作品的故事。金农就是在这种疯狂的种草工作。

题词:“心中充满光明,当下有许多美丽的少年。他们有眼睛和手,但他们满是纸和丑陋的笔。”

王去世,享年74岁。此生,正如他的朋友金农在评价他的画时所说,“冷香归我管,就像雪中的灞桥”。他酷爱梅花,也志在梅花。他一生清贫,可以说无人问津,却留下了许多优雅的梅花画。谁也说不出王为什么那么爱梅花,大概是因为他自己说的“我贪吃茶碗,但总觉得梅花是老朋友”!

封面新闻记者 刘可欣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