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将抗美援朝精神转化为生动感人的影像作品


时间:2021-12-2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把抗美援朝精神变成生动感人的视频作品。

王宇飞韩毅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国外抗美援朝的战争,是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历史,值得永远反复铭记和书写。2020年12月27日,电视剧《跨过鸭绿江》在央视播出,获得巨大成功。之后在相关领导和专家的协调下,我们协助导演等创作团队完成了电影版《跨过鸭绿江》。

准备工作:

已找到所有可用信息。

当我接到创作电视剧《跨过鸭绿江》的特殊任务时,我感到非常光荣,同时也感到巨大的压力。由于抗美援朝战争的整体时间跨度很长,从1950年10月到1953年7月战争进入朝鲜签订停战协议,用了将近三年的时间。此外,战争过程跨越不同的季节、地区、种族和国家,给创作和拍摄带来了巨大的挑战。通常这样的重大革命历史剧需要非常充足的创作时间。这个过程至少需要两三年,最多五六年的时间,前期研究材料,采访相关专家甚至证人,然后反复论证,专家讨论,形成初稿,修改定稿。在创作的过程中,我们既兴奋又紧张。令人兴奋的是,每一个创作者都想参与到这样一个令人兴奋的题材中,每一个中国人都想在屏幕上或荧屏上看到它。压力之大,时间之紧,需要不可估量的努力。很快,我们抛弃了一切自私的杂念,进入了激烈的战斗状态。当时的心情是“豁出去了,牺牲一切保证任务完成!为了无数革命先烈,我们要战斗,要狂奔!”

首先,我们熟悉信息。央视负责该项目的编辑王艳和上官如野为我们提供了大量前期做的案头资料。我们还收集了大量的历史文献、回忆录、老兵口述等。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我们能找到的所有信息。书桌堆积成山,每次出门都带着装满信息的行李箱随时阅读。在央视领导、编辑和相关方的共同指导下,我们完成了前期最难的定位和大框架建设。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意识到要想按时完成任务,需要打造一支会打仗的队伍,编剧韩栋、辛志海相继加入。在团队的配合下,我们按时完成了剧本初稿,随后与众多领导、专家、学者、导演、编辑、策划等创作团队一起,开始了对终稿的逐字修改完善过程,最终保证了剧组于2020年8月15日在北京开机。

创意:

在真实历史的缝隙中寻找戏剧

《跨过鸭绿江》涉及重大历史事件、领导人以及历史上许多真实的人和事。与一般题材的影视作品相比,创作空间有限,创作难度大,创新难度更大。为了顺利完成这项创作任务,在相关领导和专家的指导下,我们共同组成了本次创作的“顶层设计”。

首先要把抗美援朝战争和抗美援朝运动全景式地展现出来。

除了创作层面,还涉及忠实还原当时的国际关系、国际形势等政治因素。在策划创作前期,我们与各方专家反复论证了各种方案和可能性,包括正面战场是如何详细表现的,国内抗美援朝运动是如何体现的,真正的志愿军将领和英雄是如何出现的,虚构的人物线是否需要,占多大比例等等。最后,在中央电视台领导和各大处室专家的共同决策和帮助下,确定了以下创作思路:以抗美援朝战争的重大史实为主体,从出兵决策出发,对五大战役进行全方位呈现,以陆军为主,空军为辅;正面战场为主,后勤运输保障为辅;朝鲜战场是中流砥柱,辅以

抗美援朝战争是我国几代人的集体记忆,但这种集体记忆总是支离破碎的,即使在影视作品中也是如此。《跨过鸭绿江》的全景展示,链接了中国人集体记忆的碎片,其实弥补了这个空缺。

二是从各个角度展现真人真事。

抗美援朝战争全景展示不仅意味着展示国家命运、世界格局,更意味着领导人运筹帷幄。还需要展示战争场面、英雄人物和英雄事迹。我们的方法是用三个层次来描述人和事:战略、战役和战斗。

在战略上,我们要表现出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的远见卓识和运筹帷幄,以及作为领袖的艰难抉择。当时新中国刚刚成立,内外环境非常复杂。没有人想到还会有另一场如此险恶的民族运动战争。作为国家的领导人,在朝鲜作战的最终决定是经过十天不眠之夜做出的艰难决定。胡乔木曾回忆:和毛主席共事20多年,有两件事毛主席很难拿定主意。一个是1946年,我们要和国民党彻底决裂,另一个是1950年,我们派出志愿军到朝鲜作战。志愿军入朝后,毛主席在北京,但心中始终怀念朝鲜战场。大脑一直在工作。既要考虑国际国内形势,又要关心前方战场的战局。每天起草几份电报,与一线指挥员、友好领导、国内各部门领导保持密切联系,汇集军政外交竞赛。除此之外,志愿军第一战士毛安迎在朝鲜战场上英勇牺牲,也是在毛主席完全无私、极其艰难的战争选择过程中,增添了一份属于普通父亲的凡人情感,令人感到心酸。

在战斗层面,志司作为全剧的叙事枢纽,辐射到各个战场,主要展现了以彭为代表的志司将领。彭头脑清醒,头脑聪明,指挥果断,不怕危险。同时,他也有紧张、焦虑、痛苦、悲伤的一面,有时还会发脾气,轻松调皮。

具体作战层次是指基层指战员。朝鲜战争地区很大,五大战役,无数小战役。无数无名英雄用血肉之躯面对冰与火的考验,但由于篇幅有限,没有办法一一展现,只能选择最具代表性的一个。比如在长津湖冰雕连,士兵们穿着零下40度的轻薄衣服。

摄氏度的雪地里一动不动坚持埋伏,最后保持着瞄准的姿态壮烈牺牲,那一幕让所有人为之动容;还有杨根思、黄继光、邱少云等等真实的英雄人物,他们的故事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我们尽量从不同的侧面、以不同的手法来讲述英雄的故事,在有限空间内给他们更多的表现场景。

  此外,还有敌对方的真实人物。我们也没有刻意丑化和矮化对方来抬高我方。而是站在公平客观的视角,两方相互对立、相互衬托。敌人的强大,更衬托出我方敢于亮剑的英雄气概,有勇有谋的东方智慧。

  第三是要在尊重历史还原史实的前提下保证观赏性。

  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心中的信念就是要真正地让观众感到震撼和感动,也就是说既要真实又要好看,有情节性有悬念,我们的方法是类型化。比如,设置类型化的人物。

  朝鲜战场区域跨度很大,很多战斗相邻的时间又很近,除了志司能够作为枢纽,其他的战场都是各自作战,相互之间很难关联,很容易写散。为此,我们在真实人物事件的基础上,设计了几个虚构的典型人物进行穿插,将几次战役和几个战场进行串联。他们包括侦察兵、狙击手、医生、护士、汽车兵、文艺兵、宣传干部等,这些人的行动比较灵活,可以在不同的部队里面活动。因为掉队、养伤或者各种不同的原因,出现在不同的战场和队伍,把不同的部队和战场联接起来。同时,虚构的人物可以弥补真实人物在叙事上难以展开的问题,也能把更多抗美援朝无名英雄的事迹整合在这些人物身上。

  另外,我们在不违背历史真实的基础上,尝试在真实历史的缝隙间寻找戏剧性。比如有这样一段情节,刚刚入朝的彭德怀去跟金日成见面,随行人员和电台车都跟丢了。毛主席这时候又发来电报,要求邓华等人与彭德怀不要分开。真实的情况是邓华等人与彭德怀已经失联,两天后电台车才找到彭德怀。这失联的两天实际上就是历史的缝隙,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如何的危机四伏,险象环生?怎么让彭老总毫发无损地返回司令部?类型化的创作手法和虚构的人物就可以在这里充分发挥作用,其中大有文章可做。

  还有很多,就不一一赘述。

  影视同拍:

  影版去掉了剧版中的虚构人物线

  在有限的创作时间内,这样具有特殊性的题材,如果没有适合的时机,没有有力的组织和各部门、各环节有条不紊通力协作是难以完成的。在初稿完成之后,编剧郭光荣根据各方反馈意见调整了部分与重大历史有出入的部分,再由导演团队克服万难在100天的时间内完成了不可能的拍摄任务,不仅完成了电视剧版的拍摄,还同时考虑到电影的呈现效果,实现了影视同拍。电影版《跨过鸭绿江》,去掉了电视剧版中的虚构人物线,以彭德怀的视角叙事,为观众展开了一幅恢弘壮阔的战争画卷,再现了抗美援朝战争全程,为伟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献上了一首浓墨重彩的赞歌。

  《跨过鸭绿江》的创作过程,对我们团队的每个人都是一次深入学习,是一次精神上的洗礼和升华,让我们有机会理解这段历史,致敬英雄。无论从大国政治还是我们国家的历史来讲,抗美援朝战争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值得我们回望与铭记。

  在战争中,无数的英雄成就整个钢铁之师。在当下,作为编剧,生逢其时有此机遇,能够为这段历史贡献一份力量是个人的荣耀,但我们也深知,仅凭个体的力量无法完成如此厚重的作品,我们的背后是有实力的团队和强大的国家为我们背书。从更宏观的视角来看,我们国家的强大是每一个中国人的血肉之躯共同铸造的,作为其中的一分子,我们愿意以自己的绵薄之力,将抗美援朝精神转化为生动感人的影像作品,以鼓舞人心、坚定信念、凝聚力量,共创中华民族更好的未来。

  (作者为电视剧《跨过鸭绿江》、电影《跨过鸭绿江》编剧)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