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这家旧书店不找“一般的书” 最古老一本可追溯至明朝


时间:2021-12-2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武汉这家旧书店不找“一般的书”

最古老一本可追溯至明朝

爱书的老板把书店当成书房。

这家旧书店不找“普通书”。

在武汉,有一家经营了33年的二手书店,叫综合二手书店。店不大,藏在武汉大学附近的一条巷子里。老板吴恒喜,75岁。他喜欢翻书、看书、集邮和听交响乐。他介绍,目前书店有四五万本二手书,其中最古老的是明代的,内容是《诗经》赏析。

这里没有还盘。

一些书友从南京来买书。

综合老读书会位于一条小巷的僻静处,距离武汉大学校门500米。书店有100平方米的空间,各种旧书都整理整齐摆放。记者走进店内,看到喜爱卷册的粉丝们要么默默站着,要么慢慢走,生怕惊扰到别人。通信、医学、生物化学、建筑学、社会科学、理工科、经济、法律、文艺、考研、外语,各种书和卡片简单,但文字醒目,像是在问候读者。据记者观察,店内书籍种类虽多,但引人注目的是人文社科类,《东周列国志》1《中国古代哲学十五讲》等旧书琳琅满目,尽显收件人品味。

这家书店于1988年开业,至今已有33年。起初,中小学只收集了一些教科书和教材出售。后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学校长、教授、艺术家来来往往,书籍的数量在巅峰时期是10-12万本。可悲的是,2015年和2016年的两次洪水导致三分之二的旧书丢失。“2015年两层被淹,2016年四层被淹。我赶紧把这些书抢救过来,告诉喜欢的书友带走。我不会把损坏的书卖掉,而是把它们交给合适的人。”吴恒熙介绍,这次之后,旧书还有四五万本,现在的藏书非常用心。

这两年,吴恒熙下午来店里。很多时候,他在门口的书桌前数书,看产品外观、批次、产品含义,最后用铅笔在最后一页写上价格,然后放在书架上。“我不在这里讨价还价。背面有价格。如果你认为值得,你会为此付出代价。”他介绍,前两个星期,一个南京的读书会在这里淘了四五本书,大概800元,还有人插了句,“这么贵?”南京书友马上回答:“你不懂,这些书值这个价!”

吴恒熙从未对定价的真相供认不讳。“有些书容易收藏,店里还有五六本书。当然,价格便宜;有些书发行量越来越少,很长时间收不到。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价格上涨,而且价格也很昂贵。”他说,这都是几十年积累的经验,不用多说,知道的都可以理解。

不要找“普通的书”

吴恒熙在武汉出生长大。他从小就喜欢读书,尤其是旧书。“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开始看线装书。那时候书很少,我没钱买。一有机会我就赶紧读,越读越有意思。”吴恒熙说,你问我喜欢什么样的书。其实当时看到什么我都喜欢。“小时候,我碰巧把这些诗词歌赋都看完了,《唐诗三百首》1《宋词》,现在还爱看。”

不找“普通书”是吴恒熙淘书的标准。吴恒喜告诉记者,因为离大学近,很多大学校长教授都来了。“我们最大的功能就是帮助他们找到找不到或找不到的书。”此外,周边市县的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也会联系吴恒喜,请他找一些档案或文件、书籍、资料。他有这方面的经验,找到后有成就感。

说起目前最古老的旧书,吴恒熙在记者几次要求后,小心翼翼地拿出来给记者看。“我喜欢诗词歌赋。清本和几个明本我都收到了,宋本还没收到。”吴恒熙指着吉谷馆的一本明代旧书告诉记者,这本《诗经之六》是目前这里最古老的旧书。据记者观察,该书略有磨损,但字迹清晰,旧书用包书纸包裹,并精心保存。打开手边,可以清晰的看到《关雎》1《氓》等文章中的文字。吴恒喜告诉记者,这本书收藏了两三年,当时一个市民以为可以知道货,就把它送了过来。“平时我都是放在架子上,不轻易拿出来给别人看。我相信命中注定的人会问。”

这本书的主人喜欢把书店作为书房。

“找书、卖书、看书都是休息和享受”

与大学者有说有笑,与丁白没有往来。30多年来,吴恒熙结交了很多购书人。

采访当天,一位白胡子老人来找书。老人进门时问:“这里有《中国山水文化大观》吗?”吴恒熙稍微想了想,“是的,目前没有,但一周内我会和你一起找。”原来,白胡子老人是中国当代有实力的画家江学川。不到一个星期,吴恒熙就找到了这个,叫江学川过来拿。“这本书不难找,发行时间也比较短,我敢跟他说,一周之内就能找到。”吴恒喜告诉记者,江学川在电话里多次说“谢谢吴先生”。“他还叫我老师,我很抱歉。”

武汉大学教授罗娇认识吴恒熙的时间更长。“几年前刚开店,罗老师来买书。直到现在,我们已经认识20多年了。他几乎每年都来,买的书也不便宜,2万到3万不等。”吴恒熙介绍,罗教授非常爱书,他买的书大部分都是和其他老师或同学分享,重点是历史、哲学等人文社会科学。“现在他已经去了深圳。他搬家的时候,装了多少本书?

箱子,只要找书,就跟我打电话。”他说。

  除了到书店来买书,还有些书友在网上咨询。来自湖北荆门的老师吴叶,就是吴恒熙的网友,最近他在找一本《蒲圻方言》,吴恒熙寻得后立马给他寄过去。

  吴恒熙观察到,近年来到书店来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有些年轻人看他年纪大了,还在忙前忙后,问他累不累?“我在这里大部分时间都在找书、卖书、看书,这对我来说,就是休息和享受,怎么会累呢?”吴恒熙接着说,“一般人家里也没这么大个书房,这个旧书店就是我的书房,主观上我在休息、享受,客观上我在为社会服务。一个人在自己书房里,你说累不累啊?”

  文/记者徐佳 图/记者肖僖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