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确认汉文帝霸陵的历史价值和意义


时间:2021-12-2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确认汉文帝霸陵的历史价值和意义

【特别关注】

近日,在国家文物局指导下,陕西省文物局、xi市文物局召开专家论证会,确认Xi市灞桥区白鹿原江村墓及其墓地为中国皇帝巴陵。同时也纠正了“传统”认为白鹿原凤凰口周边地区是巴陵所在地的观点。12月14日,国家文物局在北京召开“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议,通报了陕西江村墓重要考古成果。本文在前人研究和近十年考古钻掘资料的基础上,简要说明了确认中国皇帝巴陵的历史价值和学术意义。

不起封土:吻合了 《史记》 《汉书》 的记载

根据考古资料,江村墓并没有封土,只是用河卵石铺设了墓的边界。这与《史记孝文本纪》的说法是一致的,《终制》说的是文帝“不治坟,欲救省,不烦民”。同样,在文帝的遗诏中,也有“巴陵山川不因其故而变”的表述。封不起的土地,成为韩和后人效仿和歌颂的典范。比如刘向劝西汉成帝不要举山造山,废天下。魏文帝造《史记》:“汉文帝不送,巴陵不求;光的发掘,原来陵墓里还封了树。巴陵建成后,工作正在进行中;原陵墓的发掘是明帝的错。”蒋大墓封土不起的现实意义主要有三点。一是文帝存薄葬;二是保持了巴陵所在的山川不变,比喻与自然融为一体;第三,它没有为当时盛行的盗墓活动留下痕迹。现在看来,无法封土是江村墓是巴陵的第一个证明,巴陵也是秦汉以来第一座没有山陵的帝王陵。司马迁对《汉书》的相关记述并非谎言。

文帝买不起山坟、山墓,已经成为事实。《西汉帝陵形制要素的分析与推定》中,怎么理解“府图”,上面写着“亚夫为车骑将军,属汉将军,府图将军,郎中将军,府图将军张武,郡兵一万六千,郡兵一万五千,穿府图的臧国为武将军”?一般认为“覆土”包括回填工程,包括封土。因此,在江村墓的“复土”中,除了对墓进行回填以保证不积水外,还有“山河因其故”的地形复原,这也是汉代前后“高开”土葬的普遍规律。

墓葬形制:凸显了西汉帝陵标准化模式

一系列考古研究结论证明,西汉陵墓采用的是帝王与帝王共用一个大型墓地的制度,巴陵也不例外。窦太后墓位于江村墓东北侧,有自己的内陵园和外冢制度,开辟了西汉“同墓不同(内)墓”的规范化模式。焦南峰先生列举了西汉帝陵的十余个组成部分,如陵园、围土(方)、墓(方)、门阙、睡园、陵庙、藏坑外、道路、陪葬墓、独冢墓、灵异、犯人墓地和园省、园寺官邸、“夫人”官邸和灵修公馆等。从江村墓的考古发现和文献记载来看,除了没有围墙和墓园内墙外,其他要素基本齐全。因此,文帝巴陵与景帝杨陵极为相似,反映了西汉陵墓标准化模式的形成。

当然,除了将帝陵的构成要素系统化外,标准化还表现在具体的数据和内涵上。如四座坡形金字塔形墓葬,长度为东金字塔形墓葬;墓的面积为5000平方米(不包括墓道)

已经确定了十座西汉陵墓。汉高祖长陵的墓葬东西长810米,南北长960米,南北方向呈垂直长方形。惠帝安陵东西长967米,南北长840米。韩晶杨陵东西长2300米,南北长1900米。之后,几座墓葬由东向西呈横长方形,末代汉平帝康陵实现了外陵园由横长方形向竖长方形的转变,完成了一个南北-东西-南北的循环。

其中,巴陵墓地东西长1200米,南北长860米,属东西走向。刘庆柱先生和李毓芳先生认为“司马门是西汉帝陵东面的正门,前面有司马道,陪葬墓都在司马道旁,故西汉帝陵朝东”(《考古与文物》,文物出版社,1982)。也有学者指出,陵墓总体规划是以汉代长安城为中心对称布局,面向都城,属于南北走向。江达墓的确认再次证明了冥王陵比通河后陵更接近世界都城的规划理念,即南北走向的规划意识在墓地格局中一直存在。这就是“陵墓是都城”的真实写照。

陵园构建:究明了“二元”规划的指向

据文献记载,文帝曾颁布法令,“令天下官民,三日悉尽皆放”,“不禁娶妇,庙中拜女,饮酒吃肉”,“宫中不准人哭”。可见,短丧减礼的丧制肯定已经实行了。“巴陵的一切治理都是用陶器做的,没有用金银铜锡装饰”的记载可以与考古发现相互印证。石围范围内1号、2号遗址发掘的几个暗坑,应该是江村墓的独特配置。出土了一系列随葬品,有大量陶俑和小金属制品。这一点与后来下葬的薄太后南陵外冢坑出土的许多精美的金银器皿和实用的铁器相比,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深刻反映了中国皇帝的薄葬思想。

但是,不降礼而降礼的制度(等级)也非常明显。无论是墓地制度,还是墓葬规格,都离不开“陵墓”这个中心主题,尤其是藏外藏坑中发现的有钳子的俑和俘虏,都是刻意模仿制作的,可见皇权等级观念根深蒂固。《西汉诸陵调查和研究》年:西晋末年,长安城内饥民以阴环、吴杰为首。

“盗发汉霸、杜二陵,多获珍宝”的记述,不能甄别所获珍宝来自江村大墓。若辨析之,珍宝或来自杜陵,或来自汉武帝时期合葬于霸陵、窦皇后时期的随葬品。

  陵域内外:折射出汉文帝个性化色彩

  如众所知,汉文帝刘恒以代王身份入局,作为汉惠帝的同辈,没有入葬渭河北岸的咸阳原上陪茔高祖长陵,而是觅得都城长安东南霸陵原作为葬地,选址本身已经开创了个性化先例。《史记·张释之传》载:文帝带慎夫人以及中郎将张释之去霸陵视察,“使慎夫人鼓瑟,上自倚瑟而歌,意惨凄悲怀,顾谓群臣曰:‘嗟乎!以北山石为椁,用纻絮斮陈,蕠漆其间,岂可动哉!’左右皆曰:‘善。’释之前进曰:‘使其中有可欲者,虽锢南山犹有郄;使其中无可欲者,虽无石椁,又何戚焉!’”“文帝称善,其后拜释之为廷尉。”根据江村大墓早年被盗的信息,“以北山石为椁”未能得证,实行“黄肠题凑”的葬制应在情理之中。倒是张释之薄葬的建议被汉文帝采纳,并衍生为“防盗不封”的事实成为一桩公案,被历史记录下来,变成汉文帝的创举。《后汉书·光武帝纪》:“古者帝王之葬,皆陶人瓦器,木车茅马,使后世之人不知其处。太宗识终始之义,景帝能述遵孝道,遭天下反复,而霸陵独完受其福,岂不美哉!”东汉首帝刘秀初作寿陵,决意模仿文帝,虽未能施行,也反证出霸陵独具魅力的历史价值。

  另外,《汉书·文帝纪》:“(四年)作顾成庙。”东汉服虔注:“庙在长安城南。”汉文帝生前很早就给自己修了顾成庙,霸陵和顾成庙对应选址一定休戚相关。有学者考证文献记载的顾成庙、萩竹籍田、长门园(宫)都应位于长门一带,而长门则是位处长安城东南的一个亭。《汉书·郊祀志上》记载:“文帝出长门,若见五人于道北,遂因其直立五帝坛,祠以五牢。”因此,霸陵、陵庙、五帝祭祀结合在一起,成为霸陵的又一个鲜明特征,并影响到以后的陵庙关系。

  还有,考古成果表明,在江村大墓和窦皇后陵穴之间有一座东西向的亚字形大墓,之后西汉帝陵类似这样的埋葬布局绝无仅有,显示出其墓主身份不会很低。据《汉旧仪》载:天子即位,“明年,将作大匠营陵地……已营陵,余地为西园后陵,余地为婕妤以下,次赐亲属功臣”。婕妤是宫中嫔妃的等级称号,是汉武帝才开始设立的后妃等级。所以,墓主不是次于皇后的婕妤。至于是不是文帝亲幸的慎夫人,文献中没有记载,倒是汉文帝和窦皇后的嫡女馆陶公主陪葬于霸陵。两者能否吻合,目前也不能断定。

  凤凰嘴下:作为历史遗产“纪念封”的意义

  长期以来,史学界、考古学界都把位于西安市灞桥区席王街道毛窑院村南白鹿原畔的“凤凰嘴”误认为是汉文帝的霸陵,原因就是对文献中“依山为陵”的曲解。元朝学者骆天骧撰《类编长安志》中记载:霸陵“在京兆通化门东四十里白鹿原北凤凰嘴下”。明代何仲默《雍大纪》中又说,金朝“至元辛卯秋,灞水冲开霸陵外羡门,冲出石板五百余片”。于是人们都坚信霸陵就在凤凰嘴,考古学界一直到本世纪初(江村大墓被盗之前)也这样认为。

  现在的凤凰嘴还留存有10余通石碑,这些石碑多为明清时期的祭祀碑。今天,科学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彻底改写了元代以后的记述,纠正了学术界的错误判断,由此也说明霸陵的确认历史意义重大。但是,凤凰嘴下元代以后的祭祀遗迹和遗物,也已进入霸陵相关的遗产保护体系,我们可以将其看作霸陵文化遗产的“纪念封”,开展研究,使其存续下去。

  (作者:韩国河,系郑州大学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教授)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