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让世界感受中国话剧魅力


时间:2021-12-2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让世界感受中国戏剧的魅力。

中国戏剧自诞生以来,就与世界戏剧潮流保持着相应的文化联系。中国戏剧家从西方引进戏剧,进行创造性转化,实现创新发展。

以戏剧的形式展现中国传奇。

透过舞台艺术的面纱,20世纪初,中国人的文化诉求和家国情怀在国际上得以展现。1907年,中国留日学生李叔同等人在日本东京演出了根据《茶花女》改编的话剧《春姬》和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话剧《黑奴吁天录》,堪称中国戏剧史的开端。

1921年,中国留美学生、戏剧爱好者张、洪深等人将古典诗词《木兰辞》改编成舞台剧《木兰从军》,在纽约、华盛顿连续演出八场,观众反响热烈。该剧虽然保持了中国传统戏曲的人物造型风格,演员也会随着锣鼓一起走在舞台上,但也可以算是中国戏剧的一次海外演出,因为它用的是口语而不是中国传统唱腔。

外国人欣赏中国戏曲。起初,因为它的新奇,他们认为它是远东的一种神奇的技能。他们渴望它,但他们够不到它。当他们观看中国戏剧时,他们的差异感和惊喜感大大降低。这样一来,外国人看中国剧可以激发他们的观看兴趣,有更多的对话空间和交流机会。《茶馆》剧在西方的巨大成功说明了这个道理。

1980年9月至11月,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话剧《茶馆》应邀在德国、法国、瑞士等15个城市演出25场。去德国演出之前,剧作家曹禺和女主角于是之都有一些顾虑,因为《茶馆》的戏剧效果除了稍有变化的布景和基本的戏剧动作之外,几乎都体现在形象和台词上。外国人如何理解中国茶馆老掌柜的心情和悲伤?他们如何理解“三幕三次”的生活背景?带着这样的疑惑,《茶馆》机组进行了一次漫长的欧洲之旅。第一场演出结束后,幕布缓缓落下,剧场一片寂静。后台演员很紧张。他们不会失败吗?雷鸣般的掌声很快驱散了他们一时的不安。——原创最佳剧,观众无法立刻跳出局面,只有熬过去了,才能在胸中释放出发自内心的欢呼和激情!西方人不仅理解《茶馆》,也理解剧中人的孤独和辛酸。他们在王利发“改进再改进,越来越冷”、走投无路、自杀的人生境遇中,理解了中国革命的合理性和必然性。他们感受到了中国演员的表演技巧和艺术默契,因此《茶馆》被西方人誉为“东方舞台上的奇迹”。

用中国声音增进相互理解和信任

文化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灵魂。文化自信是一种更基本、更广泛、更深刻的自信,是一种更基本、更深刻、更持久的力量。让中国戏剧走出去,向世界人民传递中国人民的友谊、祝福和善意,是当代中国文化的重要使命之一。

合作与交流总是齐头并进,“请进来”与“出去”相辅相成。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为例,多次邀请世界级导演来华进行艺术交流合作,产生了许多优秀的戏剧成就:1981年,英国导演托比罗伯逊来华执导莎士比亚戏剧《请君入瓮》,1983年,美国导演阿瑟米勒执导《推销员之死》,1988年,美国导演查尔登海斯顿执导《哗变》。1991年,俄罗斯导演奥列格叶甫列莫夫执导《海鸥》,2013年,俄罗斯导演彼得罗夫执导《六个寻找剧作家的剧中人》.2019年,波兰导演克里斯蒂安卢帕为中国演员排练了《酗酒者莫非》,2021年,他根据鲁迅的小说执导了《狂人日记》.

与此同时,中国戏剧的海外影响力也逐渐增强,曹禺的剧作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在英国、法国、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多次演出。在俄罗斯契诃夫戏剧节、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英国爱丁堡戏剧节、德国柏林戏剧节和西班牙欧洲儿童戏剧节上,中国戏剧和儿童戏剧的光辉形象逐渐显现。以儿童剧为例。2018年,《三个和尚》获得塞尔维亚第25届苏博蒂察国际儿童戏剧节特别提名奖,《鹬蚌鱼》获得罗马尼亚第14届布加勒斯特国际动画戏剧节最佳舞台艺术奖,《木又寸》获得2019年第15届布加勒斯特国际动画戏剧节最佳当代戏剧剧本奖.

法国戏剧家尤尼斯库说,戏剧是人类的本质需要。历史悠久、受众广泛的戏剧艺术,无疑是人类精神交流的重要载体。罗马人可以征服希腊,但他们无法掩盖希腊神话和戏剧的魅力。直到今天,古希腊悲剧仍在世界各地上演,其艺术生命力永存。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丰富、艺术优秀的国家,其戏剧文化博大精深。近年来,中外戏剧交流日益频繁,跨文化合作逐渐增多,海外演出不断丰富。越来越多的外国观众通过观看这部剧与剧中人产生了共鸣,从而加深了他们对中国文化和中国社会的了解,拉近了他们的精神距离。

用艺术魅力书写文明记忆。

文明之间的交流和相互学习应该建立在平等对话和沉默的基础上,因为交流只有通过平等才能实现;因为善意,沟通才会真诚。中国戏剧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滋养,坚持以史为鉴的创作思维和开放包容的传播态度,具有源源不断的艺术生命力,能够在向海外观众展示中国真正的立体魅力和中华文明精髓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2011年,中国青年导演黄盈的话剧《黄粱一梦》在阿维尼翁戏剧节上连续上演了24场。它讲述了学者卢氏在酒店遇到道士卢翁的故事。陆翁送给他一个神奇的枕头,让他在春秋时期有了一个大梦。在他的梦里,他度过了一生的晋升、晋升、财富和繁荣。他醒来时,店主煮的小米饭还没熟。该剧吸收了传统戏曲的写意手法,寻找具有戏曲特色的中式形体表达。简单的风景,中国戏曲式的服饰,站台上烹饪的热气,讲述者唐传奇,都充满了哲理意味。法国观众表示理解。

这个中国故事,它在思考现代人生的快与慢,人们往往因为太在乎未来,反而忽略了当下。此后10年,《黄粱一梦》在欧亚5国上演近百场。

  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英国将莎士比亚戏剧作为文化传播的热点,邀请了世界各地37位著名导演,每人排演一部莎剧进行汇演,组成“文化奥林匹亚”。中国国家话剧院导演王晓鹰带领中国演员排演《理查三世》参与展演。在保持原剧的结构框架和美学风格的前提下,王晓鹰对原剧进行了中国式的解读与阐释,在演出中加入大量中国文化元素,诸如戏曲、汉服、书法、锣鼓、三星堆图腾等,实现了经典文本与中国美学的跨文化对接和有机融合,以简洁生动、传神写意的艺术魅力征服了国外观众,赢得广泛赞誉。

  这些中国话剧在国外的演出,赓续了中国优秀文化传统。创作者注重从民族艺术资源中寻找创作灵感,以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艺术手法,创造既是中国的又是世界的崭新的艺术形式,彰显东方美学的卓越性和独特性,开创文化融通、文明互鉴的美好前景。据此,中国话剧走出去,其一,要尊重艺术规律,以戏剧的方式讲好中国故事。这不仅需要正确的文化立场、高超的叙事策略,也需要精湛的戏剧技巧、完美的艺术呈现。其二,需要塑造出成功的典型人物形象。戏剧是关于人的艺术,要靠特定情境中人的行动表现出的情感力量直指人心,阐释人性,照亮灵魂。其三,要做到主题、思想、内容、形式的完美统一,在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目标导向上,创造出居于文艺高峰的戏剧经典作品。

  (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

  宋宝珍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