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人文化成:从中华文明特性看传统优秀文化的当代价值


时间:2021-12-2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人类文化成就:从中华文明特征看传统优秀文化的当代价值

2014年2月25日,Xi总书记在访问北京时特别强调:“首都规划必须坚持以人为本、可持续发展,一切从实际出发、从历史地位和未来出发,统筹人口、资源、环境,可持续利用历史文化和自然生态,与现代化相辅相成。”2021年,北京申请中轴线世界遗产进入冲刺阶段。以“中轴线”为核心,传统古城文化保护理念不断强化。这座自元代以来东西对称布局的城市建筑和明清时期的北京的对称轴就像北京的脊梁,连接着外城、内城、皇城和紫禁城,跨越时空,贯通古今。它不仅象征着中央权力,承载着古代皇权追求正义、和谐、统一的理念,而且体现了中国文化的永恒特征——天文与人文的契合。

中轴线上的天安门广场从北到南与地安门遥相呼应,意味着天地平安,天气好。中轴线的中心是紫禁城,“子”因天象紫微园而得名,在这里被想象成天帝的居所,皇帝被称为天子,宫殿是世界的紫微园;中轴线的东、西、北、南,矗立着日坛、月坛、天坛、地坛,是明清两代皇帝春分拜太阳神、秋分拜夜明神、冬至拜天祈谷、夏至拜帝神的地方。东南、日月、春夏秋冬、天地万物的一切形象和人事,都是由“天”的逻辑和秩序支配和呈现的,预示着中华文明独特而连续的历史思维和文化规律。03010挽歌:“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之上,人文也。看天文学要观察时变;看看人文学科,把它们变成世界。”“天文”是天空的形象。观日观月观星,展现四季变化,掌握节日日程,在“人文”自然中生成文明。在“人类文化的成功”这个概念下,中国古人总结出了一整套天人合一的话语,即“天象垂,见吉凶,圣人喜之”(《周易贲》)。

农业靠天气,早期人类文明的农业革命诞生在河流地区:古埃及文明在尼罗河,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在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中华文明在长江和黄河。河流两岸自然形成的冲积平原和肥沃的土壤可以为发展农业提供优先条件。优胜劣汰,古人要想更好地生存,就必须尊重天地,尊重自然,重视前人积累的农业经验,增加生育和繁衍,通过分工保证自身的发展,建立能促进农业生产的知识文化体系。因此,天地相通、人神相连的观念,在各大古文明中经常见到。例如,在古埃及王国,国王被尊为“太阳神”。在美索不达米亚的城邦时期,每个城市都崇拜一个主神,每年都会举行特殊的祭祀。国王向上帝借土地。在苏美尔,各国的统治者被称为恩西或卢伽尔。他们不仅是最高祭司,也是军事指挥官和国王。类似的例子表明,从文明的起源来看,人类的力量必须借助于天堂的权威和神圣来建立,世界上所有国家和民族都有无数关于天堂的信仰和神话。

但是,为什么只有中华文明,从它的起源到现在,都强调天人“转化”呢?为什么中华文明的天道信仰没有形成神与人的二分法?几千年来,中华文明倡导的不是单一的至高无上的神灵世界,

从天地沟通的方式、财富的表达和权力的建构来看,在农业革命的背景下,中国境内不同的地域文明总是用不同的玉器来表达王权、军权和神权,促成了某一地区“文化共同体”的形成。革命促进了新的经济形式和人口的快速增长,社会不平等加剧。为了适应更集约的耕作和更多的作物分布,更复杂的社会组织和权力模式应运而生。日益成熟的官僚机制需要扩大贸易网络,这样财富才能不断聚集在上层统治者手中。与此同时,统治者必须制造和掠夺象征权力和财富的东西,如金字塔、宝塔和宫殿,以及珠宝和玉器等小东西。与大型建筑的权力表达方式相比,玉器精致、方便、可传播、可复制。与普通陶器相比,翡翠精美难求,象征财富。与珠宝相比,玉器可以具有观察天文和祭祀的功能。因此,象征权力和仪式祭祀的大型建筑无法扩散,仅仅相当于财富的东西只有被掠夺后才能作为私有财产。普通祭品和天体没有审美价值。只有玉器——具有财富、巫史祭祀、天文观测等功能,集王权象征、军权令牌、审美表现于一体。它们不仅最有利于复制和传播,而且有利于文化和信仰的交流,最容易本土化,用地方文化重新组织新的风格,使统一各地区的天地知识、器物符号和神灵成为可能。

无论如何争论中华文明起源的符号,考古都勾勒出了中国农业革命和玉器崇拜的现象,可以充分证明史前多地区是如何发展成为以中原礼乐为核心的政治文化统一过程的。从仰韶文化到龙山文化,再到二里头时代,通过玉器连接天人的主题没有改变。玉作为一种神圣的物品,是天与王、象征与监督的通道。于是,物与人、物与象、天地、时间与方位可以相互融合,生生不息,形成了中国文化的主轴:敬天敬祖、强调礼乐文明人文精神的——人。

西亚两河流域产生的楔形文字、北非尼罗河流域的埃及圣书文字和中国黄河流域的汉字被公认为三大代表性经典文字。然而,楔形文字和埃及圣书文字在公元1世纪和5世纪前后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但汉字却在没有任何根本性变化的情况下不断传承和发展。汉字的表意特征和功能意义在很大程度上与先物思维融为一体,也是圣人配天、表王权、监国的工具和符号。103010云:“古代以结绳治国,后世圣贤易用书事迹。”03010云:“古代人爱上了天下Xi王家,开始画八卦,订书约,取而代之的是喜结连理,这都是由于文学上的记载。”在古人看来,文字是圣人创造的结果,意义非凡。03010云:“古之人,祭祀族之王,皆在天下。如果你向上看,你可以观察天空中的图像,而如果你向下看,你可以观察地下的规律”。“史”与《易系辞》中的“史”相同。“叙利亚”

与“事”两字搭配最早出现在《周礼·春官·冯相氏》:“掌叙事之法,受讷访,以诏王听治”,强调遵行尊卑次序的行事法则,属于政治行为。换言之,先秦文化强调“秩序”建构需要史官“叙事”完成,文字记事功能在于表征天象与人间秩序的对应关系,史官记史的目的在于用文字的神圣性为王权服务,并监督王权。这套从“人文化成”而来“文以载道”观念,深刻影响了中华文艺精神,至今不绝。

  至东周礼崩乐坏,农业时代迎来铁器推广、生产力改善、文字向民间普及的大变革时代。天不变,但时人心目中的“道”,权力关系随之调整和重塑,文献记载中的族群神话和感生神话在这个时期都有重组,体现在《诗经》《左传》等经典中。至东汉末年佛教东传、道教发展,各种释道故事和神灵体系日益深入人心。作为圣物的玉及神圣功能随着成熟宗教的普及而渐衰,被宗教性雕塑、壁画、画像、文学描写淡化。然而,农耕文明的稳健发展以及玉器时代所铸造的巫史传统、天地观念、时间意识、物象观念、圣人崇拜等核心因子被不断承传。中华文明深受这些影响并表现为:一方面,在典籍和图像叙事中的神、怪、鬼之上,还有“圣”或“物”的更高存在,圣与物之上还有“天”为终极对象。王者以德政匹天,王者有道就出现神物或瑞兽等正面形象;王者无道则对应妖、怪、异等负面形象,他们共同构成王制话语,成为今文经学和谶纬内容。另一方面,作为对玉器时代用玉礼制的延续,以玉为核心,后代围绕天地星辰及四方祭祀,用礼乐建制来巩固王权,同样构成王制话语,成为古文经学所倚重内容。经史之外的早期文本,同样受“人文化成”的宇宙观制约,各类文本以先民对自然与农事、自然与人之对应关系为背景,依托天人互动互感的文化法来叙事,表达作者所寄予的政治理念和文化诉求,形成中国思想的各脉支流,也形塑了我们今日所看到的北京中轴线景观。

  很多早期文明都因其地缘生态或政治因素,突然崛起和瞬间瓦解,但中华文明始终拥有一套不断成熟的、用以尊天观象、祭祀和巩固权力的历史话语。这套话语体现为从器物到文字,从制度到经典、从祭祀到景观,在“人文化成”观念的主导下生生不息,构成中华文明的鲜明特性。再回到公元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仍然肆掠,病痛、战争、天灾、环境污染、能源耗尽等等不断威胁人类健康和生存发展。同时,一个来自科幻小说《雪崩》的名词——Meta(“元宇宙”),随着美国最著名社交网站Facebook改名Meta,成为现象级概念。“元宇宙”的风行表达着时人对科技未来的美好愿景。更重要的是,它还提示着世人:由互联网、资本、大数据和虚拟世界所主导的现代社会,人的主体性、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将何去何从?

  当前,人类文明正处于媒介变革的重要转折期,这是难得的历史机遇,也是对人与自然关系挑战。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强调,要化解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各种矛盾必须依靠文化的熏陶、教化、激励作用。不妨说,“化解”之管钥就在于对“人文化成”精神的承传。作为最延绵持续、最有表现力和影响力的传统思想,“人文化成”观念值得我们继续深耕细挖,多维阐释。

  (作者:谭佳,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科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