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玄玉时代:华夏文明的曙光


时间:2021-12-2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宇轩时代:中华文明的曙光

从比较文明史来看,世界五大文明古国都是建立在农业之上的。四大文明始于对面食和黄金的崇拜,只有中华文明始于对大米(北方小米和南方大米)和玉的崇拜。从精神信仰的角度来看,3600年前的中国全境还没有产生早期的神物和神话神物。代表我们民族精神最高价值的玉礼器的生产,始于一万年前的中国东北。经过几千年的传播,大约4000年前,玉文化已经覆盖了全国大部分地区。相比之下,中国文明之路的独特命题就凸显出来了。这也为思想史的重构找到了核心价值的源泉。

在《玉石神话信仰与华夏精神》1《玉石里的中国》等书中,我深入研究了中国统一的三次历史浪潮及其叠加效应:先统一玉文化,再统一以甲骨文为代表的汉字,再统一秦帝国的军事和行政事务。中国统一的三次大浪潮,过去学术界没有意识到,只是四千年前发生的第一次统一。它是玉神话信仰和相关概念被跨地区广泛认可和仪式化的表现。最能反映玉文化统一现象的文学话语是《左传》年记载的大禹建立夏朝时各民族的聚散情况:“回宇王公在土山,万国抱玉丝。”201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重大项目A类“中华文明起源神话研究”共24本书完成,为国内最大的文科项目“中华文明起源”开创了比较神话学的研究范式。

夏商之前是什么情况?至此,根据文献对中华文明起源的研究可以暂时告一段落。充分发挥和释放出土文物的叙事能量,将为中国道路的独特性研究打开一个前所未有的认知世界。为什么玉文化传承了一万年,而中原玉文化的起源却只有五千年?中原文明起源时期神王象征的构建过程是怎样的?青铜时代以前,玉礼器是如何引领宫廷经济的出现、城市的起源以及神圣物质的跨区域交流的?《玄玉时代:五千年中国新求证》(上海人民出版社,2020),《虞城中国》理论第三部曲,就是上述问题意识的结果。

宇轩时代是指中原和中国西部的第一个玉文化时代,从5500年前延续到4000年前,历时1500年。于璇,出自古籍如《山海经》1《礼记》101《楚辞》,与黄帝传说关系密切。黄帝是否是真正的历史人物,目前的知识条件还不确定。黄帝叙事中的神物“宇轩”已被5000多年来中原文化的考古材料所证明,即21世纪初灵宝西坡仰韶文化墓出土的13块墨绿色蛇纹石玉片。还有比这更让研究人员兴奋的信息吗?

2017年4月,在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的协助和王伟林先生的介绍下,玉丝绸之路第11次文化考察从xi安开始,一直到高陵羊官寨仰韶文化遗址。杨丽敏的领导带领大家观察了两块刚出土的深绿色蛇纹石玉片(尚未出版)。后来,在陇东的宁县、正宁县、庆城县等博物馆,以及陕北富县的博物馆库房,都发现了一批类似的玉片。基于此,在中国甘肃网撰写并发表了系列文章《仰韶玉钺知多少》。

通过田野调查,我们了解到仰韶玉茎广泛分布于黄河中游,尤其是泾河渭河流域。基于此,我们撰写了文章《认识玄玉时代》(2017年5月25日《中国社会科学报》),成为文学人类学研究仰韶文化宇轩仪式传统的起步之作。随后,上海社会科学特别委托项目“禹城中国”系列作品

截至2019年,玉丝绸之路检查已完成15次实地考察。西部地区举办14届,覆盖7个省区200多个县市,总行程上万公里。获得了接地气体的第一手调查数据。关于丝绸之路中国段的发生,给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经验认知结果:中原文化与西部地区的联系,始于5000多年前的渭河水运之路。它的对象既不是丝织品,也不是粮食作物,而是构建史前社会等级权力所需的宗教仪式圣物的原料:产于甘肃武山县的墨绿色蛇纹石玉料。它的时间是仰韶文化的晚期,也就是大约5300年前的庙底沟时期。随着渭河上游玉料向关中、中原的不断运输,比渭河源区更西的洮河流域的优质玉料,立即进入中原,即临洮县马衔山玉矿。后来延伸到西部的祁连山玉矿、敦煌玉矿、马鬃山玉矿、阿尔金山玉矿。敦煌三圩山夏寒玉矿作为玉路的重要节点,引领着新疆玉资源的发现和东运运动。自西向东运玉运动持续数千年后,终于轮到了叶尔羌河流域玉资源的开发。这一过程直到清代左的军队占领新疆,以玉矿产资源为界标划定国家西部边界才得以完成。

绵延数千公里的西部山脉也是世界上透闪石玉石材料储量最丰富的地区。从多米诺骨牌效应来看,距今5000年的西运玉东运运动的前千年,是新疆和田玉发现的准备和铺垫。和田玉是从后面来的,超越了所有的玉,周朝以后成为“昆山之玉”,中原统治者羡慕的珍宝。根据新发现的玉石标本,再次确认在秦岭以西,凡是中国先民开发透闪石玉资源的山地,都可以被列为古人所说的“昆仑”。这样,许多玉山山脉,从马咸山到祁连山、马鬃山,终于可以连贯成一个整体。这样就划出了一个总面积200万平方公里的西部玉矿资源区。这将记录《山海经》国家资源产玉在100多个地方的叙事谜题,并首次通过科学研究找到解决之道。至少《尚书禹贡》中描述的敦煌三维山产生“球里都是美好的东西?”巴穆?积分?眨眼?研究?你要怎么办?鸾滴?朗朗乔派?你想停下来吗?你好。你在做什么?吞镉茄子?抓破你的眼睛?你好。r-快乐纬度痉挛?1点球?有什么痛苦?沙顺?烟囱??强烈的模仿

第一,各地玉石资源取样表明,在有文字记载的商周历史之前,中原国家与西方的文化联系是怎样的?每个

个新发现的史前玉矿是按照怎样的路线向东方输送的。黄河的各大支流如渭河、泾河、北洛河、葫芦河、马莲河等,如何构成陇东地区蛇纹石玉资源东输的路网。

  其二,如果早在五千年以前就存在中原文化与西部的密切联系,那么除了玉石以外,还有哪些重要的物质在发挥作用(如盐、麦子)?延伸调研这部分内容,将给中西交通史填补一千多年的数据空白。可以组成黄河上中游地区全覆盖的文化传播证据链条。

  其三,玉石神话信仰驱动的玉文化底层,是华夏文明的基因层。找到先于汉字和先于中原文明国家的文化基因,成为获得深度认识中国历史文化的新知识增长点。从信仰观念到行为,其依次展开的连续性过程,使得文化大国的国家版图向西拓展的动力要素得到解释:玉之所在,国之所在。

  其四,玉帛之路的原生性贸易物资是玉石的东输,派生出的才是布匹丝绸的西输。在这同一方向的运输线上,先后接引东来的重要文化要素,依次为三大宗:玉、马、佛。而西输的文化要素,则主要为纺织品——布和丝。就实证意义而言,布匹的数量要大大超过丝绸。从当下现实视角看,这条路上的纺织品西输早已终止,只有玉石向内地的东输依然在延续。

  绵延不断的五千年之玉路,东西横跨,越过高山大河,长达四千多公里,应是迄今所知最典型的华夏道路,这也是伴随中华文明发生发展全程的脚下之路。

  与文明形成过程和西部开发史相伴随,丝路起源史真相的探究,如今可得出结论,重新确认其起始点坐标。这对于开启中国文化的深度认知与广度认知,具有重树标杆的意义。玉帛之路的系列考察成果,成为文学人类学派创建中国文化理论的基础。为全面记录十五次考察的学术收获,研究会同仁们先后在上海交通大学举办两次成果发布会,并陆续编撰出版四套书。

  未来理想,是创建中国玉石之路博物馆,成为带入式体验“中国道路”和爱国主义教育的最佳课堂,把这一份中华多民族先民用血汗加足迹,浸染而成的无比珍贵的文化记忆,永久留存。

  (作者:叶舒宪,系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长)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