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80后作家张云从典籍中打捞被遗忘的中国怪谈故事


时间:2021-12-2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这个男人给妖怪上“户口”

  80后作家张云从典籍中打捞被遗忘的中国怪谈故事

从百科《中国妖怪故事(全集)》到童真治愈小说《妖怪奇谭》,再到超百万点击量的文化普及计划《妖怪调查局》.近两年来,80后作家张赟对妖怪文化的研究逐渐引起了公众和学术界的共同关注。“随着社会的发展,很多妖怪故事慢慢被遗忘,抢救这一文化遗产刻不容缓。”他用十年时间从古籍中“捉”出1080种妖怪,希望用更贴近年轻人的方式把中国妖怪介绍给大家,让流传5000年的故事继续流传下去。

70%的日本怪物来自中国

张赟从小在皖北农村长大。那时,没有多少娱乐活动。他最喜欢听的是村口大槐树下老人讲的神秘故事。“那些故事有的是他们亲身经历的,有的是口耳相传的,有的是在私塾读书的老人从奇闻异事中读到的。”这些奇怪的故事不仅让张赟听得津津有味,还让他知道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比如诚实、善良等等。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张赟逐渐爱上了历史。他不仅读官经,还喜欢读那些奇书异史。“这是一个有趣的世界,我喜欢的怪物时不时会冒出来。”研究怪物已经成为张赟的业余爱好。

2007年的一件小事,真正促使他系统整理怪兽文化。“当时我在上海参观了一个动漫展,看到很多中学生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其中有很多妖怪打扮。我问其中一个孩子,你知道你在打扮什么怪物吗?他说:‘我当然知道,狗、狗、饕餮都是日本妖怪。’这个回答极大地刺激了张赟:“这些怪物都是我们的祖先创造的,并记录在古籍中。他们是怎么变成日本人的?”

张赟知道怪物学习是日本的一所著名学校。“尤其是这些怪兽动画《犬夜叉》1《夏目友人帐》,对中国年轻人影响很大。”然而,另一个事实是:“至少70%的日本怪物来自中国,但只有10%的日本怪物原产于日本。”

在张赟看来,日本怪兽文化流行的最大原因是它在19世纪末建立了怪兽科学,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将怪兽作为科学来研究的国家,并通过政府到民众的集体努力,使怪兽成为日本文化的一张闪亮名片。这正是怪物起源的中国所缺乏的。张赟下决心整理出一份完整的中国妖怪名单,并明确中国妖怪的名字。

1080种持续十年的“捉妖记”

中国的妖怪文化源远流长,五千年来从未断绝。聚集所有的怪物,就像大浪淘沙一样,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首先要解决的是怪物的定义。“日本人对妖怪的定义并不适用于我们,民族文化也有差异。”经过张赟的反复研究和思考,他将中国怪物定义为“来自现实生活但超出人们正常认知的奇异现象或事物”。

强调“来自现实生活”正是张赟心目中怪物科学的价值。“正史中所有的记载都是帝王将相和国家大事,而普通人的生活往往隐藏在这些神秘故事的故事里。通过古籍中的妖怪故事,我们不仅可以看到当时社会的组织结构、服饰、民俗和宗教伦理,还可以一窥古代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按照张赟的定义,《西游记》中我熟悉的那种怪物完全是文学创作,所以不在他的研究范围之内。

为了“捉妖记”,张云有花了七八年时间奔波于各大图书馆之间,翻遍了上千本古籍,如《山海经》1《神异经》 《搜神记》 《抱朴子》等等。只要有可能把怪物的故事藏在官方史书里,他就不会放过。“有时候发现一个怪物需要很长时间,你会欣喜若狂。”

为了让年轻人更容易阅读,他把晦涩的文言文翻译成白话文,整理修改了近20份草稿。终于,历时十年创作的《博物志》终于在去年出版,1080种怪兽建立了庞大的中国怪兽体系。“写作期间,我总觉得这些怪物在我身边熙熙攘攘。当我打完最后一个字时,我似乎听到了他们在我身后的欢呼声。我希望有一天,我的孩子们会讲述这些怪物的故事,并告诉他们的伙伴:这是我们中国的怪物。”

他的怪物是人。

目前,《中国妖怪故事》作为国内最全面、最清晰的怪兽研究专著,出版后受到了众多历史学家和民俗学专家的推荐和关注,也取得了不错的销量,也让张赟获得了——的新称号“登记怪兽的人”。然而,他并没有就此止步。

“《中国妖怪故事》源于古籍,很多讲述方法不适合现代读者的口味。“因此,张赟最近推出了新书《中国妖怪故事》。这部小说借用了一个乡村少年的成长经历,将12个性格迥异的中国妖怪联系了起来。”怪物并不可怕。相反,他们很可爱。“张赟的研究发现,与大多数充满怨气的日本妖怪不同,中国绝大多数妖怪对人都很善良,甚至充满了人情味。比如他在《门禁草》一书中最喜欢的一个妖怪就来自《妖怪奇谭》,是一个可爱的小妖精。”放在门上,当坏人经过时,它会大声叫喊,以保护主人的安全”。

《山海经》没有惊心动魄的冒险,每一个故事都温暖治愈,每一个插画都充满了浓浓的中国风。“怪物生在人的心灵和世界的缝隙里。写怪物其实就是写我们自己。”张赟希望每一个阅读这本书的读者都能短暂地逃离城市生活的压力,去万物有灵论者的世界旅行。“其实书中的村庄城镇都有我童年生活的影子,那里有山、有河、有稻田还有淳朴的民俗。我想把这份久违的美好带给在城市长大的孩子们。”

p>

  “目前,《妖怪奇谭》系列的第二部已经写完,主人公会在成长的路上继续遇到新的妖怪,发生新的故事。”同时,张云还在着手为中国妖怪编写一部图鉴,即将正式发布100个妖怪的“标准照”,这项工作也会持续下去。在他看来,研究、推广中国妖怪文化相当紧迫,很多民间故事已经成为绝响。

  “我们不能简单地用封建迷信把妖怪一棍子打死,应该从文化学、社会学、历史学、民族学的角度辩证看待,将老祖宗留给我们的这一珍贵文化遗产延续下去。”张云说。本报记者 李俐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