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72岁的村上春树很忙 当电台DJ做直播写新小说


时间:2021-12-2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村上春树,1949年出生,今年72岁。这一年,他又一次错过了诺贝尔文学奖。10月初,诺贝尔奖结果一公布,村上春树的很多老读者就开起了玩笑,为他感到惋惜。但是村上呢?他保持自己的节奏。“和我一起跑”的那些年,他其实很忙:他是一个文学翻译家,翻译文学作品(《第一人称单数》在日本上映的当天,村上春树翻译的《格蕾丝佩莱》三部短篇小说集正式上线);以DJ身份录制自己的RADIO节目(村上电台自2018年8月起已播出29期);甚至在网上开始了——村上JAM的直播,并邀请了小野丽莎等音乐人参与。

村上春树“回归初心”之作

更重要的是,村上春树一直在写小说。2021年冬天,村上春树最新短篇小说集《第一人称单数》出版,简体中文版由文志出品,11月18日发售。八部第一人称叙事小说再现了村上春树的青春奇幻故事。这是村上春树上一部短篇小说集《没有女人的男人们》六年后出版的新短篇小说集,也是他上一部小说《刺杀骑士团长》三年后出版的小说。小说中的所有作品都是以第一人称视角进行叙述的,堪称村上春树的“回归本心”。

《第一人称单数》收录的八篇短篇小说,都是2018年到2020年写的。前七篇陆续发表在《文学界》杂志上,最后一篇同名的是村上春树专门为新书写的。《奶油》1《和披头士一起(With the Beatles)》10101《品川猴的告白》的英文版发表在美国著名杂志《纽约客》上。《纽约客》出版了海明威、菲茨杰拉德等著名作品。

八篇小说都围绕“记忆”主题

八部小说中,《石枕上》回忆了在大学工作时偶遇的文艺女生之间的情感交流。《奶油》生活中无法解释的写作,不合逻辑却扰乱心智,脱离现实的追问,发人深省。热爱爵士乐的村上春树,还写了一部音乐小说《查理帕克演奏波萨诺瓦》,看似真实又不真实。在故事中,作者虚构了一张奇幻专辑,但这导致了梦和现实世界之间的奇怪联系。《和披头士一起(With the Beatles)》,与披头士专辑同名,是一部充满夏日气息和摇滚音乐的初恋青春编年史.还值得注意的是,《养乐多燕子队诗集》除了对棒球的热爱之外,还融合了诗歌和散文两种体裁,在《弃猫》之后再次展现了他年轻时与父母的生活回忆。

《第一人称单数》中,处处都有村上春树记忆放置与时间和解的痕迹,几乎都围绕着“记忆”这个主题。比如接受“变老”——“人一眨眼就老了,真的不可思议(也许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我们的身体不断走向不可逆转的毁灭。闭上眼睛,再睁开一会,你就知道很多东西都消失了”;比如接受“我们无法把握的事情”——“有时候在我们的生活中,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莫名其妙,不合逻辑,却只会深深地扰乱我们的内心。这样,我大概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想,就闭上眼睛,让一切过去,就像从巨浪下钻出来一样。”

八个不同主题、不同视角的精彩短篇小说,可以说是村上春树以生命中的爱与死为主题的作品。村上春树结合短歌、小品文、音乐和小说,写作天马行空,构思新颖,文笔自由,微妙地刻画了都市人无处可解的孤独和无助。现代生活的压抑,村上春树并没有将其表达为苍白负面情绪的宣泄,而是将其升华为一种“如此美好”的休闲境界。

“第一人称单数”即是“我”

一个漫无目的地做白日梦,听唱片,看棒球,喝咖啡,去夜店,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不停地寻找那些不辞而别的人,是村上春树作品中最熟悉的主角。在这部全新的作品中,村上春树长时间回归“我”的视角,回归第一人称叙事,具有很强的代入感。村上春树的作品《挪威的森林》 《且听风吟》 《寻羊冒险记》都是用第一人称写的。所以,熟悉感又回来了。什么是“第一人称单数”?“‘第一人称单数’是切断世界一部分的单眼。当切口数量增加时,“单眼”无限混合,就会形成“复眼”。所以,我不再是我,也不再是我自己。你不再是你了……”村上说。

封面新闻记者杰森

实习生李昕岳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