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上海四重奏“燕雀归巢”:回到中国是最好的选择


时间:2021-12-2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网海海12月23日讯:上海四重奏《燕子回家》:回国是最好的选择。

作者王伟

《我的一生》的斯美塔纳人生随笔,《琴曲》的古琴音乐魅力随弦四重奏,《死神与少女》的写在舒伯特的病中.22日晚,被誉为“世界上最杰出的四重奏之一”的上海四重奏终于回到中国,在上海交响乐音乐厅奏响了弦乐。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时代的艺术家面对危机和逆境的心路历程,在小提琴优雅的音乐中传达给观众,画作一夜难忘。

1983年成立于上海音乐学院的上海四重奏有着非常高的起点。它在成立之初就获得了国际奖项。它是第一个在西方室内乐比赛中获奖的中国团体。后来,其成员前往美国深造,并在纽约继续成长。在过去的38年里,上海四重奏演奏了世界各地的顶级音乐殿堂。以其优雅的艺术风格、精湛的表演技巧和令人难忘的情感深度,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室内乐团体之一。

“大家好!”两位创始成员李伟刚和李洪刚用上海话迎接来访的记者。小提琴家李伟刚又一次充满了思念。“我的母亲和祖父都来自上海交响乐团。洪和我从小就知道上海交响乐团。小时候经常跟着妈妈去湖南路(乐团旧址)。我妈在《梁山伯与祝英台》乐团演奏过60多次。”

室内乐四重奏一直是很多弦乐演奏者的“终极理想”。四个完全不同的新鲜灵魂,经过各种波折和磨合,可以成为一个美好而共鸣的整体。

经过30多年在世界舞台上的室内乐演奏经验,上海四重奏做出了两大调整:一是邀请优秀青年小提琴家翔宇加盟;二是四人集体放弃在美国的大学教学岗位,全职回国,在天津茱莉亚音乐学院担任常驻教师,并在2021-2022音乐季担任上海交响乐团常驻艺术家。

“20年前,我还是学生的时候,第一次听上海四重奏的现场演出,也是这首《死神与少女》。”翔宇告诉记者,在独奏的前三四年,他在舞台上感到“无助”,加入上海四重奏弥补了他生命中“缺失的部分”。现在我回到了中国,我希望室内乐能在中国发展得更好。

作为上海四重奏中唯一的“外援”,大提琴家尼古拉斯萨瓦拉斯坦言,疫情的到来彻底打乱了他们的节奏,不稳定、孤立的国际航班让美中之间的工作计划变得艰难。“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我们讨论了很多次,认为现在是回国的合适时机,我们可以在那里做出更多的贡献。这是对四重奏未来和中国室内乐未来的最好选择。”

来自天津茱莉亚音乐学院的“橄榄枝”也是上海四重奏决定回国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李伟刚看来,室内乐在中国被忽视,但在西方国家,室内乐被视为一个交响乐团的“基石”。“天津茱莉亚的平台终于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实现我们一直想在中国做的事情,并与中国感兴趣的老师一起推广这个想法。”

多年来,上海四重奏已走过中国30多个城市。国内观众的快速增长和年轻一代对室内乐的热情,让李伟刚印象深刻,欣喜不已。“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在其他国家很少见。比如美国球迷的平均年龄可能是70岁。”他期待更多专业四重奏在中国崭露头角,带来更多高质量的演唱会。(结束)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