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郑渊洁为维权停刊《童话大王》的背后


时间:2021-12-2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新华社北京12月22日电题:郑渊洁为维权停刊 《童话大王》 的背后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兰

36岁的《童话大王》马上就要关门了。12月15日,著名作家郑在微博上发文称,“创刊于1985年的《童话大王》杂志将于2022年1月停刊”。

郑在接受《新华视点》采访时表示,希望通过停刊来引起更多人和相关部门对商标领域知识产权保护的关注。

为维权36年童话创作“终结”

成立于1985年5月,《童话大王》年第一期出版作品如《牛魔王新传》 《象棋里新添一头牛》 《皮皮鲁在颐和园》 《鲁西西送王昭君出塞》。

郑告诉记者,《童话大王》已出版495期,总印数超过2亿册。在过去的36年里,为了办好一份期刊,他几乎从未停止过写作。

郑说,皮皮鲁系列书刊总销量突破3亿册,影响了几代中国读者。现在,皮皮鲁系列图书依然畅销。此外,相关影视作品的市场影响力也相当惊人。

皮皮鲁和卢曦曦是许多读者的童年回忆。有网友说:“小时候每个月最期待《童话大王》。我带着三块五过了马路,在对面拐角买的。”还有人说:“橙色和蓝色系列我都收藏了。”

在很多读者眼中,郑对纯真的尊重,独特的教育理念和无标签的人物塑造是最感人的。

《童话大王》最后一期发表《牛魔王新传》。此外,在郑的一封信中,他向读者解释了停刊的原因:“很抱歉,我已经66岁了,但精力有限。停止写十月号,只能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对抗皮皮鲁7197328号、童话大王8229932号、舒克5423972号商标的战斗中。”

很多人惋惜“童年已经过去”,更多人支持维权:“文学作品中抄袭原创内容的行为,和偷窃一样可恶,应该严惩。”“商标权保护是值得争取的事情。”

多年的维权“斗士”

事实上,这不是郑第一次为保护知识产权而战。多年来,从打击盗版图书到版权诉讼,再到捍卫商标权,郑一直站在维权的第一线。

郑说,“它遭受了各种形式的侵犯”。他说,一些商家利用自己的文学角色名擅自注册企业名称或商标,侵权企业遍布全国,读者不断向他提供各种侵权线索。

他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有一次,我在商场里看到一家叫鲁西的红烧肉店。服务员拿着牙签肉说,请你尝尝鲁西(鲁西西)的胸,我说吃不下。他说如果你不喜欢陆希希(陆希希)的胸部,你可以吃陆希希(陆希希)的腿。我不能笑也不能哭。”

郑认为,他是中国原创文学角色名称注册商标最多的作家之一。

据他统计,近年来侵犯他作品的商标有672个。“有人注册皮皮鲁商标卖猪皮,有人注册舒克商标卖内衣,甚至有人注册皮皮鲁家畜人工授精商标。”

20年来,他“不是在维权,就是在维权的路上”,但真正成功的只有16位。据他统计,成功维权平均需要6年时间,聘请律师费用约9万元。

据郑介绍,郑州皮皮鲁西餐厅擅自注册皮皮鲁商标,成功维权14年;北京伟仙宝公司用谐音成名为卢曦曦,成功维权10年。南京舒克贝塔宠物用品有限公司擅自注册舒克贝塔商标销售鼠食,成功维权9年。

商标纠纷案中的法律争议

郑说,1981年创作《皮皮鲁》,1982年创作《书》,1985年创作《童话大王》杂志。皮皮鲁、舒克、童话王的商标分别于2010年、2009年、2011年被他人注册。

记者了解到,“皮皮鲁”被注册为第29类肉类、肉干等产品,“童话大王”“舒克”被注册为第25类服装、套装等产品,而郑此前并未注册相关商标

郑几起商标权案件的代理律师、北京市永哲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认为,根据商标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卢曦曦、童话大王、舒克等知名度较高的作品和角色名称,不应在相关商品上作为商标使用,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以为其是权利人许可使用或与权利人有特定联系。

相关裁定或判决不支持郑的主要理由是:相关商标的使用人不是“夸大宣传”,不是“欺骗性”标志,也不是“有损社会主义道德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

此外,对商标提出无效宣告有法定期限。部分争议商标在郑立案时,已注册五年以上,并声称超过法定期限,故不予支持。

为什么郑支持一些维权诉求,而另一些却不支持?裁决标准是什么?

北京德合亨(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晓阳解释称,在2019年的“皮皮鲁案”中,法院基于“公共利益”的考量,认为“皮皮鲁”的注册仅损害了特定民事主体的民事权益,应当审查的是商标本身是否可能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负面、负面影响,不宜考虑商标使用结果导致的消费者误认、错购,故不支持郑。

在2020年的“舒克案”中,法院依据的是“在先利益”。因此,对于类似案件,法院基于不同的考虑。

和出发点,做出同案不同判的裁定。

  并非孤例

  事实上,郑渊洁提出的商标维权问题并非孤例。

  除文学角色外,随着近几年影视IP大热,影视作品名称被用来申请注册各类商品和服务商标的现象愈发多见。

  据了解,“花样年华”“生活大爆炸”“权力的游戏”“花千骨”“无间道”曾被申请注册在化妆品、背包、计算机游戏软件、零食、防盗门等不同类别商品和服务项目上。

  此外,奥运冠军名字、“雷神山”“火神山”等医院,也纷纷成为商标抢注对象。“商标注册”甚至发展成一门生意、一个产业。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以“在先权利”为关键词搜索,可检索到26971篇文书;以“恶意注册”和“商标”为关键词,可检索到2985篇文书;以“抢注商标”为关键词,可检索到1343篇文书。

  业内人士认为,鉴于作品名称保护的艰难性,在其被抢注为商标后,难以通过其他在先权利进行维权,唯有提前注册、早做防范,但这必然会增加成本。

  在宋晓阳看来,任何权利主体都可以为保护商标权不断注册新门类,但作家将其笔下知名角色注册成全门类商标也不现实。建议有选择地优化注册结构,引入专业团队,维护个人认为重要的角色商标权益。

  郑渊洁认为,商标侵权的主要问题包括:核准注册商标人员的自由裁量权大,提起无效宣告有法定期限,维权成本太高。

  “郑渊洁的维权事件,对文化领域IP及其衍生品的知识产权保护具有典型意义。”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执行副院长董煜认为,一方面,要依法保护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也要从中发现问题、澄清认识,逐步完善相关法规和制度体系。

  不久前印发的《“十四五”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规划》中,明确要加强知识产权全链条保护,统筹推进知识产权审查授权、行政执法、司法保护、仲裁调解、行业自律、公民诚信等工作。

  郑渊洁建议,建立更严格的黑名单制度,对相关新申请严加监管;修订关于无效宣告法定期限的规定;缩短诉讼时间;在立法、司法层面进一步加大惩罚力度,提升违法成本。

  董煜认为,随着创意产业的发展,未来类似问题将不断出现,相关部门应及时做好政策储备,明确处理原则和办法。建议对存量、增量问题区别对待,确保公正司法执法;对新发生的侵权事件,要加大打击力度,让侵权者付出更大代价,引导各方形成重视知识产权保护的良好社会氛围。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